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本人十分討厭HP上書名的傢伙,對我來說HP的存在意義就只有Professor Snape.

 

不過這位原TRIGUN站長筆下的石哈這篇威力太過強大,某天下午逃避之下我就翻了這個不負責任的東西(掩面)

 

 

標題: [HP] Sky High 翻譯
時間: Fri Jul 15 17:06:12 2005

沒事多寫了2500字的翻譯我找死OTL
反正當我在逃避做本吧(毆飛)
慢一點去懺悔........現在頭好昏(倒)


面前的男人,稱呼自己為「波特」。
「你是哈利。波特。」

就算是這麼講,哈利仍舊想不起來很多事情。
名字、還有其他、什麼都想不起來。

很直接地告訴哈利名字之後未發一語的男子,一直看著他。
蘊含著怒意卻又悲傷的眼神,像是責備他做了什麼殘酷的事情而衍生出罪惡感,
哈利這麼想著,但很不能瞭解。
因為,想不起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中略)

在類似東洋的寺的建築物前,門前站著的,是一位黑髮與黑衣糾纏的男人

「請問,這裡是哪裡?」

波特..不、只有他的靈魂來到,他失去了全部的記憶。

我為了等待波特一直守在這裡,跟前代的守門者請求,讓我待在這裡。
這個世界是沒有時間計算的,所以、自那之後,過了多久呢?
只因為一直堅信,相信我會等到他,所以我在這裡。

「請問,你是誰?」

男人的內心動搖了。
儘管這個問題自從守門以來被問了無數次,再怎樣都應該是能夠流利地回答的。
那些話是男人初次到這裡時聽過的同樣的話。
『這裡是怨みの門(不想翻)。
  因為意外事故而死去者會來的場所。
  我是這裡的守門者,你能選的道路有三。
  一是往天國去,為再生做準備。
  二是不接受死,成為魂徬徨世間的鬼魂。
  三,你可以咒殺一人,但如此你必須接受沒有再生的痛苦,接連到永劫的地獄。』

「請、請問、我死掉了嗎?」
『是的。』

男孩搔了搔頭,男人瞇細了眼睛看著他。

一點也沒現實感的死亡,更別說還喪失了記憶。
這樣一下子要做出重大決定真有點困難。
也不是說不接受死亡、要咒殺誰一個也想不起來。
什麼都不記得了。

男人用上一代的守門者的力量,知道了自己的死後不久,哈利也死了的事。
哈利終於消滅了那個人,雙方不分勝負,同歸於盡。

男人很高興。
不是高興哈利的死去。
也不是魔法界取回平靜的事情。
而是自己的死亡。
因為生存在哈利不在了的世界,對男人也沒有意義。

所以男人等待著,如果哈利殺了那個人,他也會來到這裡。
但是,哈利並沒有立刻來到。

是同歸於盡的時候,靈魂受到了太大的衝擊、
受傷、拋下記憶、失去導引,在日與夜之間徬徨徘徊至今。

「...請問我是怎麼死的?」

男人不再看著男孩,考量是否要說實話。

其實都一樣。
他已經喪失記憶了。

  - 所以,說不定這樣比較好。

能夠再見到哈利的靈魂,甚至能夠有原來的形體,都已經該是
高興得不得了的奇蹟了。

所以,直接幫他開啟再生的大門吧!
並沒有必要特意追捕著過去。

而、留在這裡的我究竟成為什麼?

我、我和波特.....

『....你是,因為意外死亡。
  你雙親在你小時候就往生他界。
  但是,你被很多人愛護也愛著他們,
  想不起來也可以,只要引以為傲就好。』

「你真的對我很瞭解呢。」

哈利以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男人。
是好奇心滿溢、想要開口詢問的模樣,男人別過臉去。


內心的不安動搖,甚至引發了恐怯。
不得不想要隱藏自己的想法、感情,擔心被看穿的,不安。


而男孩,跟生前一樣,沈默地等待回答。

『那是因為..我...』

我?
我跟哈利到底是怎樣?

