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
看完某位太太的腦洞,讓我思考了一下自家銀土碰到需要「辨識誰真誰假」時的場合要怎解決的問題,以及自家其實已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是怎麼處理的。



自家阿銀處在需要「辨明眼前的土方是不是真的」的場合,大致發生在成分篇和錆子(官方劇場版設定)的橋段。

他的態度倒也一直是一頭栽下去的,
「沒辦法啊~我對十四向來是無法抗拒的」
只會在「不對!這個十四對我太好了啦!」的時候才會有所警覺(好悲哀ww)但即便是如此,還是會沈迷於那樣的幻象之中,「腦袋知道不是真的,但身體實在是太過渴望而無法放開」,直到真正的自暴自棄。

至於在錆子裡面,阿銀一直不敢去確認在身邊的土方到底是什麼構成也是源自於害怕,害怕弄懂了成因之後<土方>會消失,害怕瞭解了之後會無法接受<真相>,害怕自己就是那個兇手,只能得過且過直到非得面對之時。

我家阿銀比較喜歡運用「直覺」面,而不是「思考」面。
我家土方雖然也是這樣,但是他大多仰賴「思考」。

在我家的故事裡,好像幾乎沒有需要讓他去辨識「眼前的自然捲是不是真的」的場合,要說接近的就是You & the beautiful world這篇。
lofter由此去:http://anpathio.lofter.com/post/48e00d_a84313a
對應的銀時篇由此去:http://anpathio.lofter.com/post/48e00d_a851a7f

很久以前也想過要製造一個讓土方必須辨認眼前的自然捲到底何者為真的場合的腦洞,最終還是因為找不到新意而放棄了,現在則覺得也沒啥好可惜的(笑)


另外跟這篇無關,但是因為那篇文而想到的補全設定(順道寫在這裡免得忘記)。
我知道我家阿銀始終不覺得兩人提早見面是好事。
看完那篇,我家阿銀的感想是「還好不是在戰場見面的。」

他的意思不是說「還好不是敵對(根本也不是)」
而是「還好土方遠離戰場長大」,阿銀有點沒辦法忍受土方上戰場(因為如果土方受傷自己會暴走,而早期的土方也很容易不把自己的命當一回事,這會讓阿銀抓狂)而年輕時的他也還沒有學會怎麼愛人,很多技巧和態度都是後來才慢慢摸到的,所以他其實對土方沒有太「相見恨晚」(笑)

大致把思路梳理一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左 的頭像
草左

NightTide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