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XV
#我知道我的口味清奇
#CP論
#我每天都以為我沒有東西可以寫了
七串問題三用(這實在是太恐怖了我竟然現在還有問題


0420

Q16.從M.E.756之後的時間線

A16.

合理懷疑從ME.756 的5月16日 王都陷落日開始,到故事13章諾克特消失在水晶中,是至少過了一年。
證據是13章諾克特路線才能收到的兩張研究報告,
研究員手記 5月16日
研究員手記 6月28日
兩張都提到帝都陷落的慘狀,不可能是M.E.756簽約同年同日就陷落,至少得是一年。


然後我作了自家用時間表

FFXV timeline.xlsx


之後會慢慢把寫文的條目列上去

再來要推導出水都戰大約是幾月
以及真正有明確時間線的水都戰後的時間分配
因為13章的時間點應該已經至少是ME757 七月後半(才能有6/28的研究員手記)

我因為是格爸本命所以寫起東西來是格爸為主,伊媽相對我發揮不出來(? 也因為本傳的他實在太尊)
我也想要看到自家帥氣的伊媽結果最後帥的總是格爸XDD
之前也哀號過我寫不出帥氣伊媽(所以迪亞爾和亞卻蘭才會降臨),而我家格爸只要不帥(?)就會傻萌得可愛這點也實在是...(溺愛)

可是追根究底的想,我是想要更多面向的伊媽沒錯,比起看到完美的伊媽(那個看原作就好了),我更想看到他在達成完美之前是什麼樣子,他在不是完美狀況的時候是怎樣,還有他的情緒波動。
我的確沒有把處理伊媽的情緒放在要處理的課題裡(例如我就很明確的指出我要處理格爸的怒和悲,事件也大多圍繞著格爸進行),而多像是他會應對著周圍的人的情緒而有了自己的表現。
我自己的解釋是除了伊媽受到的教育就是把情緒隱藏起來以外,有很多他其實不知道怎麼處理,那些與人深交之後才會有的情緒。

伊格尼斯的行事作風是不會樹敵的(有的都是別人忌妒來的(O)),但跟所有人保持距離(職業習慣,一開始只有對諾克特和雷吉斯爸爸沒有)的結果是他沒有同齡好友,也因為他太快長大而無法有同齡好友,其他長輩則都當他孩子來看待(因為他也的確是孩子)。
這情況一直到同樣是超齡成長卻能夠輕易跟任何人打成一片的格拉迪歐出現才有所改變,我想伊媽在得知這傢伙竟然只大自己一歲的時候有點驚訝(笑)


(例如說,被別人慶生的場合)
「抱歉,我以為你已經成年。」
「別說了啊~我這張臉去買酒都不會被問年齡的,說得我都想真的去買了。」

也許是這樣才能一下子拉近距離吧(笑) 年齡相近 & 同樣都得快速長大 & 都要負責養同一個死小鬼(O)
當格爸聽伊媽說的狀況/難題然後說「啊~~我懂」的時候,是真的懂,格爸對伊媽一直都很誠實。
對伊媽來說,格爸是真正的理解者,這讓他有別於其他所有人,那些對他有所期待有所需求的人。

我在本傳的時候,常常會注意到"雖然是說給所有人聽的,但是真正用意是希望對方回話"的話
在那些格爸或伊媽開口也只有彼此會回的場合裡,他們對話的層次與和王子或小普單獨(或他們彼此)對話時都是不一樣的。

儘管可能看不出來,我自覺我在寫格爸或伊媽的動作或他們要做的事情的時候,都是對對方儘量不干涉的心態,而那些特別在意的部分就會成為我想探討的點。
例如CP腦的我最初在處理刺青的時候,我就問過伊媽到底在意不在意(雖然木已成舟)。
結果是伊媽不在意刺青(格爸要怎麼處理自己的身體基本上他不會干涉)但是很在意疤痕的位置(理由也給得很好)。

在水都的時候我也跟格爸討論很多次,他要對伊媽的限制做到什麼程度。
格爸表示他也非常想要相信伊媽能夠自己處理好(在有限資訊下,從不知道真相到知道),也可以忍受在一定限度內亂搞(因為他自己也會亂搞也曾亂搞過而被伊媽罵過),可是超過了限度他就絕對不容忍,就算當下會把關係搞糟也要阻止。

也許是格爸自覺,自己對伊媽是唯一有可能站出來阻止的人。
所以在第十章他很明確的表示自己的立場,我一直覺得他很勇敢,而伊媽當下給予的"放棄宣言"也是對格爸的擔憂一個最好的回應,這一點其他人聽不出來,CP腦的我簡直是糖分滿滿(O)

 


 

 

 


【心得】FFXV人物劇情介紹+心得~十年後依然持續的旅途~(大雷 @FF 最終幻想 系列(太空戰士) 哈...

