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 正文主幹第一次浮現



日常感謝小夥伴阿心每天聽我萌伊媽格爸還會吐槽 ( 寫在這裡人家看不到

王之劍前傳補完之後,也帶出一個既有的疑問,就是伊媽怎樣得知尼克斯的作為的。
最後活著出來的只有露娜和李貝爾特,但是感覺真正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只有露娜,但是露娜不大會把這種事情說出來,所以只能是李貝爾特了(?)

重點是伊媽怎麼知道的.....就算的確王都逃出的居民有機會看到尼克斯怎麼跟歷代諸王一起奮戰的,但是他們不會知道這是怎麼達成的。

所以想來想去還是露娜醬說的...
可能被問及怎麼從王都逃出來的時候,提到了尼克斯,也提到了戒指。
而這樣的說法可能可以由伊格尼斯在水都或其他地方蒐集情報的時候,聽到了。

說一個前傳的露娜醬其實該說是聰明還是怎樣的小心機
當時被王之劍叛變的其中一個逼到死路的時候,露娜醬是故意說出大家搶戒指的原因是為了其中的力量,用意就是要引誘對方自己戴上戒指然後燒死,當時那人要從欄杆掉落的時候露娜伸手,一般會以為是要去救那個人,但其實他是為了取回戒指
我當時就覺得這小姑娘不簡單,我欣賞。



§ 因為最想看到的是你,所以我看得見了。

來收尾格爸看不見事件。
一般來說要製作血清也需要原先那隻,如果這隻是新的有不同毒素就要研究。
發現有毒的當下是做了一般處理,所以格爸的中毒反應才比較輕微。
其他部下也或多或少有傷,不是主坦就比較輕(所以伊媽才在他們回診的時候碰到他們,聽到故事的另一面)。

我想要連結一個點,這個深愛大自然的人,是四個人中唯一會大打噴嚏的(笑)
其他人明明就是溫室花朵(喂喂)卻沒有過敏反應不科學啊!!!!!!!
為了證明格爸也曾是溫室多肉石蓮花(X),我要設定他的體質在這個事件之後才開始會過敏(喂喂)

伊格尼斯因為擔憂,開始研究當時沒有多少人熟的毒素(也拿到格拉迪歐的病歷?)
應該是這樣讀到薩妮亞的著作(覺得他應該至少有一本書講這個),也會設法想要聯絡她,不過未果。

伊媽帶著研究心得來找醫生的時候,王子正巧二度探望格爸,正在嗆說這樣他偷懶不練劍的話格爸就抓不到什麼的,然後以毫釐之差閃過格爸笑著揮空的手,伊媽的確看到王子臉上對格爸的擔憂。
"這孩子不會明說呢" 的這樣想。
格爸很高興伊媽來訪,說自己被醫生勒令不准下床也不能看書快悶死了(除了骨頭等級的傷勢沒好以外應該也是怕新增跌傷)
每天放學後來的伊莉絲也幫不了什麼而且還會被嫌棄(笑) 親爹初期來過,也每天通電話。
伊媽說明自己的研究心得,還有表達會繼續嘗試聯絡薩妮亞,格爸道歉說不好意思讓這麼忙的伊格尼斯還得分神來關注。

我剛一邊掃描一邊專心追問格爸要怎麼處理憤怒
他的接連幾個提案我全部否決了(因為會讓事情更僵)
然後他連結到我剛說的那個看不見的文 他說我如果能把這篇寫好,我就會知道要怎麼處理這個憤怒
於是我突然懂了剛剛那裏要怎麼接了。

伊格尼斯要格爸不要焦慮,慢慢來,先把身體養好再來處理看不見的問題。
格爸把話聽進去了,開始聽有聲書解悶(X)



同步到水都戰後,我想了好久關於時間線7-10之間,格爸是怎麼忍伊媽濫用身體三天的才發怒的。
如果他一直在身邊應該最晚第二天就開罵了,但是我覺得三天是一個對伊媽的體力有多好的敬意(O)
所以我終於想到那個不能不讓他離開去處理的事件是什麼:是卡梅莉亞首相來拜託他繼續進行疏散的後續,
因為不知為何有使骸(其實是從墜落的帝國飛行艇內爬出來的,還有本身就有的)在都市邊緣橫行,他需要有能力的人去處理。

他只有告訴小普自己會前往處理,要小普看好伊媽(其實也心知如果伊格尼斯執意要幹什麼沒有人勸得住)就只是說著首相那邊有委託而出發。
那兩天他沒休息趕著到處消滅使骸( 也還好有這些小傢伙們解解怨氣),確認沒事交差之後,由歐爾提謝的士兵開遊艇送回來,途中在離住所算有一段距離的廢墟區中看到正在努力探索的伊格尼斯和隔著一小段距離很明顯有點無所適從的小普。

