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收
個人立場,不會改變,也不會回留言。

 

不是OO就是XX的分別性,大概是這樣。

我自己也有這樣的毛病,這是以(想像到的)結果來說。
所以某種程度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我就嘆口氣。

我就困惑一下(這困惑尤其從我國小就有)。
說、選KMT就一定是統一,我們會被中共blabla。
然而選了DPP走了台獨之後,我們就不會被中共blabla了?

我拿這樣的問題去問當時說要支持的同學,他們的確想了想,然後除了「心情會好一點吧因為我們獨立了」以外回答不出來,我也保持困惑。
為此我一直是選「保持現狀,能保持多久就是多久」,因為我覺得現實中「台灣」真的還不成氣候,在國際上沒有拳頭,談何維持。
在我眼中的台獨路線,就是一個畫了很大很漂亮而不談最後的壯烈的餅。
(那就是戰,不管其他人怎樣,膽小鬼的我討厭/逃避戰爭)

如果維持現狀能夠過活,那麼活多久是多久。
雖然多年前的我第一次讀希臘羅馬故事的時候,也是跟某個熱血笨蛋一樣回答「要過轟轟烈烈而短暫的一生」(笑

我看到了過去的人為了維持現狀所做的各種努力,我也感謝他們。
對於那些一直為了他們心中的美好而想要改變現狀(但並不保證會改得更好)所做的各種努力,對不起,這部分我一直沒有被說服。

我知道很多人相信「改名就是改運」,我家族也有幾個人改名的,但就我的觀察,他們後來的境遇要嘛沒差,要嘛還真的都是因為自己努力而「改」的。

很遺憾的是,結果是要把所有的要素歸在一起看的。
於是出現了選KMT就是支持愛家,選DPP就是支持XX之類的說法,真的無法避免,選的不是人本身,而是他所代表的價值觀。

用這樣的標準來檢視那些做出抉擇的人(選民),就會產生各種分裂、不協調,也許還有不諒解。

但是千萬不要忘記,人,就是一個複雜的生物

檢視一個人所支持的價值觀本來就會出現各種支持、不支持的矛盾,經由比較最後才能在心中定案,而這個加權比重,每個人都不同。

因為這個人支持OO所以我可以忍受他支持XX。
大概是這樣的概念。

只是這樣而已。
不見得是足以構成什麼深仇大恨的程度。

當然每個人底線真的都不同。
打比方說,對我來講,男人只要(沒事嗜好)打老婆了,這個人在我心中是徹底沒救了。
但是別人可能看在「他很會OO、真是XX界大師」而選擇無視、原諒他、或吹捧他。

又譬如,「HOUSE真是個王八蛋,可是他總是能救回一些人命」(笑)

對於選後各種「我真不敢相信OO為什麼會選XX」的解釋大概就是這樣看的,那也就是每個人價值觀(是這樣說的嗎?)的RANK藉由一場持續幾個月的活動被某種程度公開了。
每一次選舉之後,我相信我也被一些朋友圈的人調動位置,而我也會看情況決定哪些人可能可以繼續說話,例如說,昔日一起參加平權推廣活動的人,現在因為逐漸發現政治理念不同已經分道揚鑣互不說話之類的。
雖然不習慣/覺得可惜掉友(畢竟知道自己不大會交朋友),但也慢慢在接受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剛睡醒滑到那噗沒上廁所就開電腦來說這串東西,自己重看了三次,大致上覺得沒有偏離自己的意思。

某種程度也是一種自我療傷啦(面對掉友)
所以說,如果經歷這次選舉決定取關我/刪除我的朋友,不管我們過去是經由什麼事件/途徑/圈子認識的,就希望你那邊也蓬勃發展。


 

 

1127

 

『不是說不要在後院玩火柴了嗎?』
「你不懂啦!你都不知道火焰有多漂亮!」
『會燒起來的,後院堆積很多易燃物。』
「才不會!營火會燒得很漂亮的然後大家都會來看我的漂亮火焰。」
『就不要在後院燒。』
「這是我家!我愛怎燒就怎燒!」
『這也是我家。』

 

『隔壁的老伯也怕你的火燒到他家後院。』
「那是他家的事,誰叫他常沒事欺負我。」
『如果真的燒起來我們也有危險啊。』
「不會啦!巷口的大哥哥會來幫忙控制火勢的,但我不會讓他滅火的嘿嘿」
『我們家在巷子很裡面耶....到時燒起來會來不及。』
「就跟你講會燒得很漂亮然後家裡沒事的不懂嘛!!!」
『真心不懂,我只覺得火不會長眼睛只燒後院。』

「你就只會阻止我,就見不得我有這麼漂亮的火焰!再吵就連你一起燒。」
『我只是覺得巷口的大哥哥很忙,他不見得到時有空來救。』
「閉嘴!!我說會來就是會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