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7

#FFXV
#我知道我的口味清奇
#CP論
#我每天都以為我沒有東西可以寫了
五串正文脈絡用(我認真的嗎我....



可以肯定的是有三個時間線我已經很娛樂的在寫了(炸)

很有可能成為各種背景故事來源的前期
1. 從相識到相知....最好這麼文藝啦(X)
說真的我沒有耐性(?)從頭寫起(O)
目前他們也沒有要給我初識的樣子(我沒有問,伊媽不用回想!)(格爸你也不要問伊媽!)
總之是交往前後的時間點,我自己覺得我可以做個表格對應事件和心情(O)

 



2.兩人萌點大爆發的水都戰後時期
這邊正文已經出來了(連H都奉上了),而且細部細節太多我很樂於做全套設定。

 



3.10年初期到終於見到諾克特,
正文已經出來一段,讓這組特殊的兩個問題都出現在這時期(喪子之痛,還有對彼此的死的處理)
還要處理對艾汀的態度(O)我想看有過對戰艾汀經驗的伊媽語氣很重的阻止(快要奔出去的)格爸
我也特別想描寫最後的營火晚會、最終之戰,還有艾汀的魔法解除之後他們兩人的感想(然而過程我又要重看一次最終章才能取材...因為每次都很痛所以我反射性地會忘記...)

話說諾克特老說他不記得小時候做過說過什麼,這包括到八歲、九歲的期間,因為本傳伊媽曾說他記得以前諾克特會津津有味的吃著他作的料理,諾克特說他不記得。
伊格尼斯是10歲以後才開始學做料理的。

 



*3. 『格拉迪歐藍斯!!』
咬字極為清晰的喉間低吼,或許是知道對方已經憤怒得要奪門而出,就算是召喚武器擲向他都喚不回他的注意力的程度。
『別忘記你艾米提亞家的榮耀!』

你是<王之盾>,你不能忘記這點。

「我知道我打不過他。
當時、我的劍完全劈開了他,我感受到他實質受到傷害而倒地,然後又沒事一樣地站起。」

『打倒他是我們的王的使命,不是你或是...我的。』
「啊~我都明白!但就算是一兩劍也好,我還是想砍下去。」

當初沒有能為你揮劍,是我這些年怎樣也吞忍不下的懊悔。

 




※ 仔細思考之後,大戰預定列為主線而不是希利安DLC的內容。

*3.來跑那個大戰預定,
我家格爸慣例的好帥又帥過頭了,艾汀只提了一兩點想做的,日後如果他要追細節我會考慮優先。
伊媽對於被分配的部分沒表示意見,不過我知道會修,他還可能可以做更多事情,我不希望他一直處於被壓著打的狀態。
這篇真正我覺得對不起的是塔爾柯特,心理陰影x3對不起wwww


背景是諾克特剛消失於水晶的大概一~三週內的事情。
在消失之後,伊格尼斯和兩人都同意,為了水晶來,諾克特卻消失在裡面,那麼就得帶水晶走。於是機械問題和門禁問題由小普設法去調度解決,格爸帶著伊媽在主控室設法找出交通路線/交通工具來離開帝都。
這時即便有零星的使骸侵擾都不算問題,但問題是不知道還會不會出來的艾汀,反正這裡什麼也沒有,儘快離開最好。

所幸逃亡的人想到的事情都是一樣的,意外幸運與畢格斯和威吉會合,也找好了運輸艇(畢竟需要駕駛員),在一番努力下把水晶弄上去,然後飛離帝都。
反著路線回去到跨洋過海,在尋找落腳處還有降落點的時候,最後選定距離王都最近的基加特利克壕溝遺跡,因為水晶依舊有驅逐使骸的效果(至少艾汀不能碰是一個證明)原始的構想是藉由這個特性圍繞著建立新據點,這個地點也可以讓附近的野外露營地(梅爾達希歐協會據點外最大的集合點)的獎金獵人們多一點保障,於是也聯絡柯爾將軍(已經跟獵人們混得很熟)請他協助協調人員。
於是大概到了第三週開始稍微像樣了,大型照明設備的設立和,在適當的廢墟點放置水晶。

這段期間伊格尼斯和格拉迪歐是組織重心,伊媽這時還處於外表冷靜內心爆炸的階段,格爸不明所以但自己也很爆炸所以跟著忙,兩人其實之間沒有太多交流。至於我沒有提到的小普,全程也都沒有看到的他,應該是被分派到錘頭鯊希德妮那邊去協助調度,所以避開了這次慘劇(O)

給自己一個提醒,以前說過的那段,伊媽爆炸到堅持所有的工事都要用年來計算的時候,是已經半年(但這可能因為戰友的狀況進行修正O_O 那邊也半年開始,可是那個毀壞的速度超過我預期),而且我看到的畫面是在雷斯塔倫,小普也在的場合。
[FFXV] 三線作戰乃家常便飯 - 正文試寫 03 @ NightTide :: 痞客邦 ::
我知道這樣會對這邊起可能的矛盾和衝突,目前暫時先不修正看看。

