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0 - 初始正文登場

 



§ 那第一個斷片

水都戰後期間)
提到眼睛復原的事,格爸表示會繼續找醫生,伊媽自己知道不可能但他還不願意講為什麼他已經放棄。

『醫生沒有把話說死,也許還有機會。』
說著連自己都不相信的,安慰他人的話。

「你試過睜開眼睛嗎?」

『......沒用的,我什麼都感受不到(怒)』

格拉迪歐安靜地在伊格尼斯面前坐定,結實的雙腿略為施力即對原本拘謹坐姿的伊格尼斯造成實質上的限制。
未知對方的用意,伊格尼斯不自覺地收緊了呼吸,但在格拉迪歐按住自己的慣用手後仍力表鎮定。
格拉迪歐並不躁進,反而像是吊人胃口般的,等待一會兒才舉手摘掉伊格尼斯的墨鏡,他企圖閃避但徒勞,唯一自由的左手舉起不到一半就打消了意圖,握回拳頭放置膝上。

他仍未發一語,只是靜靜地觀察。
伊格尼斯被燒傷的皮膚毛髮雖然長回來了,火傷紋路仍爬在不甚飽滿的血肉上。
雙眼緊閉,儘管呼吸顯得平順,與他眉間蹙起的力道都是被他刻意壓抑、控制住的。

格拉迪歐從未見過戀人如此"不安",這形容詞從來離他甚遠,彷彿他出生以來就是如此無懈可擊。

「伊格尼斯,放輕鬆,這裡只有我。」
不想嚇著他而儘量輕聲地說,意識到眼前的人正在全力拒絕自己,在陌生之餘,是些許氣憤,還混入心疼。

─ 太複雜了,自己並不擅長處理這些。

格拉迪歐放棄追究或思考,雙手直接按上戀人的脖子,半強迫式的捧起臉吻下去。
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並不在伊格尼斯的推算裡,即便他的確吃驚,但他依舊表現得相當事不關己,冷冷地問出"你想做什麼?"。

這句無庸置疑地點燃了格拉迪歐好不容易控制下來的情緒。
「我想找回那個讓我迷戀的男人啊!」

過往從未跟任何人正面承認過自己情感,曾經以為行為可以取代言語。

『迷戀?不像是你...』
只差一步的嘲諷語氣,那語調在剛形成的傷口上刺著,逼使格拉迪歐再次打斷他。

「啊~我當然自知自己是用什麼眼神在看著你的。
但現在的你失了準不是因為看不見的關係!」

『你想說什麼?』

「我是叫你偶爾也依賴一下別人。」

『......謝謝你的關心。』

「不要敷衍!」
格拉迪歐再度拋出了不假思索的怒意,再懊惱起不該對現在的伊格尼斯發火的問題。
伊格尼斯的沉默適時得如同安撫,但這並不該是如此。

深呼吸之後是一份希冀能燃盡懊悔的長嘆,
「你可知道,向來知無不言的人,一但開始什麼都不說有多可怕?"」

終於把最初的核心對話加上修飾打出來了
那個混亂的下午的成果(笑)
再來是10年初期的小普事件

 

 

 

§ 10年初期

因為伊媽發瘋了一樣開始狂工作,格爸又一次要面對外表冷靜內心爆炸狀態的伊媽覺得苦但是他也很難受所以就跟著一起忙東忙西,在做物資的統籌帷幄的時候,因為伊格尼斯一直要求要增加、要當長期戰來看。

格爸最後問,「你是要我們以什麼單位來策劃?」
伊媽『年....至少,五年以上。』
格爸「?!伊格尼斯?」

伊媽『計畫作長遠一點沒有害處。』

伊媽用這句話打發了其他人,但是格爸知道事情大條了,伊格尼斯到現在還是沒說實話,他知道關鍵,但是他不願意說。

這段期間格爸主要的工作是「集結人才」,把旅行途中可以當作資產保護起來的,先通通都集中保護,這也包括薩妮亞,他和他的青蛙研究及日後當譬如說藥草藥品開始缺的時候,這些研究可以派上用場(例如養殖成功,例如可以做藥品的開發)等等,這些構想是在我看到DLC裡面官方伊媽真正做的事情之前就想好了,如今有官方背書我也很開心。

我說過這段初始對話是在營火旁邊,格爸伊媽的談話,這時他們在等小普過來會合,他繞道去幫助席德和希德妮的任務,但是不久傳來他為了保護席德受重傷的訊息,慌得格爸伊媽跑去看他。
這裡用到的是10年後塔爾科特提到的事件。

小普躺著養傷中看到匆忙奔來的伊媽格爸,強顏歡笑地反過來安慰他們,
「雖然真的很痛不過醫生說死不了的,所以別擔心....
說好的,我可是還要、等諾克特回來的時候第一個敲他的頭的人呢!
在那之前我不會死的。」

看著雙親(X)稍微緩和的臉色,小普不由自主感嘆「果然,提到諾克特的時候,伊格尼斯的表情就會柔和下來呢。」

伊格尼斯『...我一直都很溫和的。』
小普「是的,但是剛剛,不一樣。」

格拉迪歐「我們都很想他,但想並沒有用,準備好迎接他才是。
我聽席德說你是因為卡彈反應不過來才會被咬這麼慘,等你把傷養好,我來特訓你近戰的部分。」

小普「哇啊~聽起來好可怕~~我可能要很~~久~~都不會好了~~」
格拉迪歐「我會請希德妮跟我報告進度的。」
小普「耶?!好卑鄙!用這招!」

聽著兩人的對話,伊格尼斯自己也沒注意到他笑了。
那是在諾克特消失於水晶之中後,幾乎是首次,打從心底的笑出來。

↑那個混亂的下午的筆記寫出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我好驕傲

因為小普這個事件,會讓伊媽終於覺悟,在格爸下一次開問「伊格尼斯,只要是能減輕你負擔的事,我都願意去做,但是我需要瞭解你到底知道了什麼。」的時候,願意告知他所看到的,由露娜傳遞過來的,那個未來。

