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7

5月聯文先暫訂26-21的逆轉設定,力求不開車的5K生日賀文

[銀土] 逆轉設定腦洞(略成型)

[銀土] 天使與惡魔腦洞
這個也想寫寫看ww

#银土# [銀土] 愛的不可逆轉性 給晚... 来自小污師-草左 - 微博
弄好了

才剛說好的逆轉設定不開車,結果剛剛阿銀怨氣爆發的把他們第一次的H全程跑完順一遍給我看啦啦啦啦啊OTL
有夠順的....好想寫喔喔喔喔喔連細節還有關鍵句都給我了是怎樣?!

 



逆轉設定的開車,大致上是從(假借)巡邏(之名實為打混)中的副長銀路過某處時發現New Thang狀態下的土方


跳鋼管+讓大家在他身上塞錢ww

當場♂爆發(O)發揮百米賽跑的速度衝過去把人抱走順道烙下「這傢伙是我的」把附近一堆閒雜人等都恐嚇掉,然後就把軟綿綿的萬事屋土抱去旅館了。
洗洗刷刷(身上有酒?)途中簡直被撩到不行的副長銀也不想壓抑,以「幫你排出裡面的髒東西」進行浣腸,然後就....在浴室先做了兩次(O)
土方身子攀在浴缸邊這樣跪著被後入,第一次阿銀有愛撫前面,第二次沒有。(把土方拉起來在肩膀上咬出痕跡)

土方還是意識不是很清楚,但是並不抗拒表示還想要,副長銀就把人扛去床上繼續了ww
明明知道這種狀態下告白沒用還是說了、一邊做著一邊說,當被問「知不知道我是誰?」的時候,土方回答了「是坂田...」讓副長銀安心一些,然後要求要叫他的名字「銀時」,土方照做了

在愉♂悅♂中又做了兩次,聽著土方叫著自己的名字高潮很爽快很滿足,休憩時(但還放在裡面w)副長銀笑說「再來一次的話就要破自己年少時的紀錄了」的時候,土方像是終於"醒"了,身體的緊張感一下子回歸,非常困惑的問「坂田副長?」
副長銀知道美夢要醒了。

一邊訝異於身體感受到的迷醉和快感,一邊對於完全沒記憶這點驚慌,至於旁邊是有點私交公事上也算合作過不少次的坂田也是困惑困擾點,他隱約記得好像說過很多次對方的名字,但他平素就是只用公事上的稱呼。
副長銀嘆氣,很不情願地從土方的身體裡出來,這也才讓土方驚覺原來自己的腿是一直環著副長銀的

土方這時才開始發抖,有太多他不知道的事情了。
副長銀拉來被單蓋上兩人,用很平靜的語調解釋他所看到的情況,還有他的處理,然後,再一次告白。

「我喜歡你,這不是因為現在這個狀況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喜歡你很久了才能這麼說。在這次事件之後我覺得我們很契合是真的,不是錯覺。
拜託,別把我當成不必要的記憶抹殺掉,我不能以那種形式存在於你的心中」

土方覺得很混亂,可是也的確被可憐兮兮(?)告白的副長銀有點心軟。他並不擅長處理自己的感情問題,從以前就一直逃避。

然後副長銀又開始慢慢進攻,想讓土方這次在"清醒"狀態下感受,使出渾身解數(?)的阿銀又順水推舟地做了一次(側)
然後土方勉強自己下床去清洗,沒有給予答覆,副長銀也不敢強求。

然後就、沒有然後啦,這才有後續啊wwwwwwww

拜託我真心想睡……

接一下後續。
土方勉強自己洗浴回來床邊沒看到副長銀,他去自願睡沙發了(有一種贖罪意味和"抱歉我不該碰你"的意思)
對土方來說他認為自己應該要生氣,雖然自己也是受害者而其實銀時救了他所以他沒有理由生氣。
更多的是困惑。

之後是日常。
狀似正常的兩人,其實身邊的孩子都感覺得出不正常。
神樂媽媽很擔心(笑),這孩子連美奶滋大減價都提不起精神。
然後兩人就在超市內不期而遇了

比起兩人喧嘩上等的正常,很難得是跟一般人一樣說話,阿銀問他是不是生氣了,他不希望維持這樣的關係,結果現在好像連朋友或酒友都當不成。
土方說他不是很生氣,而是困惑,他還理不清這種事情。

正僵持的時候,神樂媽媽衝過來救駕(笑)
因為她知道平常這兩人一見面總是劍拔弩張,
"我們家十四這幾天心情已經夠不好了!!! 你這個自然卷不要再來添亂!!!"

然後再來就接那個失蹤事件吧~
感覺越來越有形了!

好,我想睡……

救命……好吧…我寫。

事件,找到失蹤的土方(重傷狀態)
阿銀說要直接送醫,送去他認識的醫生診所,比較近,駁斥神樂說要叫救護車而是要總悟開車送去。
總悟再次見識到銀大哥對土方的真愛(笑)
白傑克表示突然送來的傷患沒有血可以用,神樂媽媽想要捐,被吐嘈制止說他是天人又是夜兔的瘋狂之血所以不行,只剩下阿銀w
阿銀捲起袖子表示要多少有多少。

之後土方這邊的路線先不管,我家逆轉設定的登勢來了wwww
也同樣對阿銀是防範的,但是不大一樣。
她疼愛這個好孩子,明瞭他的笨拙,寵溺他的逃避,其實有不少女孩表示希望能搭訕或相親,登勢在收到土方婉轉的委託之後都幫忙擋掉了。
(土方很感激婆婆)
沒想到擋住女人,來了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自然卷☁
登勢原本是想一併擋下,但是觀察土方的反應又好像不是很排斥,就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別讓那孩子傷心。"
"我不會的。"

好了,讓我睡……

補充一下,我看見一個坐在病床上的土方和坐在旁邊的副長銀接吻的畫面ww
一種重新來過FU的關係開始ww
可以當作END畫面(O)

再補充,登勢的戲份。
登勢強制副長銀收下這次的醫療費,說「那孩子一定會說要還你的,我先墊付了,以後就從他這邊的房租著手。」某種意思是要他暫時不要讓土方(內心)更亂、好好休養

由登勢婆婆自己說他感覺出銀時跟土方有點像,恐怕必須設定這時的「事件點」大約在哪裡。
目前思考應該至少柳生後,但是將軍事件會少了很多樂趣吧(很多都是因為阿銀和阿銀的關係所以超亂的啊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左 的頭像
草左

NightTide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