 

試試看在「沒有說實話的情況下」跑一下兩人的心理狀況。

於是來一個重整:雙方已經知道的是,
伊媽失明的原因是使用過戒指
伊媽視力不會回復

格拉迪歐不知道的是:
未來最後營火的畫面
諾克特必死

 


因為據點算是上軌道,以及當「王消失在水晶裡,所以必須守護水晶」的說法出來的時候,塔爾柯特表示想要看看偶像消失的地方,而在達斯汀的陪同下,算是運送物資的一員到來,趕上事件當天(對不起www)

那天下午格拉迪歐在外跑著忙著,也許有個小地震什麼的讓他去調查但是一無所獲所以比較晚回到據點,中途格拉迪歐會落單處理一下事情,我看到的劇情是從他慢慢走近據點前哨站的地方。
據點當時大約有30來人,大多是從野外露營地過來的獎金獵人,暫時轉移過來的,伊格尼斯和塔爾柯特在離水晶最近的帳棚附近。
格爸注意到有些人抬頭看了他一眼,眼神有點怪異,但他並沒有在意。

他跟獵人要了水,詢問了最近使骸的出沒情形或分布有沒有改變(想知道水晶的效果),順道想看看牆壁上釘著地圖上的狀況分析,可是被一些獵人困惑地表示「你也想加入討伐?」「你看起來不像是獎金獵人」

被說不像是獎金獵人還是第一次,格拉迪歐覺得有點好笑(雖然也很諷刺),說他已經跟大家參加過幾次了怎麼還這麼見生。
一些獵人搖頭說「我從來沒見過你」「你的穿著也不像是這裡的人」「你是誰?」的疑惑冒出來,格拉迪歐更是莫名其妙,在準備說出名字的時候,旁邊有人驚叫,「那人是帝國的宰相!!抓住他!!」

就在格拉迪歐自己也「什麼?!艾汀在哪?!」的時候,直到被眾人攻擊才發現自己在他們眼中就是敵人。他咆哮著說自己是格拉迪歐,一邊不想鬧內訌的以最低限度想要防禦攻擊,但是眾人越來越來真的。

就在他重申自己是格拉迪歐但是被打壓在地的時候,他聽到有人說「剛剛看到格拉迪歐去找伊格尼斯了」簡直嚇得要跳起來,怒吼說「我怎樣都沒關係!快去保護伊格尼斯!!」
他不知道這種時候艾汀找伊格尼斯幹什麼,反正絕對不會是好事。
再度注意一下,這時眾人其實並不知曉艾汀的目的(他只有說給諾克特聽),然後即便知道他對不是王家的人還算是"友善",也處於全然不信任(連同說的話)的態度。

總之這時來個地震也好、暴風(?這才是我看到的畫面)也好,帳棚那邊算是炸開了(物理)。

因為當喬裝成格拉迪歐的艾汀如入無人之境輕鬆走進封鎖區,到伊格尼斯身邊,也跟旁邊熱情的塔爾柯特打招呼的時候,伊格尼斯的反應是看了一眼直接警戒起來,亮出武器護著塔爾柯特,「你是誰?!」

「唉呀?瞎眼的時候反而看得更清楚?真有趣。」
就這樣承認,隨後用暴風以他為中心吹開他認為的障礙物

關於艾汀還會跟伊媽說什麼,我還沒想好,唯一確認的是他是一腳踏在伊媽頭上說的(對不起~~~~)
大概類似於「你們那位無用的王大概還要多久才會出來??你們撐得到他出來嗎?」的挑釁,雖然他也看過媳婦給的VCR還是覺得很不耐煩,在思考是不是有辦法加速(爆)「如果我就在這裡幹掉你們,他看得見嗎?」

讚一個本來被伊媽護著無傷,被叫逃跑也沒跑的塔爾柯特,顫抖著拿著短劍要艾汀不要傷害伊格尼斯、不要說諾克特壞話。

 


補一個伊媽的狀態的畫面好了,
會被踩著之前是伊媽儘管看不見還是努力進行可能的攻擊,想要為塔爾柯特的逃走增加空隙之類的。但是明眼都打不過艾汀了,瞎眼就不用說了,艾汀隨手就把他打倒,摔到鐵架上的時候被倒下的鐵架壓住,這才是被踩。

 


因為塔爾柯特有發出聲音,伊格尼斯才能藉由聲音判斷遠近和方向,可是除了鐵架,除了艾汀的腳很沉以外,就是伊格尼斯在擔憂現在沒有戒指的力量,有誰能阻止得了如果艾汀就在這裡開殺?