在伊格尼斯說出來之後,格拉迪歐其實接受得比較快,但是他也沒有放棄「如果我們現在的所作所為可以慢慢扭轉那個不可逆,那我們現在所有的努力就不會白費。」


知道伊媽終於願意開口,格爸回想水都後的片段,感嘆
「你剛失去視力的時候比現在還糟(苦笑)什麼都不肯說,不管別人想提供什麼協助都不願意給空隙,全部自己來......我不想要再次縱容你。

你說要以年做單位來準備就這麼做!
任何外界的質疑或不安都交給我處理,你先專心把身體養好,再來想辦法讓你"看得見",現在的你比什麼都重要。」

『....嗯。那麼今晚,可以陪我嗎?』
「一直在等你問,有我在,你就放心休息。」


『謝謝你,格拉迪歐。』
開口的時候,像是要遵循以前受過良好教育看著對方,伊格尼斯的右眼緩緩睜開,儘管並非真的正確對焦,較過往黯淡的眼神深處,還燃著對希望永不放棄的焰火。

格拉迪歐覺得他們是幸運的。
他們的"希望"有名字,而背負著那個名字的王,將會履行承諾歸來。

 

↑P4的筆記,當初寫出結語的時候,自己也很驕傲。
一篇文的開頭很重要,但是結語也會定調主軸,所以越早確定越好。

終於謄完了那天的兩張筆記,還有一些零星的

 

 

§ 真相,與之後



依舊是10年初期伊媽格爸的談話,在伊媽終於願意把真相說出來後。
伊媽說過他曾掙扎,要不要告訴諾克特,或者要透露到什麼程度。
但他知道阻止自己說出口的原因正是因為懼怕諾克特的反應。

『我當時......不,也許我現在還是這麼認為:這個世界變成怎樣都沒關係,諾克特只能犧牲的那種未來,我絕對不想要。
我懷著這種決心戴上戒指、接受路希斯諸王的審判獲得力量的時候,我真心認為我能夠改變那個畫面。
我現在仍舊不知道我到底改變了什麼。

當諾克特醒來、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之後,我有一次忍不住問他要不要停止旅行。
他說如果現在就放棄那麼眾人的犧牲算什麼?他求我不要說出這種話......

我沒有辦法面對那樣、聽起來快哭了的他。
我安慰不了他,所以我把選擇權交還,且從那之後設法重整旗鼓,設法說服自己先去實踐另一半的神諭。
也許我是更害怕如果當時諾克特能坦然接受自己的命運,甚至是為此積極起來,我會做出什麼......』

聽著伊格尼斯終於願意說出自己的真實心情,還有那印象裡從未察覺過的他的恐懼。
暗自懊悔是不是已經錯過太多的格拉迪歐一直等到沉默完全介入兩人,才放下手裡的小酒壺,以半跪的姿勢接近伊格尼斯。

感受到動靜的伊格尼斯想要改變姿勢,這才發現自己雙手先前已緊握到僵住,而格拉迪歐帶來的暖意則適時解除了它。
順應著對方的意思落入一個過度溫暖的懷抱,本以為他會說什麼話,但他不發一語。
略沉重、刻意控制的深呼吸在耳邊敲入安定的節奏,與傳遞過來的溫熱聯合起來是久違的熟悉,安定心情的存在。
然唯一的破綻是因為近距離避無可避的急促心跳,還有那會被主觀意識忽略而稍縱即逝的微顫。

「之前有很多時候我都想要這樣抱住你,但因為知道你介意在其他人面前這麼做,我忍住了。
現在只有我們,所以讓我這麼做吧。」

『......這些日子還真,辛苦你了。』
思索一陣,才想起來那個反應名為恐懼。
這個也鮮少透露出這種情緒的男人其實承受著不斷的失去:王都陷落之日他也失去至親和許多熟識的朋友,只是把諾克特的事情及感受排到最先。
那份標著<王都陷落>的報紙格拉迪歐一直收在身邊,有時會盯著它出神,在察覺自己的眼神後又會淡淡一笑表示沒事。
現在那個最需要擔憂的對象突然不在了,先前被責任或榮耀屏蔽的其他情感就彷如限制解除地崩落下來。

所以、突然聽到像是吸鼻子的聲音,也就不驚訝了。

「這種想哭的感覺像是我們失去了一個孩子,雖然他會回來啦......」
『...他是我們的王。』
即便同感也還是想糾正格拉迪歐的用詞,

「所以我說是感覺,畢竟我們教養訓練他很多年......
最好給我好好的回來,到時我們一起敲他的頭。」

『...嗯,不過小力點,他還要拯救這個世界。』

 

 



終於想起伊媽早上在碎念什麼快寫完了...
我認真喜歡格爸跪!!!!認真!!!!
侍衛隊長跪真的是各種戳我(雖然這邊不是主從意味

我想想明明不是主從跪為什麼我還是照樣萌
應該是因為這也是一種獻上忠誠的意味
明明不是名義上的主子,但是我願意順從你的概念
自己也很喜歡這種野獸主動臣服的概念(雖然這裡都不是這樣的意味

還有一種應該比較符合
就是對所愛之人跪下這個舉動在並非祈求原諒的場合裡,有著一種誠心誠意為對方祈禱的意味(不是對著當事人)
啊這種感覺我也好吃 (以前吃過,大刀內藤老師家的主推CP天使牧師組)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