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雜感


謝謝阿心陪我度過伊媽格爸萌萌的又一天~←放在這裡看不到啦!
因為我迷得很LAG又是極地圈都沒有人跟我講話,我本來也做好覺悟了但是、真的,就算只有一個人有反應,我寫文的速度/小劇場快閃頻率真的會多很多QAQ
(銀土就是因為都沒人跟我講話所以我就寫超慢.....)

說話的事情,那是我個人習慣,在最低限度就算只是表示"啊~我有在聽(雖然聽不懂)" 有時我也能找到動力前進 (此效果因人而異)。
當年我記得索格的生與死都是在七里亭的同一張桌子上面對同一個人敲定的,時隔兩個月,兩場CW我跟靜美(還有其他人)的聚餐。
靜美大部分時間很安靜,他就是聽,也許提問,但是那個時候我就能夠看著他的臉,想出索格的生,還有決定他的死。

Homage撰寫時期感謝那麼多朋友對我不離不棄,我現在回想02年下半那麼低迷又被限制的時期我的撰寫進度看起來很驚人,就是因為我就算是無病呻吟哀號發別人不懂(因為我還沒解釋)碎念都有人理我,我也才能夠受到刺激下繼續努力。
撰寫銀土初期讓我最苦惱的就是感覺沒有人在聽我說話,所以我四處找,換過一個又一個小夥伴(畢竟人會消失退圈),我的產量直到爬進貼吧才穩定下來,之前我的孩子通通歷經毀滅性質的撤文刪除

所以你說我家格爸或小普或伊利斯很積極跟我講話就夠了,但只有我自己知道他們是怎樣"自己"能夠冒出來的。

是因為我想要跟別人解釋伊媽格爸有多萌的時候冒出來的
是因為我想要在不劇透的情況下跟人解釋什麼的時候冒出來的
是因為我想要跟別人說你看這遊戲的這個地方好玩的時候冒出來的

是因為有個什麼"其他不是我的人"在那裏,我想要動腦筋讓對方了解什麼事情,所以那些角色才能"動",如果這樣的不是我的人有好幾個,而且我很幸運的對方反應不同,我的對應也不同,那麼也許刺激就不同。

對於這些協助過我思考的人,我從來都是感激的。
(有出本的話會寫在後記的)

這也是為什麼Homage撰寫時期,我留下很大量的跟朋友們討論的資料(水球討論,乃至MSN)
因為那些狀似無意義的說話過程就是我如何構思出文章內容的動力
這習慣到了銀土時期也一樣,只是銀土前期有貼吧後期微博,AO3上偶爾有KUDOS但是那對我來說意義不大,我並沒有多了什麼靈感。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