『不!就算是這樣....』
伊格尼斯想起了那個最後營火的畫面,設法掙脫了鐵架和艾汀的腳,一瞬閃到塔爾柯特旁邊,想要再次護著他逃。

「原來如此,是那份決心讓你特殊。
當時如此,現在也是。
難怪她叫我不要殺你。」
伊格尼斯雖然不清楚艾汀說的是誰,可是隱約知道他講的是露娜(極端不可能的推論,但是就是直覺認為是),艾汀沒有要解釋,對著伊格尼斯放出火焰,
「那就讓你再燃燒一次吧!」

對元素魔法也很熟悉的伊格尼斯知道這個如果燒開範圍會很大,那麼不只是塔爾柯特,還有其他人也會遭殃,情急之下,選擇把元素的力量吸到身上來,結果當然很慘烈,(我真的沒有要聽媽咪慘叫對不起QAQ),
類似於雙手燃著火焰,伊媽想藉由雙劍把力量往下送(入地),可還是痛得不行。

這時因為偽裝解除,加上格拉迪歐不管3721的突破封鎖,大夢初醒的眾人終於在暴風中跑到原先帳棚的地方,對著真正該攻擊的敵人。

「喔?算是有點誠意的歡迎,不過、看不上眼也是事實。」

聽到那淒厲的慘叫、看到伊格尼斯的樣子,與水都那時的IF惡夢如出一轍,內心惡寒又憤怒的格拉迪歐,對著這唯一的出口揮劍就砍,其他人也跟著攻擊。
艾汀不以為意,挑釁著說
「我之前已吃過你最憤怒的一擊了,如你所見一點用都沒有,現在的你又有何不同?」

格拉迪歐「那我就攻擊到有用為止!!」
(真的是寫到這一行才突然回話的,格爸你太帥了)

像是被這句話逗到,艾汀真的陪他(和其他人)玩了幾招,又像是覺得無趣之後,瞬間出大招,對所有人進行嗩喉攻擊(就是最終戰讓三人倒下的那招)。

其他所有人幾乎同時應聲而倒,剩下還在努力把魔力往下送卸開力道的伊媽(沒有被二度攻擊),還有奮力掙扎不倒下,以劍插地半跪著撐住的格爸。
格爸搶問伊媽還沒機會問的事情,「你、到底、來這裡、目的是?」

「當然是為了水晶~」
這時帝國的運輸艇迫近,一群魔導兵跳下,在水晶周圍準備再度進行運輸。
「感謝你們這麼努力幫我省一趟路,我這就當當好人,幫你們運回王都吧~」

「什麼?!」
聽起來很不可置信,那個也一樣使骸橫行的王都?運回去??

「就是布置舞台嘛!
等你們那個無用之王回來的時候,我也想在最前排的位置歡迎啊~」
(結果你買錯場了www 我懂你很生氣XDDDD)

身為王之盾對於那個畫面的恐懼與憤怒促使格拉迪歐不顧一切揮劍砍去,沒料到他還有這等程度的速度和力道,的確是閃得驚險,雖然其實不閃也不會怎樣。
「果然大個子劑量就是要下重一點,下次會記得。」
手一揮又是嗩喉招,格爸硬生生地吃下來,但仍選擇前進。


幾經拖延下,水晶已經被運上飛空艇了,艾汀也沒有想要陪著玩的意思,解除暴風狀態(不然起飛會有困難),踏上飛空艇後突然、像是好心地提醒還想追上來的格拉迪歐,注意周圍的聲音。
「不知不覺已經是這個時候了,
沒有照明、沒有水晶庇佑的地方會很危險的,你的那些伙伴們會怎樣呢?」

這一提醒讓格爸驚覺不回頭不行,除了他以外沒有人可以保護那些完全無防備的人,更何況不知道艾汀的魔法到底對他們造成什麼影響。

在憤恨之下,格爸隨手把劍當飛鏢一樣的拋出去,已經起飛的艾汀拿下帽子對他致意,門關上,格爸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伊格尼斯身邊,這時他已經因為魔力用盡倒下昏迷,確認還有呼吸心跳之後,趕快拖往已經自動啟動的大型照明設備的範圍內(在範圍內就不會被使骸攻擊),接著就是一邊打使骸,一邊不顧自己努力把周圍倒下的人都拖進範圍。



「救一個是一個」
大概持續了一兩個小時,這才終於有人醒來,格爸要求他去照護所有需要療傷的人(因為他不見得及時救得到全部),他會繼續在範圍外守護大家,而這人的OS是「你看起來就是現場最需要救治的人」XDD

好不容易醒著的人開始多了一點,格爸召集他們之中懂電路修理的人,他會開路去另一個先前被破壞的照明設備那邊,如果能修好,就能讓眾人更安全一些。就這樣趕在這晚的BOSS(苦笑)那隻兇暴惡獸跑出來之前修好第二座,格爸和一些能戰鬥的人協力防護發電機、照明設備,就這樣戰到了幾乎天明。(20-05)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