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 14:51 - 正式丟設定填坑

 

 

*2 - 水都戰 設定集中


§ 10章前後的格爸

對我來說,水都一章把伊媽和格爸的萌度全部都炸到破表了。
一般人可以理解伊媽破表的原因(就是那個DLC),所以我覺得我需要描述一下為什麼格爸也跟著破表。

第十章之前的格爸跟伊媽的工作範圍我認為是相當清楚的。
因為第一,在我的設定旅行計畫(概要)是當初伊媽做的(給雷吉斯爸爸看過通過),這也是最初兩人討論出來的。
格爸因為工作關係外出王都的經驗多(也是這樣讓這個城市人愛好往大自然跑),由他向(忙到沒什麼時間出門的)伊媽彙總報告決定路線過夜點還有建議"讓王子體會一下外頭嚴苛的世界"的露營點。
於是伊媽放心按照計畫開車,格爸已經打點好在外旅行的安全問題(同時也要訓練王子的應變能力等等)

在劇變之後,兩人的分工依舊十分明確:尋找王家之力的旅途伊媽隨時修正路線,格爸隨時支援經驗和路況。
不管是開車還是做飯乃至戰鬥,這都是伊媽做起來得心應手的事情,負責露營戰鬥乃至陪小孩玩手遊的格爸也是興趣所在所以沒問題。

問題就出在歐爾提謝的時候,他們要面對的完全是預料之外的狀況。

在伊格尼斯拼命對打艾汀,救回諾克特之後
(這邊我需要重看本傳線的瑞布斯的動向,到底他有沒有機會跟格爸說話,至少說發生了什麼事情)
(因為我覺得,要等到伊媽願意說發生了什麼,就算避重就輕,是一件很殘忍的事情)
(但是從IF線來看,伊媽已經知道王之劍的成員使用戒指的後果,多少就代表我家格爸可能可以知道,所以如果我要安排我家格爸冰雪聰明的橋段,就是他用看的就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格爸自然一切以讓兩人養傷為最優先,除非伊格尼斯自己要求,不然除此以外無關的事情他會全部擋在門外,不要小看王之盾的能力!!←啊就不是這樣用的!!!!

除了找醫生,請求首相協助(提供資源/休養地點),他也會負責跟首相那邊交涉,也許那邊還有利益交換,因為他才有資格,他是路希斯國王一行人目前官階最高(且清醒的)的人。
這些對格爸來說都是簡單的事情,難的是要面對伊格尼斯,還有他的要求。
(喔對我想安排格爸幫伊媽換藥)(不管,這種親密的時刻一定要把握)
(但是這對格爸會很難熬,因為這時的伊媽完全還在混亂中/冷漠拒絕人當中)(哎呀,好萌)←

「我不是向你詢問作法或建議,我只是希望你能把你在面對的難題告訴我,把負擔分給我一點!」

請你相信我能幫忙一起想辦法,請你不要獨自面對。

格爸在某天晚上這樣,壓抑著挫折和被伊媽拒人千里之外的態度所產生的怒意,低聲下氣的說了。
也差不多是感受到格爸未能明說的憤怒,才讓伊媽稍微找到一點方向。

 

我想要看到這樣的場面,兩個人是需要彼此的。

 

我不知道諾克特昏迷多久,過程怎樣,求補充官方已經公布過的時間線OTL
關於伊格尼斯的傷勢,我要使用DLC裡面獲得的過程來推演伊媽身上真正的傷勢,而不是遊戲模組裡面呈現的樣子。
(別忘記伊媽開頭就被運輸艇砸進水裡,打了幾百個士兵、幾十架機甲、一些使骸、被機甲飛彈炸飛N次、被飛彈從遊艇炸出去,上岸打完瑞布斯小夥伴還打了艾汀....)
(這還只是我EASY難度看到的程度,我不知道NORMAL會怎樣)

我應該會安排出現骨頭等級的傷害,我知道這個世界有治癒術,但是請注意每一項藥品的說明都包括"(這是普通的營養飲料)依賴諾克特的魔力而變化",
所以我會認為等到諾克特轉醒時如果沒有以"週"為單位來計算(N>2),我會覺得說不過去。


