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是心情不好的言語(例行?)

1012
non ro no que to *海格調
←突然好想看13th warrior,裡面的海格超可愛w
一直記得他這句,「不能說之名」




沈澱不下來,心情。

把自己當成另一種生物觀察的話,我得到的結論是,憤怒,對象不是很明顯
理智上知道我做出的一切選擇都是「正確」的,我也很常發現「正確」跟「快樂」常常是相反的

喔對、「理智」,然後我想起第一個以身作則告訴我「理智」是什麼的ERIC哥哥,他的路途也是艱辛
也許從那時我就知道,「正確」的選擇絕大多數是痛苦的

我「對」了,然後又怎樣呢?
我預測正確、判讀正確了,又怎樣呢?

當然這一切的憤怒都根基在,如果我當時能在場多做什麼,「一切就會不一樣」的假設上。
所以要破解它,就是反過來說,「其實不會有什麼不同。」

我已經(委託人)做到所有「不在場」的情況下能做到的事情,我應該要滿足。
應該。

賭約如果真的差一個人還真的很莫非啊,大神你也只有這點種
哪時你才會大勝呢?
還是你已經聰明到明白「大勝」是什麼意思了?

基本上我也做完了所有因為不在場而必須做出的保護措施,努力把損傷降到最低了。
誰叫我選了文字呢?當年

然後哥哥,我找到當初讓我轉向文字的記錄了,是08年冬天,意外的晚。其實也只是三個月之差。
「沒有什麼不同」,這樣說就好了

還有四個月,頑張れ、オレ
昨天四點半回家的時候,想哭到直接買機票回去台灣的程度,不過於事無補,我也只能直接去睡覺
然後開始檢討起為什麼我會覺得「失去」(除了很明顯的行程硬被拖延以外)

如果心態能轉成「那些快樂從來都不是我的」的話會好過一點,大概
我已經很小心不要走回那條路了啊

啊、好像,稍微想通了一點
會這麼在意,是因為覺得「回去以後也找不到類似的快樂」
以後不會有機會

接下來是寒假場(還不確定能報到)、然後就沒有了
「只為了ONLY活動生出的ONLY新刊,那麼也許這個孩子可以受到祝福」的想法,這樣的機會已經永遠地過去了

如果我賺的錢能夠彌補這種失落就好了,如果我接下來三個月都不用吃東西也不用看醫生就好了。
先從這週什麼菜都不買試試看好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Tide

anpath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