 


嗯? 這邊有解釋一些我不知道也沒看到的事情

"P.S.在V13時期ルシス王国是個信仰死神的國家
所以跟王家相關的事物才會大多數是黑色的
例如:警備隊制服、王家徽章上的骷髏......等"
↑好喔感謝那我直接不糾結了

(Gladiolus Amicitia拉丁語中意思分別為劍/友情)
(Ignis Scientia拉丁語中意思分別為熱情、炎/知識)
(Clarus Amicitia拉丁語中意思分別為傑出的/友情)
(Regis Lucis Caelum拉丁語中意思分別為王/光/空)
(Noctis Lucis Caelum拉丁語中意思分別為夜/光/空)
(Prompto Argentum拉丁語中意思分別為分佈、準備/銀)
(Cor Leonis拉丁語中意思分別為心/獅子)
(Iris Amicitia拉丁語中意思分別為鳶尾花/友情,另外Iris起源於希臘語意為彩虹)

(Lunafreya Nox Fleuret拉丁語中意思分別為月/夜/花劍
另外freya是北歐神話中代表愛、戰爭與魔法的女武神)
(Ravus Nox Fleuret拉丁語中意思分別為灰色/夜/花劍
自此已經有3位男性角色的名字中有"夜"的意思)
(Gentiana拉丁語中意思為龍膽花,有趣的是和本篇中的"吉爾花"非常相似)

 

 

 

太空戰士15 (Final Fantasy XV) 全怪物圖鑒及介紹 | 娛樂計程車


怪物圖鑑好像只有這位做得最好

 


 

Q1在這: [FFXV] 作戰情資集結所 - 個人私設 01

 

A1.來搞這個手機問題
王都警衛隊的手機/公務機是特別分發的 - 資訊來自遊戲內的道具說明
因為是軍用所以等級和公用都強大,強度大約是NOKIA但不是3310 (但藍芽廠商可能是SONY(XXX))
水都戰後,推測手機剩下三個: 伊媽的在戰鬥中毀損(畢竟艾汀神級),之後再也沒有他講電話的畫面(但是他會接或打電話,CH12火車片段,他打電話給小普,以及接王子電話)。
小普的手機推測在被推下火車之後就沒了(遲遲不肯打DLC的我XDD),不然應該就可以報平安。
也就是在CH13後半,真正有手機的剩下王子和格爸,但因為電波干擾他們在CH13無法通話,他們甚至沒有在畫面上想起來要打電話。

我其實有點忘記我一開始為什麼要提手機問題,因為後來去王都拍照看到的確市面上有一般手機的廣告(不是限定的奢侈品),也因為後來沒有碰到一般王都市民,我解釋為"王都陷落之後只有軍用等級的基地台還能夠運作/國王騎士的伺服器是軍用所以沒有關服"
然後開頭也有個問題,就是為什麼希德妮可以打電話給王子的手機,直接解釋就是一般市話打給手機的概念。
我記得王子接完柯爾的電話之後,所有人都是在打電話/看電話狀態。
就來設定格爸打完妹妹的私人手機沒有人接之後,轉打的是親爹身邊親近的部下(不是莫妮卡或達斯汀)的電話,也都沒有人接,事後證實都已殉職。
雖然看到報紙都第一時間直接接受親爹已經陣亡的事實,還是想要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在山坡上眺望的時間最多半小時,按照王子的移動路線,應該是直接到據點去聽取莫妮卡的報告。
我覺得這段時間伊媽的心理準備最多(他最先看到新聞,而且為了求證全網/全報紙搜了一整圈),但在情感上比較抽離,也很冷靜的配合其他人。
我家伊媽是相對之下比較擔心格拉迪歐的狀況(他失去最多,而且當下也不知道妹妹是否存活),還好艾米提亞家的死亡教育做得很紮實,格拉迪歐的情緒控制得很好。
格爸得知妹妹存活之後心情是好一點,然後就是跟將軍的共同活動,也正視當雷吉斯王過世,諾克特自己的能力必須直接接受考驗,從而調整心情:先協助諾克特獲得"力量"。