以下會在獲得設定本之後依據現有資料修正)
在我腦中,諾克特睡兩週頹廢一週,這段時間就是伊媽的養傷+復健時間。
伊媽自己開頭睡了五天,再來幾天是偶爾轉醒會問事情,小普負責勸著養傷+制止伊媽起來,在連結房之間跑來跑去照看+勸說(初期諾克特沒有自己獨自睡一個房間)。
門外是扛下所有的事情的格爸,我想要冰雪聰明的格爸刻意讓伊媽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諾克特身上(所以才安排就近的房間)等到伊媽有餘力想起來『耶?那現在其他的事情誰在做?』的時候,最艱難的協調部分都差不多讓格爸搞定了

因為諾克特實際上沒有什麼傷(太太都治好了)只是需要睡眠養HP。
等伊媽確認再確認的確是這樣之後,開始想要把自己遺落的進度補上,這才把格爸召回來想要瞭解狀況,格爸會儘量做出完整的業務報告(笑)
像是跟首相的協調過程和結果,市街的狀況,瑞布斯和艾汀的動向。

我覺得需要在伊格尼斯昏迷之前由他說出來剛剛是在跟誰打的,不然瑞布斯哥哥要背鍋了(O)
坦白說,當時格爸能冷靜的看著瑞布斯離開我覺得很厲害,因為在他的認知裡,瑞布斯絕對是個強大的存在/威脅,他也是為此去修練的。
在他眼中,當時伊格尼斯和諾克特週邊唯一可能的威脅只有瑞布斯,儘管他看起來就只像是剛跟躺在地上的伊格尼斯說話,這邊我當然對於先檢查自家傷員的格爸要先讚賞一番(不然其他場合可是會開始找兇手呢?),在發現情況很糟糕之後,格爸會想要知道「這誰幹的?」

這話如果伊格尼斯不趕快說,就會沒有人知道,而我覺得我家格爸不需要受到猜疑兇手是誰的煎熬,所以我希望伊格尼斯必須先說出來。

 


我要跳出來抱怨一下伊格尼斯的DLC封面是個超級詐欺(哭)
先不管瑞布斯哥哥的抱法超級有問題(還有太太的頭髮的問題),我一開始可是認真的信了那封面上伊格尼斯會扛著諾克特逃跑的劇情啊!!!

在打完DLC之後小千問說到底諾克特怎麼回到休養處的(無法判定是不是旅館,我覺得並不是,我希望是徵用民宅)
(但因為我沒住過皇家套房所以無從判定起,也許要看到歐爾提謝整體的地圖才行,所以說我的設定本還要集貨多少天....痛扣),我說就跟DLC封面一樣,人物換一換而已。
小千覺得小普辦不到,我說「拖著總可以啊?他又不是抱著」的時候,其實也很想說,同樣是普通人的體力擔當的當年幽白的桑原在第14集可是一口氣扛了四個人回家呢XDD
格爸抱一個背一個不是辦不到,只是這樣我就覺得我太小看小普的能力和忽略他的心情了


回到水都戰後的伊媽格爸)
業務報告的部分,前半小普都還會參與(因為他也要知道狀況),等伊格尼斯表示自己也要開始要有所作為,不能都讓格爸獨忙之後,格爸直接表示反對,他認為受傷的人就該好好養傷,分心會讓傷好得慢(也是心疼伊格尼斯)。
伊格尼斯則是非常堅持(因為他已經開始焦慮,他"看"到了太多事情但他現在還沒有打算接受那個未來也還沒有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何況適應這個全黑的世界,他認為如果他能接觸到"工作"可以穩定下來),堅持到有火藥味出來了。
格爸頓了一下,請在一旁很明顯不知道自己怎辦從沒看過爸媽當面吵架的小普先出去,他要幫伊格尼斯換藥(之前都是小普或護理師幫換的),小普一方面有點如釋重負但是也很擔憂接下來爸媽的談話,被請出去之後他會躲隔壁房(也是諾克特房)偷聽

我私心想看格爸跪在伊格尼斯面前幫坐在床邊緣的他換藥。
反正我就喜歡看侍衛隊長跪,儘管這邊不是名義上主從的場合,這兩人是同事,而且論官階還是長官跪,儘管內心臣屬對象則又是一回事(越說我越萌XD)。

