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漏了很多,但也因為太混亂了不好寫XDD)

0323

#本週的措手不及
穿黑西裝+墨鏡的齋藤終真的帥到不行

0421

#本週的措手不及#

真的是歡樂沒幾回又開始虐。

空知的松陽曾經真的對阿銀有那種殺死自己的期待,我覺得很殘忍,但也因為我喜歡老師,可以理解他真的已經累了,他好想要死。
想要不再痛苦或快樂、想要真的抱著希望過活,想要真正的死,
這是一個怪物看到了另一個怪物的可能性,所做的美好的夢。

阿銀是個乖孩子,他深愛老師,所以跟老師有關的事情,他都是全力以赴的。
而,他似乎真的有那份能力,彷彿他責無旁貸。

那個豆沙年糕雖然讓我一秒噴笑,可是那個心臟,真的是一刀切進胸膛的程度的痛

原本我還以為、阿銀潛入龍穴,從像是虛的殘骸之中把心臟挖出來,也許一邊說著話、說著告別的話,甚至是一邊道歉著這麼做的。
雖然很痛,我也覺得那麼至少他達成為老師收屍(又一次)的成就,至少之後他應該可以給自己一個交代,阿銀可以休息了。

空知老師這次的刀真的比我能想像得到的還要狠。
他形容虛自己跳入龍脈不過就像是水滴重回大海的比喻實在是貼切,完全合理化他為什麼要解散萬事屋、為什麼要去追蹤虛的下落。


而虛的再現,不是以他曾經熟悉的形體,而是以嬰兒的形體出現,這真的太狠了。
始終無法下刀的阿銀、抱著嬰孩整夜沒睡的阿銀、看著也許又一個怪物慢慢長大的阿銀,這期間不管長不長,每一秒都是萬分煎熬。
他有著期望但又不希望成真,他不想要特別關懷但又不能拋下不管,而當這個小怪物明顯需要救助的時候,他一點都不猶豫伸出手了。

然而當這個小怪物開口表示他就還是那個人、他的記憶重開機了依舊存在,還能夠吐嘈「我小時候可是比你可愛好幾萬倍呢」,感覺阿銀的心上真的插滿了刀。
記得在評論中看到有人說這種插刀方式是「給你一袋子刀,讓你自己看看哪裡還有空位自己插上」OTL 還真貼切

如果沒有先前那個心臟,我都幾乎要相信另一個可能性:阿銀決心要把這個怪物養成一個對世界有所助益的怪物,他也會愛這個怪物。
但是我們已經知道阿銀手上有個被咒符包著保護著的心臟了。

除了是從眼前這個依舊有著溫暖微笑的小小老師身上挖下來的,還能是什麼呢?

「殺一個不會說話的嬰兒拿心臟」和「從那個說他認得他記得你們之間的所有事情的人胸口拿出心臟」哪個比較痛?
阿銀會不會後悔那天晚上沒有直接了結掉那個嬰兒?

當然如果之後空知老師用神奇的搞笑方式解釋這個心臟怎來的又是一回事。
但在那之前,我只能讚嘆空知老師對阿銀的插刀方式真的是沒有最虐,只有更虐。

我家阿銀從一開始就是設定愛哭鬼,他幾乎每一次都是因為想起松陽,也只有土方看到他哭,從不知所措,到能夠安慰他,這是我家銀土的感情進展,也是我對他們的期望。
空知家的阿銀沒怎麼哭(次數很少)到現在我覺得他是已經痛得哭不出來了,我截圖的兩個眼神都讓看得人痛得要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左 的頭像
草左

NightTide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