突發,送給706生日的草莓姐樣(心)

接尾聲當晚vvvVV

說實在話我家阿土真的是我家的姬樣啊~
他一旦同意演出文就會很順啊唉唉唉唉....



一開始,土方一直處在淺睡狀態。
背後多了一個人的體溫,對方的手又很不客氣地扣著自己的腰,怎說也是不習慣 - 雖然天冷讓以上兩個因素顯得比較不討厭。

另一方面,也是或多或少的、擔心。
不管是在屯所還是萬事屋,與銀時在一起時精神會繃緊除了兩人本來就很容易擦槍走火外,也是對於要應付銀時的"健康訴求"感到苦惱不已。

「別這樣嘛!十四跟阿銀我都是健康的成年男性啊!」
曾經這麼說著湊上來,說著要幫忙解決需求而毛手毛腳了起來。

土方不是不明白是男人就會有需求的道理,過去則一直下意識地避免去面對這個問題。
而會跟銀時......也許根本不是選擇的問題了。
只是某一天某一時刻都喝了酒的兩人,想逃避著什麼的自己和,不管那是什麼都選擇接納的銀時,剛好碰在一起罷了。

沒有經驗可以依恃,土方向來也不擅長釐清、甚至排解自己的心情。
不是沒有從中獲得近似於"滿足"的感受 - 這發現也讓土方困窘了一段時間 - 要真說是什麼妨礙了又提不出個所以然來,也是日後讓土方沒能嚴正拒絕銀時的原因之一。

於是銀時變成了煩惱的一部份,變成了自己不想要接近卻又某種程度地願意接受他的接觸的存在。
於是一次次為他的存在而氣急敗壞,也一次次在奮戰後的某個疲倦時刻放鬆了抵抗,說服自己偶而為之並不為過,沒有後遺症要擔憂,只要醒來之後照砍對方兩刀就好了。

然後週而復始,一切都太過矛盾。
也許只是,自己的原則在某些時候被旁邊的男人動搖得厲害了吧?

想想著終於清醒了些的土方微微活動了側身壓得略麻痺的右半身,讓自己躺平了。
擱在腰上的手很平順地移位放在了腹上,隨著土方的呼吸起伏。那掌心的熱度作用彷如暖暖包,如果是平常,那不懷好意的手應該早已伸進自己浴衣裡了吧?如今一點動靜都沒有,可見其主人是真的很疲倦了。

「唔呼~」
而且,很幸福地開始打鼾了。

土方側頭看著靠在自己肩上睡著還正流著口水的男人,一瞬間滿是想把這個男人打到隔壁房間的衝動。
呼吸很規律,睫毛沈得就算抓起來綁辮子都不會睜開眼睛的樣子,然後那口水流出的速度讓土方相信繼續放任下去到早上銀時一定會嚴重脫水。



只不過是趟宇宙旅行,能有多累?
只不過是多繞了道、只不過是........



『唉......』
土方自己停住了思考,難得銀時放了自己一馬怎麼開始不甘寂寞了起來?

原本伸出被窩要揍銀時的右手降了下來,輕輕、輕輕地撫順著銀時的髮際、到髮尾然後停在可以摸到脈動的地方,感受著令人心安的韻律。

『晚安』
完全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說,甚至也不知道到底是一時鬼迷心竅還是怎樣,稍微伸長了脖子,輕吻了銀時的額頭。
土方再度躺好,把手收回被子裡,打算天亮以後就要把這個休假日發生的事情都來個結算,一如往常。


只是,日出後的短暫時間總是最冷的,在那之前,就先一起保有兩人份的溫暖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左 的頭像
草左

NightTide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