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8

 

繼續*3.大戰設定


確認天明之後沒使骸後,眾人才終於能鬆一口氣。
靠著廢墟牆邊喘著休息的格爸覺得眼前很模糊,知道旁邊有人問什麼,可是聽不清楚是什麼,然後突然聽到有人很清楚的問,
「王之盾的職責怎辦?」

如果就在這裡倒下,你該保護的王怎辦?

「幫我跟親爹說對不起...」
內心挫敗感太重,幾乎像是臨終念頭般的,格拉迪歐回答了這句,然後因傷勢太重倒下。

總結來說除了那些小爪痕以外,主要的大出血點大概就是為了要拖人回光明下而不得不以自己身體為盾保護人造成的傷,還有BOSS的大肉球(X)旁的爪爪抓傷的右側腹的傷,是個不亞於當年看不見事件時的慘狀,只是現在也沒有王都等級的醫療,天亮之後,能夠移動的人已經部分搭車前往錘頭鯊,那邊也接到消息準備派人支援搬運的問題。

伊媽在大概快中午的時候才轉醒,第一件事就是問格拉迪歐,因為在他的最後認知裡,他不顧一切去追艾汀了。
不願意第一批離開的塔爾柯特(至於為什麼伊媽不是第一批我再想想)說「聽說因為整晚作戰所以現在在休息」
這當然是小孩子版本,大人不會說太恐怖的。
伊媽本身的傷算輕微,燒傷倒也還好,會用元素之力的人多少也會有抗性。
他聽這個說法直覺不對,他要塔爾柯特等等就跟著沒事的人去錘頭鯊,然後請別人帶他去"看"格拉迪歐。

塔爾柯特這時也好像發現不對了,覺得自己被保護得什麼都沒做到也什麼都不知道,決定自告奮勇說要帶伊格尼斯去看。當時格爸已被初步包紮+縫合傷口了,可現場急救材料到格爸自己倒下的時候也不足了(先給其他人用了),所以看起來特別糟糕。
塔爾柯特沒看過這個樣子的傷勢,除了知道格爸還在呼吸以外不知道要怎麼回報伊格尼斯這個「狀況」,以及是否該粉飾太平讓伊格尼斯安心還是該據實以報(可是怎報?)。
從感覺裡知道塔爾柯特嚇到了,就明白自己直覺沒錯,格拉迪歐肯定又像是以前那樣把自己弄得一團糟了。
這時一位當時把格拉迪歐扛回來的獎金獵人過來,解釋說因為傷口出血還沒完全止住所以不敢移動他,預計等錘頭鯊那邊派的醫生過來再看怎辦,現在只能這樣,然後,
「他倒下前,最後說的是"幫我跟親爹說對不起"。
抱歉我不知道那是誰,只能這樣轉告。」

這位獎金獵人依著在野外的規則,將認為像是遺言的話語交代給像是親屬或朋友的人,知道他們有這樣的習慣的伊格尼斯此刻認知到情況有多糟。

伊格尼斯大概能懂格拉迪歐為什麼會那麼說。
他如果在這裡,不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王而倒下,就辜負了身為王之盾的職責了。

所以他想要向克雷拉斯親爹道歉,那是、臨終念頭。

雖然有著神諭,也因為如此認定那個不知道幾年後的營火畫面會成真,他和格拉迪歐還有普羅恩普特都在諾克特身邊,可是現在這個事件的確動搖了他。

他的確沒有想過有可能會失去格拉迪歐。

在這份擔憂化為胃痛中,因為從據點撤退的事情也需要伊格尼斯指揮,很多事情需要他決定,他只能請現場負責看護的獵人如果格拉迪歐的狀況改變立刻找他。
伊格尼斯很努力的理清頭緒:艾汀來搶水晶的,動向不明(只有格爸有可能知道),現在也管不著。據點失去了這個庇佑就只能捨棄,必須將附近發現過新使骸出現的地點封印,然後離開。
在小普衝過來支援之後,伊格尼斯終於能輕鬆一點,他要小普去看看格爸然後等達斯汀忙完一個段落後讓帶著塔爾柯特離開。
小普自己看到格拉迪歐的狀況後也被嚇到,但是努力振作起來,為顯然有多重心理陰影的塔爾柯特打氣,塔爾柯特是聯想到當時加列德爺爺被砍的慘狀,對於大出血之後的停止呼吸很有陰影。

格爸大概是在小普離開(去做事)沒多久就醒來,因為他一直夢到自己還在對戰艾汀,不管怎麼攻擊都徒勞,而他還越走越遠,這種等級的惡夢讓他幾乎是掙扎著醒來。
發現全身都痛,頭尤其,然後躺著動彈不得,不像是夢裡儘管痛還能隨意前進,錯亂的狀況下差點滾下床,這才被注意到的看護獵人阻止,格爸勉強接上自己被醫療的認知,連忙詢問伊格尼斯的狀況,對方回答他在忙著遷移據點的事情,也請格爸不要亂動,他會去通知伊格尼斯。
格爸就努力撐住身體勉強坐起來等(乖巧)

估計格爸要看到,抱到伊格尼斯才能真正安心,可能是在伊媽半跪下來的時候被抱住(伊媽感受到他想要抱人但是又站不起來的意圖所以主動向前讓他抱,讓他的頭靠上肩膀),格爸聲音撒啞地說,「抱歉,我沒能阻止他......他說、要把水晶送回王都,信口開河的傢伙...」

想起那個"遺言",伊媽知道他很自責水晶(=諾克特?)被搶走,決定安慰他,
『沒事,你昨晚救回很多人,這是更重要的。
之後不管水晶在哪,我們一起搶回來就好。』

大概是沒想到會被這樣安慰,也很高興伊格尼斯沒事,
說著「好、一起......」,就靠在伊媽身上昏睡過去。

伊格尼斯會被嚇到,趕緊摸脖子確認他只是又睡著之後讓他躺回原位,能夠說到話某種程度也被安撫到。
在繼續忙撤退之後,小普表示剩下的工作他可以全權擔下,說服伊格尼斯稍晚和格拉迪歐一起運回錘頭鯊的車廠暫時休養。

之後大概給格爸兩天的思考,再重回那個IF線 BAD END夢境
接續先前說的設定,然後醒來時和也經過沉澱思考後的伊媽,一起做生死討論問題。

這個事件我一開始其實是為了伊媽在設想的(我一直希望伊媽能夠再跟艾汀有一次對手戲,但是格爸很難控制,他一直想要揍艾汀,先前的憤怒片段就是這樣寫出來的),然而歷經艾汀中之人的過世,還有格爸自己也說想要打艾汀一頓的提案,綜合了幾下大概弄成這樣。

意外的是格爸為什麼總是可以更帥我不懂我真心不懂 伊媽的母性也因為塔爾柯特再次發揮出來,我覺得艾汀弄懂的時候自己蠻高興的(O)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