一方是被男人討厭的男人的兒子,和從他的父親時代就是敵人的男子。
反抗意志堅強的學生,和心地本來就不善良的教師。
兩人從對抗、和解,到最後的相互守護。
這不是馴服過程,只是還不知道何時會破裂的關係,如此而已。

「Prof. Snape,這場大戰結束後,我有話想對你說」

但是對方的人緊追在後。
一個接著一個、再也聽不到他們的消息。
到最後僅剩下兩人,那時哈利說的話。

最後的話。

或許那些一直都是錯覺。
所以我才會有所期待、才會如此依戀著過去,到現在。

就算我現在依然聽得見當時的那些話語,那些也不會實現了。
就算現在他在我伸手能及的距離,也不需要如此做了。

把波特送走吧、塞佛勒斯。
全部忘記、難得是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今後再也不需要為了他而煩惱了。

『那是因為..我...是守門者。』

下定決心的男人回看著哈利。
突然覺得哈利澄澈的綠色眼睛真的很美麗,如此想著,男人把所有的感情
在心中深處做了了結。

『來、已經可以了吧?
  要走哪一條路,你的答案呢?』

哈利顯然還想問什麼而欲開口,然而男人無言的制止讓他把話吞了回去。

「好...那個..第一條路...」
『再生之道?』

男孩點頭,抬起視線時覺得男人的眼裡有著非常微小的,笑意。

門打開,光溢滿出來。

(接圖)

哈利朝著光踏出腳步,男人確認之後,轉身背對了正在關閉的門。

這樣不就好了嗎?
這樣。

光被關於門外,四周再度被寂靜的黑暗支配。
平常的風聲如今成形一邊潛伏在身旁。

男人被強烈的虛脫感拖住,連站著都很吃力。
走了數步之後,無法支撐地兩膝著地、跪臥下去。
「終於完結了」地吐著氣,感覺不到寒冷的身體卻在顫抖。
抬起頭來,凝視虛空。

告白しよう。
私は愛していた。
身も世もなく、死してなお捕われ、彼を、ポッターを待ち焦がれた。
(不想翻OTL)

這麼做自己並沒有後悔。
因為我愛著波特,雖然已經不可能跟他取得證實。
這並不像是做了約定,持續在這裡等的我也僅是私心。
儘管如此,在最後時我能遇見波特,並且用這方法目送他的離去。
讓我到最後能為這個愛而盡全力。

若還要再期待什麼更多的.....







終於、結束了,全部。
那麼,讓我活下來的目的也失去了。


不、不對,我已經死了啊。

男人苦笑。




而就在這時。


「那個…」


男人的身體劇烈地搖晃了。



「請問…你沒事嗎?」


因為那個聲音,瞪大的眼睛滿佈驚愕。

是波特。
波特就站在門的旁邊。
他明明沒有回頭的理由。

「我有點在意」

男人的背後是,男孩帶來的疑惑氣氛。

「因為你....看起來快要哭了的感覺。」

回頭,看見哈利就在身邊。
男人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只是凝視著、沒有動作。


「啊啊、果然」

哈利在男人旁跪下,手指撫上男人的臉頰。

「為什麼要流淚呢?」

從男人的眼睛到下巴,很明顯的淚痕。
哈利也皺起眉心。

「看到你流淚....
  到底為什麼,我也感受到、痛苦呢?」


以往如賢人一般,總是俐落的、虛張聲勢的、以完成任務為主、
什麼都捨棄了的男人,將哈利抱住。

抱住眼前這如同奇蹟的存在,按照自己的心意。

想碰觸。
想抱緊他。
不想讓他離去。
我、

我....

壓低了聲音的男人,慟哭、顫動著。

『...一直在....等著你的...』

連一點間隙也不允許般的被抱緊,哈利禁不住小聲地呻吟。
可是那個疼痛不知為何帶了點愉快,滲入了到身體裡。
如同將靈魂傷處溶解了,身體深處逐漸被溫暖包圍。

到底為什麼會有種高興的心情?

男孩很認真地思考,然後、失去全部的他,總算取回了一個情感。
眼淚從碧綠如美玉的瞳孔落下了。

「原來一直尋找我的人...是你...」

在男人耳邊小聲地說著,哈利閉上眼睛擁抱了他。
(接圖)


從此以後,在怨みの門的門前,守門者身邊多了一位碧眼青年,
曾經去拜訪過的人這麼說著。

---
寫出這篇文章的作者真是罪惡(茶)

創作者介紹

NightTide

anpath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