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1

剛剛開了,試著用照片到處跑的任務來測試小普...


疑似恢復正常,那個總是拍不到重點的他 好吧算了他15張拍滿我就算了
可是啊小普,你可以不要同一個角度的宿舍格爸給我用不同遠近不同濾鏡拍三次嗎?我說了多少次!!!!!

給我S級的你的角度的宿舍媽咪!!!! 給我一級棒的宿舍媽咪我才原諒你!!

 


打完三人的任務了,照片問題先不管,柯爾的回憶有BUG啊

而且第一次我完全會意錯誤(炸飛)
柯爾的原話是,「聽說突然臨盆,我趕緊載著陛下一路飛車趕往醫院,結果因為開太快,雖然及時抵達醫院,雷格里亞也面目全非,我跟陛下都被希德狠狠地痛罵了一頓。
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陛下幸福的臉,還有希德憤怒的表情。」

這段話我第一次看會以為諾克特是陛下生的(因為人在外所以是柯爾送產的(X))(就說我腦內這裡是個男人生子的世界)

後來稍微調整是柯爾送雷吉斯爸爸去醫院看他老婆生小孩(OOOOO)
可是BUG出在希德上面,我記得希德自己說他跟雷吉斯N久不見,也N久沒去王都,那麼柯爾是怎麼樣看到希德憤怒的臉呢??(這個世界並沒有視訊通話)

要打最終戰了可是接近吃飯時間,為了不讓被打斷只好請艾汀晾乾再等我三小時XDD
他等了七百多年了不缺這個啊(X)

先來說一下打地獄犬的時候明明沒有很危急,看到能召喚我也就順手召喚了,想說之前打惡精靈時也是莫名能召喚風神XDD
沒想到是召喚到濕婆媽媽啊!!!而且動畫超好笑,諾克特被凍到全身發抖臉色發青的站在怡然自得的濕婆媽媽旁邊XDDDD



哭回來了
NYからのたまご/草左 on Twitter


這次感覺應該沒有那麼痛,忘記從哪裡就開始...好像是剛打完艾汀,我就嗚哇啊啊啊的開始哭
這次王座那邊感覺沒有那麼久了,但還是一路哭著、唱著,冷靜一下,然後繼續哭

應該截了很多圖,但不確定有沒有截到想要的瞬間。
最後的ED,這次力行只留爸媽照果然有用(喂喂)整個就是爸媽回憶錄(O)
好些神照,包括爸媽牽手或跳舞的都入選了,超感動(高唱stand by me)


現在進入CH15.............
所有任務和地點資料重置(抖)

先不管CH15了(緩慢回神)
過來寫一些14的筆記,所以順序是,打完地獄犬,等五神滅屏障,進去打火神,打完進大樓打三王,打艾汀。
(一般來說不大照相的話大概需要四小時)


打艾汀結束的時候,兩人又回到底下門前廣場。
但是下一個鏡頭就是四人也都在廣場,我想艾汀力量消退的時候,上面三個人就開始醒了。
伊媽醒得比較早,他的第一個反應是叫格爸,格爸向來在面對混亂或其他負面屬性時反應慢,所以比較慢才被叫起來,伊媽是尋著他的手握過去的,這點主動我很喜歡。
身為第一個醒的卻什麼都看不見,肯定特別慌,是握到格爸的手才安定的,畢竟剛才都以為自己死掉了。
伊媽承認說他慌是因為已經習慣去找格爸的氣息卻第一時間找不到(明明知道他應該就在旁邊),這點好棒。

大概猜到諾克特要打艾汀就一定在外面、在下面打,等伊媽格爸閃完小普之後三人匆忙趕下去,對諾克特來說也是好事,因為再來他要做的事情,必然得清場。
伊媽問「我們只能陪你到這裡嗎?」就是證據
(我大概就是在這時候開始哭的)