格爸一瞬就知道是怎麼回事,要士兵在這邊停下等他,他下去一下。
落地的時候格爸看到小普那一臉"救星來了!"的表示他知道了,用眼神要他維持距離不用過來。

他下船的地方算是比較遠所以他有時間思考要怎麼開口,格爸刻意把腳步放輕,甚至是有意隱藏氣息。
伊格尼斯的確注意到有人為的聲音接近(船),在水都有船路過很尋常,柱著拐杖他停下來想要確認船行經的方向,但是繃得過緊的精神力有點支撐不下去,一瞬他覺得暈眩而就地摔跪下去。

這一跪把格爸原本以為的鐵石心腸都跪出窟窿了(O)
腳一擦擦出了聲音踢飛了小石頭,伊格尼斯非常精準的看向格爸的方向,好像是很篤定的問,『格拉迪歐?』

「嗯,我回來了。」
一邊驚訝伊格尼斯不管是觀察還是直覺如此正確,一邊死命忍住沒有奔往前拉住他,還有那把人直接拉進懷裡的衝動,
「你練習走路也跑得太遠了,在又把自己搞出一身傷之前先打住吧!」

『我很好。』
起身的俐落一如回話的速度,伊格尼斯穩定的語調裡彷彿完全沒有破綻,
『這只是還沒適應...』

夠了!!(いい加減にしろ!)
伊格尼斯‧斯昆提亞!
我非常清楚你剛是怎麼倒下去的!」

察覺內心的憤怒會把自己帶向何處,格拉迪歐再次奮力把腳步釘在原地,
「以前我受傷看不見的時候,你還記得對我說過什麼嗎?
你要我先養好傷再來想辦法看得見,當年的我聽話了,但現在的你聽了嗎?
你還要推開別人多久?你還想要求別人袖手旁觀多久?
離開卡宴之後曾又一次提醒諾克特記得席德那句要珍惜夥伴、要懂得依賴他們的人可是你啊!」

責備伊格尼斯並非格拉迪歐的原意,即便他止得住腳步,情緒的潰堤至怎樣也收不住的,他也原本不是這麼拘謹的人。

「 把你們救回來之後我睜眼的每一刻都很懊悔那一天我沒能趕上與你並肩作戰,沒有能及時阻止那個混蛋!但懊悔並沒有用,我只能盡力收拾善後。
而你從清醒以來什麼都不肯說,逕自像是要懲罰自己般的進行不合理的訓練。
伊格尼斯,難道你真的打算不給我機會、要默默地燃燒殆盡?
這種時候,你就不能、不要那麼完美,能更像個人一點嗎?」

 

 


======
(自己說一下 這段對話想/寫了很久
因為怎樣踹都不對、不能嘲諷不能道歉生氣沒有用
對方欠揍但是不能打他
欠罵但是不能罵他
我跟阿心講這個困境的時候突然想起來我的羅馬人冷戰篇,甚至是Homage裡面克魯被罵的時候,有一種"啊!原來我也寫過類似的還從雙方的角度都來過",但是這仍不夠
寫出前半段的時候(決定提舊帳)我還是覺得不夠,伊媽根本沒有聽進去,他不為所動。
直到剛剛我跑去廁所(肚子痛)才終於想出後半.....這才是真正能打動伊媽的說法,讓他知道他在對其他人做非常殘忍的事情

順帶一提,小普其實被伊媽勒令不用跟來(要看護王子)
小普兩邊都不放心,只好用相機設定定時拍照傳到自己手機裡,然後偷偷跟著伊媽

我正在等待伊媽的回應。
不過格爸的後續我已經看到了。
他提出任何方案我都會同意。
也許到了現在我才發現我真的很愛他倆。
========

 


從認識以來,從沒有聽過格拉迪歐吼過自己的全名。

伊格尼斯覺得自己冷靜得不可思議,竟還有心情去察覺除此之外的細枝末節。
失去光明的世界並沒有完全封閉感官,混著殘留硝煙的空氣、宛如黏附於身如影隨形的濕氣,偶然吹起的強風帶起的樹葉刷過臉上的觸感,這些感受跟以往沒什麼不同,差異在自己已經無法以雙眼去印證。

可是從得知格拉迪歐在身邊開始,或許是想像取代了實際,伊格尼斯覺得自己"看"得見那個男人,雖說更精準的是他的情緒:憤怒、不捨,還有幾乎是首次聽到的哀求。

伊格尼斯想起來最初覺得格拉迪歐與其他人不同,即是他看向自己的眼神裡別無所求。
自幼即受到雷吉斯陛下重用,見識過來往接觸的大人們形形色色的眼神,是壓力是輕蔑都無所謂,在跨越那些人帶來一道又一道的考驗後都不重要。
與其說格拉迪歐沒有帶給自己考驗,該說是自己對於來自他的挑戰不會感到排斥,甚至能樂此不疲。

這個當年說出「因為最想看到的是你,所以我看得見了」的男人,現在到底用什麼眼神看著自己?