格爸會很仔細的幫伊格尼斯換藥,同時很詳細的轉述從醫生那邊聽到的傷勢狀況以及建議,很客觀的為伊格尼斯說明他受的傷有多重,一般需要多少時間回復(他忙歸忙,伊格尼斯的狀況是每天都會追問好幾次的),然後強調伊格尼斯必須要吃好睡好傷勢才能夠好得快,也許眼睛會因此有轉機。

不過,伊格尼斯不領情。

他表示要儘快做復健、恢復活動力,要熟悉不用眼睛而是憑著氣息或感覺探路甚至是戰鬥,他需要研究從歐爾提謝進帝都的方式,還有帝都的各種情報(原本以為可以在婚禮之後慢慢來的)。
因為他實在不講理,格爸覺得這時候逆著他也沒用,一邊答應一邊打算請醫生再來看能不能對伊格尼斯眼睛做些治療之類的。
雖然也曾暗暗思考了要不要來陰的,例如用藥物強制伊格尼斯睡回去之類的,結果是沒有,他依舊想要用「說服」的方式對待伊格尼斯。

格爸這個決定,之後自己也後悔了,因為伊格尼斯的確再來到了進一步搞壞身體(使用戒指已經壞過一次,打個比方大概類似油盡燈枯)的程度,就是之前說明明是精神力撐不住了還要硬說是被物理干擾的練習下去。
這個時間點差不多在諾克特已經睡了十天左右,格爸忍了三天放伊格尼斯為所欲為的使用身體,然後認真的生氣了。
也終於認知到這樣下去不行,伊格尼斯讓步,承諾會放緩下來,格爸從當晚開始陪睡。
(小普的小劇場可能再開? 其實我之前有寫一小段伊媽發現格爸裝睡的小對話,不知道放到哪裡去了,總之就是一個日常都在注意對方的小甜餅)

之前提過格爸想要知道伊媽看到什麼的半夜尖叫事件預定在第十二夜(...),格爸把所有的線索拼湊起來開問,表示想要知道真相,伊媽只講了一半,雖然知道他隱瞞但格爸就不追問。
第十四天諾克特轉醒得知巨變,之後幾天會斷續偷哭、無食慾,小普想要照顧但被轟出來,格爸出面不提旅行只提要諾克特情況好轉。
第十七天,伊媽整理心情,向諾克特提案也許旅行可以不用繼續,但也知道這個選項並不是選項,是自己想要溫柔的提醒諾克特「失去可能不止於此」,如果諾克特決定止步他也會跟隨,同時也明瞭諾克特不可能會停下,自己只是想要、也許、從諾克特那裡獲得一點勇氣。

伊格尼斯回到自己房內,日常繁忙而不得不抓時間真正休息坐在沙發上的格爸睡的是久違的熟。
某種程度也在做心理準備的伊媽再次嘗試要用氣息和對事物的想像去克服那漫無邊際的黑暗,也是、想要能夠精準的走到格爸身邊而不弄醒他。
這當然很困難,只是格爸也是在伊媽終於握到了他的手才真正醒過來,順勢接住差點又要跌倒的他,讓他坐下。


伊格尼斯『我需要導盲杖,在諾克特的旅行再度開始之前,我必須要學會自由行走。』
格拉迪歐「你知道我反對你這麼做,我希望你安全。」
伊格尼斯『我的存在對諾克特的旅行是必要的,再來我會證明這點。』
格拉迪歐「這根本沒有回應我的疑慮...(長嘆)算了,這也不是現階段需要回答的事。」他表示會按照伊格尼斯的要求去做。

 


以上這段聽著格爸的主題曲覺得寫得好平和,我好喜歡這樣的格爸還有伊媽 (自己誇

被伊媽莫名的提案搞得更亂的諾克特終於稍微穩定一點,明瞭不能再拖下去,至少表面不能,自己主動提要準備離開繼續旅行的事情。
沒有頭緒也沒有神使的指引,在伊格尼斯的提議大家同意下一站要去找傳說中的第一個王的陵墓。

第二十一天,眾人出發一起離開歐爾提謝。
水都時間線個人版補完至此,剩下的等官方資料來修正。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