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水都戰

第十二夜

8.伊媽的水都戰說詞的部分


A8.有點不願意來寫這個但是還是得來(胃痛)


伊格尼斯在第十章火車上面對諾克特的說詞是,他最後看到宰相的飛船往奇怪的方向,之後就不知道。
說詞異常模糊也說起來異常沒有自信(我每次聽都超級佩服宮野可以把說謊的不安心情揣摩得這麼細緻),
我一直認為伊格尼斯是就算說謊你也不會察覺的類型,而這邊他表現得像是"沒有準備好",我認為是伊格尼斯本身都還在心情混亂中的關係。

以諾克特角度就是他可能在愧疚自己沒有盡到責任,但對所有知情者就是看著自己本身也在很不安的伊格尼斯對於要說謊的更不安。
伊格尼斯不可能遲到這時才決定說詞,我想他應該在對格拉迪歐說出實情的時候就要求他不要跟任何人說,

格"諾克特那邊怎辦?"
伊"我會想一個更周全的說法。"

我想小普應該不夠膽去問伊媽從分開以後發生什麼事,從他的角度他知道伊媽當時身邊只有諾克特,還有證實無辜的瑞布斯哥哥(格爸說兇手不是他)。
他可以側面問格爸,但是格爸也不會講。

(主線動畫中有的)伊媽當下是對諾克特道歉 (我還是沒能弄懂他為什麼道歉),
格爸聽到了,充滿困惑,然後收起戒指。
他看到了伊格尼斯雙眼燒傷,對於成因他知道並不是已知的帝國兵器造成的。
在追問"你剛剛是跟誰打?"的時候,伊媽說不是瑞布斯,然後要格爸小心艾汀之後昏過去,格爸真心快要被嚇死了。
他們艾米提亞家的死亡教育不包括伴侶(而是家人),但應該是格爸從來沒有想過(O)。

格爸嚇得先確認伊媽還是有呼吸心跳趕快抱起來找醫生,要小普扛著王子先找掩護(四周依舊有帝國兵),然後找到可能有醫生或醫療資源的地方(例如可能之前路過的市民撤退休息點),先進行初步救治(畢竟其他傷勢也很重)
他們三人好歹也是負責疏散的人員,亞爾柯德官方不會不給他們面子,伊媽之前借用船隻的時候,那個憲兵長官就很友善也很好心"希望你跟你的王都能平安無事"。
再來才是DLC ED中看到的,找到可以休息的地方進行進一步的救治,格爸應該會打開治療劑庫存,想都不想的全部用在伊媽身上(O)(有啦有塞給小普幾瓶叫他自己用順道看看王子需不需要)。
這麼說格爸自己如果是皮肉傷他就會自己適用外界的治療方式了(O)

唔唔我感受到格爸的胃痛了,不解、憤怒、恐懼......
然後還有排山倒海而來,需要大量腦力和體力支援的責任及善後。
加油格爸!

我還沒有正式看到伊媽第一次說實話的片段(第十夜),只知道第十二夜那次的實話他是被格爸摟在懷裡時說的。
剛又問了一次,格爸又慢慢的,溫柔的吹起了伊媽,說從認識以來他就知道伊格尼斯的強大,不僅是戰鬥力,更是意志力,能夠像是沒有極限一樣的展現出來。
格爸說逞強過頭的伊格尼斯讓他害怕,說他知道能夠讓伊格尼斯這麼拼命絕對是為了保護王子不受什麼強大的敵人傷害,說他想過之後認為除了艾汀以外沒有其他人了。
他說他知道戒指的事情,王都陷落當時有人看到第一障壁啟動,而王之劍某個成員可以跟祂們並肩戰鬥,這股力量絕非偶然,都是拜戒指之賜。

「歷史上用過戒指的人下場都不是很好,」
請人調查過了,調查報告看得胃痛,我都不知道文字有這種力量。
「告訴我,你的眼睛,是為了獲取力量的代價嗎?」

『......他當時,把刀子架在諾克特脖子上,卻沒有注意到就掉在我眼前的戒指,
他問我要不要現在就跟著我的王一起死,我再不出手就沒有機會了。』

想起那一幕的時候還是會呼吸抽緊,瑞布斯努力甩出的一刀補救了自己的瞬間遲疑,那種機會不會再有。

『接受路希斯諸王審判的時候,我只要求能獲得救諾克特的力量,為此不惜一切代價。
但我拚盡全力也只能一時打退他,而不能替諾克特除掉......』


「你,果然是會在危急時刻亂來一通的傢伙啊~」
疼惜地抱著吻著,是事過境遷的僥倖和、感激,

「我相信你在抵達祭壇之前經歷了我難以想像的激鬥,也許你還跟那個瑞布斯交手過 - 我不覺得他會是看到妹妹為了救王子而殞命還能為了大局冷靜到不對諾克特砍兩刀的人 - 但你說你面對的敵人不是他,而是我們之前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瑞布斯那麼強大的人卻願意聽命於他的艾汀。
你單槍匹馬做到了我們或其他人一輩子難以企及的事情,今天諾克特能活著、甚至無傷都是拜你之賜,所以請你、不要自責了。」

我覺得格爸繞過要伊媽自己說,而是代替他來說出推測這一點好棒QAQ

我家格爸真的好暖嗚嗚,你做到了跟親爹一樣的暖!!

 


 

9.諸王審判


A9.終於爬完13的諾克特路線我可以來寫這個了,王家的血脈戴上戒指不會遭受審判可直接使用(老天鵝啊真好用)。
如果比對同樣戴上戒指但是活下來的瑞布斯哥哥(唯一看得出有被審判的但不知內容的),還有尼克斯的場合(唯一實際上有被審判實況但是沒有存活的),戴上戒指瞬間時間是被暫停的,諸王會全體降臨審視,瑞布斯哥哥是直接開口發言,也感覺得出諸王的高傲。

尼克斯就是因為覺得這是一群沒看清楚狀況的死老傢伙所以憤怒,我也覺得他們沒有弄懂自己(戒指)的狀況,在那個場合不擺平德拉特將軍還有超巨型使骸的話,沒有任何人有未來(因為諾克特拿不到戒指,神巫無法活著逃出)。
然而在尼克斯的場合,諸王給的選擇有點微妙,他問尼克斯要獻祭的是哪一個,是他自己的生命還是旁邊神巫露娜的生命(應該是考量過該人願意獻祭的可能性? 不然對方如果不願意可以強制的話就直接獻祭德拉特就好了啊XD)
原來在有他人的情況下可以做這種選擇,我覺得歷史上大概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場合,如果有機會描寫的話會很有趣。

回到媽咪的場合,伊格尼斯看見諸王降臨,想都不想立即請求諸王協助、借給他力量,他必須要在此阻止艾汀殺死遴選之王。
雷吉斯爸爸會開口說他認識這位勇敢的年青人,認為他說的話具備審視的價值,其他諸王會讚賞他的勇氣,但因為他依舊不是王族血脈,他必須付出沉重的代價。
伊格尼斯表示沒有關係,他會為了諾克特的未來不惜一切代價。
諸王表示同意,拿走了伊格尼斯最重要的雙眼(痛)

 


諸王:  如果不夠力還可以拿東西來繼續借貸,這裡永遠會開門~~~(夠!

 



每次聽伊格尼斯慘叫都覺得心碎一地........


還好格爸沒有聽見.....



格爸: 對!!!我本來沒有聽見!!!

可是你讓我看了IF路線了還是BAD END!!!! 我很生氣!!!!
啊嘛反正我補回來了哼哼哼哼你到時就給我好好寫!!!!

 

我:啊 森77的格爸好可愛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