現世在醒來以後仍是惡夢的延續,幾日在心中纏繞的紊亂在此刻都匯聚至同一個方向,伊格尼斯無力地發現即便已經如此渴望,那裡依舊不是出口。

「抱歉伊格尼斯,我不是要責怪你。
我只是、看你這麼濫用身體太生氣了......」
熟悉的氣息突然接近,帶著過往也許會因為氣溫而嫌棄的熱度一同襲來。
這副身體在察覺前的自然反應是對著那個想像伸出手,而對方牢牢地接住了,從手背撫向上臂的力道確實而深具撫慰效果,驅散了暈眩的餘孽。

『不,你說得對,我是操之過急了。』
伊格尼斯感受到格拉迪歐在小心翼翼地促使自己把身體重心交給他,由他來帶領動作。
與他相識十年,也是最瞭解彼此身體的人,從一開始的自欺欺人就註定騙不過他。
只是格拉迪歐竟能忍到今天才爆發,除了首相的委託奪走先機以外,或許是他也曾想要一起相信自己能回復。
『我會、再調整一下練習的步伐。
謝謝你,格拉迪歐。』

「太好了。」
如釋重負地長呼一口氣,格拉迪歐忍不住手在戀人身上多蹭了兩下,
「我剛才是真心害怕,我這個兩天沒睡又砍使骸砍得一肚子氣的腦袋會做出蠢事,例如衝過來打你一頓之類的。」

『哼~原來那時的殺意是真的?』
即便當時並沒有如此解讀,現在的自己能夠就地開玩笑,而格拉迪歐也立刻做出慎重聲明的這些互動,也許都是逐漸恢復日常的證明。



=====
我知道我寫得太有希望,比對主線即將出現的部分有點格格不入。
但我就是想要給他們一點希望,不然沒辦法在墜下之中保持自我。而人生,本來就是過山車的起起落落。

伊格尼斯的回應竟然能讓我用到最初他開始說話時的片段我自己很高興,而他的回應裡我原本的原則也是「不能讓他道歉」,可是我家格爸搶著先道歉了,即便他也不需要道歉,如此突然像是給伊格尼斯鋪了台階,所以他的態度也緩和下來了。

我家格爸是真的覺得害怕自己會失手打伊格尼斯(絕非本意),死命的站在原地不要動的模樣真的很可愛,可惜只有我看得見

我寫完了,而且我覺得我寫得不錯,我自己喜歡。
儘管會覺得不安,像是會被不知道什麼人衝過來說OOC之類的,我答應過的,我希望讓他們活下去。

我也必須要堅強

整場聽著、唱著腹話的葬與戀,哭著寫的。
因為我想起好多,想起格爸問我的那些事情、想起在我內心裡的某處還在 的那個自己,還有我想要他們活下去、不管怎樣都要的心情。
希望能好好傳遞出去。
寫到自己也有點暈了,來睡



遊間千里     
啊啊啊因為要忍住不揍人必須逼自己直接釘在原地不准靠近這裡好可愛⋯⋯⋯⋯
那個心疼到要氣壞的感覺

 



TO 遊間千里: 而且格爸的心理描寫變化很可愛

啊啊打了兩天使骸好疲乏想看伊格尼斯( 他有沒有乖乖的啊)


咦我看到伊格尼斯了?

伊格尼...

不對啊他在外面幹什麼?!( 森77)

司機給我停下來!!我要去教訓人!

唔啊看起來很累的樣子這兩天是沒休息還怎樣...

啊啊跌倒了,不是,那不是單純跌倒那是體力不支 ....

→不對!! 不可以心疼他! 要堅定!! 也不能說太過分唔唔....
→ 總之先正常一點開口


→伊格尼斯‧斯昆提亞你給我像樣一點!


啊不行不能這樣子打連想像都不行趕快住手啊我自己


逼我算舊帳可惡!伊格尼斯你給我清醒一點!


啊糟糕我好像說得太過分了怎麼辦.....

 


總之先道歉,啊啊不要那種表情,伊格尼斯對不起~~~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要怪你的...


→啊、伸手了, (急忙)


→咦他讓步了......稍微恢復成以前的伊格尼斯了嗎? 太好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