然後後頭像是為了呼應眾人心情般的,出現大批使骸,率先轉身的格爸,還有一臉覺悟的伊媽大概也都心裡想著「應該活不過去」了吧

最後面像是開放結局(?)我以往會認為所謂的「開放結局」都是假的,他們大概都活不了了的那種,是作者不忍心自己說一錘定死才弄所謂的開放(但還是死的),但是這次,我知道我內心期望伊媽格爸活(小普大概順道(O))

然後,是這次看才終於聯想到,艾汀當時說「所以你最後的選擇是這把」,如果我沒看錯,那是爸爸劍,諾克特的唯一選擇。
也是這次才終於把一切都連起來,前傳和本傳,當尼克斯接受諸王審判的時候,雷吉斯爸爸有講話,所以他也是13王之一,這個的意義我到了這一輪的剛剛那一刻才全部串起來。


路希斯歷代國王那麼多,幻影武器卻只有13把(含爸爸劍)我想是因為只有特別有功績的國王才能入選,所以這雖是殊榮,到了最後卻很殘忍。
因為這意味著最後,在王座上,雷吉斯爸爸也得加入殺掉諾克特的行列。

然後我也才終於懂,為什麼諾克特那時要安慰老爸,要再三保證「老爸,再來就交給我吧!」,第十三把武器就是雷吉斯爸爸用自己的劍把諾克特戳死在王座上。
過去我都是以伊格尼斯的角度,媽媽的角度在看這一段。
今天我才理解到,這裡真正的家長雷吉斯爸爸的苦處。


當初DLC內露娜過世的時候,我很在意崩潰的瑞布斯哥哥抱著的妹妹屍體怎麼這麼快就消失(順道罵一下那詐欺過頭的DLC封面嗚嗚嗚嗚看一次痛一次)
我一直在想至少妹妹的屍體可以讓哥哥抱著一下安慰一下(X)
可是他消失了(默)


這個世界的人的屍體不應該會自動消失的,又不是使骸直接化為黑暗粒子。
我只能當作是神巫,血統不一樣所以。


那麼問題,或者說,對於生存者最困難的畫面就來了。
收屍,誰要來?
我怎麼想應該都........我覺得格爸沒有辦法跟伊媽描述眼前的景象,精神上的沒有辦法。這十年來都是他努力當伊媽的雙眼的,但是他沒有辦法說。
小普現在好像蹲到旁邊去哭了。

我的想法是,在諾克特終於跨界到那個等待之地去毀滅艾汀的時候,諾克特的「希望」把他的戰友,雷吉斯爸爸和露娜太太大人都帶到了身邊,某種程度我會希望實際上沒有掛掉的那三位小伙伴,一瞬間也看到了他們與他們的王,並肩對艾汀作戰,我自己希望設定成,那一瞬間,伊媽「看得見」,他看得見自己、旁邊站著的伙伴,也看著諾克特最後奮戰的姿態。
然後在達成任務之後,精神連結消失,彷彿從等待之地被打回人間的三位發現周遭的使骸都自動瓦解,黑色粒子的濃度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散去

奮戰了不知道幾晝夜的三人停下來喘息,還沒有調適過來的伊媽催促眾人再回到上面去看。
他是最想要知道、到底那個未來有沒有被改變的人。
而到了王者之廳,遠遠的看到逐漸被十年來第一道日光照射的王座上的景象,格爸沒有辦法說話,甚至很難前進,握著伊媽的手不自覺地用力了起來。。
王者之廳相當安靜,所以伊媽也明白了。

但我想最後還是格爸先動手的,然後伊媽幫忙,儘管他什麼都看不到,最後是小普。
我覺得既然我要處理「喪子之痛」,我就要讓他們處理到底。
最後留下來的幻影武器也只有爸爸劍吧?

這兩天我截圖和收圖大概將近一千張(汗)
希望這樣的取材量是夠的,我的精神強度讓我很不願意看最後的影片確認。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