在諾克特拿到第一把幻影劍也被告知被需找到力量之後,我想第一晚,例如說大家還在看報紙等更多報導的時候,有個空檔讓藉口去聯絡人的格拉迪歐出去看星星一下。
這時候的伊莉絲還在流亡的途中(尚未決定要到雷斯塔倫),我想格爸拿得到達斯汀的手機號碼,這時肯定就能跟妹妹說到話,除了確認安危,就是想知道最後有沒有親爹的訊息。
家人的相互安慰是必要的,格爸是不會要求不哭,而是要妹妹哭完之後記得要堅強起來。

他自己則是跟達斯汀講話完確認一些對各地現狀(所見所聞)、對王之後的旅行路線規畫的情報後掛了電話,沉默發呆了一陣才發現伊格尼斯跟著他出來在旁陪伴。

伊格尼斯靜靜地聽格拉迪歐講完那些資訊之後,追加問他要不要留他靜一靜(他自己也不確定是不是該離開,雖然是帶了兩罐啤酒過來)
格拉迪歐表示歉意,一直都沉浸在自己家的事務裡沒有慰問伊格尼斯自己的狀況,畢竟都是生長在王都裡,肯定也認識了很多人。
伊格尼斯坦承他並不擅長處理這些情緒,正確來說他不清楚怎麼處理,所以至今還是一種抽離感。
格拉迪歐表示理解,拿起啤酒幫開,遞給伊格尼斯,說如果不知道怎麼辦,就從第一個開始吧。

"敬雷吉斯陛下 感謝他為了子民所做的一切努力"
格拉迪歐找的對象是認為伊格尼斯最尊敬也理論上最親暱的人
(因為他看得到雷吉斯爸爸對伊格尼斯的"影響",即便伊格尼斯可能本人不自知)

"啊嗯....也敬克雷拉斯宰相,感謝他為了路希斯的付出。"
伊格尼斯聲音有點不穩,是少見的情緒波動。

兩人默默的喝酒看星星.........
其實默默地淚流滿面的格拉迪歐被一陣風吹得打了噴嚏,伊格尼斯掏出手帕給他。

"到了花粉症的過敏季節呢..."
"啊~是過敏哪~~很、 嚴重的..."
然後哭得更大聲(O)

過敏梗是之前跟阿心討論出來的(關於格爸體質因為中毒事件改變成為四個人中唯一會打噴嚏的)
我當下第一想用的場合就是用過敏來掩飾悲傷之類的,雖然我內心也覺得格爸的情緒可以不用收(合理性而言)
但我也可以理解他是為了要讓諾克特只想到他的責任所以要進行掩飾,如果單以本傳來看,這說法是行得通的。

從王都逃亡出來的民眾由柯爾將軍做疏散安排,那麼從他們那邊獲得資訊也是很重要的,不過本傳和前傳都沒有說他們逃到哪裡去,也疑似四散而沒有難民營之類的成立。
柯爾不只是進行初步疏散,他還同時肩負了給王子找遺跡的工作,要說有個事情忙不過來的人,柯爾絕對是。
就先設定他聯絡了路希斯的地方首長請求協助疏散安置各難民(這個地方首長機制不存在於遊戲本體,但是按照常識應該是要有的),除此之外獵人協會也有協助,他們人手長年不足也是問題就是了。

這邊就有個詭異的問題需要解決:在得知王都陷落之後,開車回去想看怎麼了的王子一行被車子堵在檢查哨前。
所以除了原本就是王都的人想要去看看王都怎麼了的人以外(原來在外的王都人這麼多? 多到可以堵車?),這個時候應該會產生堵塞的應該是出王都的路,所以那些人去哪裡了呢??

回到我概念裡的都市物流,看看王都的消費水準不可能沒有郊外=王都外的資源支援,所以我傾向於解釋這些人不是王都人,而是跟王都做生意的人,不知道王都出事而按照日常出發了的一定有,所以堵在那裏。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