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 #银土深夜六十分#

主题:戒指、獎勵

(遲到就隨便了這世間充滿了各種不同時差的人←強詞奪理)



520這天,銀髮男人送給黑髮男人一枚戒指,出乎他意料的不是送戒指這行為,而是銀髮男人罕見的羞澀,雖然外表上幾不可見。
世俗的一般行情是要三個月薪水,黑髮男人看著那廉價的作工,應該是當鋪裡贖出來的貨色,大概也值這銀自然捲笨蛋三天的小鋼珠基金,算得上誠意了。

『送我這個做什麼?我不需要,而且麻煩。』
像是拒絕一般地說出來,但黑髮男人並沒有第一時間把戒指還回去。

「就、覺得、時間到了......」
比往常少了無賴少了懶散,回應中的心虛成分多得像是他平常在聖代裡加到滿出的草莓煉乳。

覺得眼前的景色新奇,但不打算輕易放過的黑髮男人接著推演戒指的影響:說是戒指戴上在平日公事、在外巡邏會被人問東問西是個麻煩。
就算當項鍊掛著,也會在屯所內洗澡時被好事者傳流言,他還有形象要顧。

一串"麻煩事"說下來,銀髮男人只是靜靜地用眼神傳達這些他都知道,但還是希望黑髮男人能戴上戒指的訊息。
如此一相情願的不講理,倒像是個冥頑不靈的孩子了。

黑髮男人長長地嘆了口氣,搓了搓手指設法緩和因為煩躁而引發的煙癮,幾年來不在兩人獨處時還抽煙是心照不宣的默契,也因為銀髮男人很少會在這種寶貴時刻(他的用語)還讓自己不耐。
銀自然捲肯定是受到什麼刺激了,說不定連他都不清楚內心那份執著是什麼。
然而思索起戒指用處甚至本質,黑髮男人一瞬找到了銀髮男人的行為脈絡。

戴上戒指,是宣示所有權的意思。
跟世人昭告自己已經心有所屬,是一份彼此擁有的驕傲和炫耀。

從交往之初要求的各種低調銀髮男人都算遵守(雖然踩在線上很多次),自己的百般刁難(現在看起來)他也都忍受過來。
現在兩人很自然而然地定時或不定時能在一起,所以銀髮男人說「時間到了」是這個意思。

好傻,黑髮男人在心中下了註解,儘管也明白銀髮男人的不安是自己造成的。

『你我不需要這種東西。』
黑髮男人隨手將戒指扔進旁邊的沙發,恰是銀髮男人伸手無法攔截的軌道。
他隨即離開原先靠坐的床頭櫃,跨坐上坐在床緣的銀髮男人大腿上,拉住他的雙手令他圍繞住自己的頸項,
『這是你給我的,現在套上了。』

說的是以十指為圍,圈住彼此。
對於多次以生命相許的兩人,自然是不需言說的意味。

「那麼十四的回禮呢?」

銀髮男人眼角笑得有點過份開心,引起黑髮男人內心一股自然而然的不服氣,
『小心我真的掐下去!』

「大歡迎啊~~聽說窒息PLAY會讓高潮來得更猛烈呢!
  今晚就來玩這個吧!」

--- 啊啊好想看他們玩窒息PLAY啊的一小時強制結束





X
最近60分復活,看情況練手感

這是我家後期的十四了(故事內交往五年,實際上交往10年XD)所以比較會回應阿銀了,看到他願意這麼正面回應,媽媽我也很欣慰呢!

我家阿銀其實獨佔欲非常強,可是他也非常能忍,所以大部分時間、大家說我寵阿銀,也是因為我知道他忍得非常辛苦。他真的巴不得把十四養在家裡,可是他知道不可能、而且他愛十四希望他能夠有作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自由,即便那些事情意味著「危險」,他認為他要做的就是連同十四生活、工作的這個範圍一起保護起來

現實來講他當然知道自己沒那麼大的能耐(而且有違他的懶散天性),一方面他也想要信任十四可以做到「守護自己的領域」所以叫自己忍著放十四用他的方法去做。

我最初的時候(講的是08、09年)認為阿銀看十四,就像是看到以前的自己,所以一直以「引導者」自居,想要在那個可怕的未來(不管是什麼形式的毀滅)到來之前,把十四身心都準備好,而且預備著不管發生什麼,自己都要在旁邊陪伴他。

儘管銀魂這麼搞笑,我一直都擔心著空知老師會把真選組走向歷史那條路,所以當時寫文我也就警惕在心,把我家銀土的關係設定成這樣。

所以在我的文章裡,我的十四必然得成長(笑)
成長成阿銀曾經希望的樣子,甚至更多。
等到時機成熟了(?),阿銀會把自己對十四的慾望(?)全部釋放出來,而那時候的十四也能夠給予回應,就算不見得是阿銀希望的回應,可是他也不會感到失望。

這篇大概是這樣子的感覺沒錯(笑)

戒指最後他會保存起來,當皮夾拉鍊的環 :D
既低調又在身邊、又很實用,很金牛座吧~

 

創作者介紹

NightTide

anpath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