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1

 



儘管打了可能有七八次,我還是一樣看到片頭聽到音樂就胃痛,聽到媽咪道歉更痛QQ

想起來必須把截圖先上傳


 




原先格爸站在這裡,媽咪真的飛很遠

格爸往回走,小普往下往前追伊媽走


格爸先回頭解決這個平台上面的帝國兵


解決完後在這邊發現帝國對戰水神的策略,想要通知伊媽,被後面兩貨櫃裡跑出來的夸爾攻擊,本來想就地解決,發現那兩隻(後來又跑出兩隻)已經蓄好電,去攻擊簡直送死,一時被逼退,就、從那個高度跳/掉落下水

 





落水的格爸沒有辦法慶幸自己避開了直擊,因為一隻很優雅地落到了下面這裡的木板上,把要上岸的唯一路子給堵住,然後將觸鬚伸進水中

 




想游走也根本來不及(何況水流是正在朝著那隻的方向),直接被電到差點往生,但總算是記得要往不同的方向走,在被電到差點都要放棄的時候摸到了水車,雖然那是金屬的也會被電,但至少可以往上

 




就在這個可以喘口氣的機會從水車上跳到對面,在那邊先解決第一隻夸爾

知道還有一隻要去解決,咬牙忍著痛從很遠的路繞著殺回去(也因為帝國兵正在往那邊)

 



這條路
但是上來的時候發現後面的平台也有帝國兵和機甲,以及冒出來的另外兩隻夸爾

 



 

 





通通都解決了的時候體力只夠爬去休息所了,

 


順道寫紙條

已經修正完上面的時間表
睡前把這串補完讓我愉悅



小普說,有個受他們幫助的小女孩撿到了格爸給伊媽的紙條,送過來,他會拿給,唸給伊格尼斯聽,也會讓伊媽想起來庫存增加的事,
那就當這變相地促成第十三夜(?回頭再看預定)的H吧!

替格爸解套(X)一下
對付使骸、變異猛獸和對付帝國兵是不一樣的,相對於可以打帶跑的小普(他的戰術一直都是這樣),格拉迪歐必須實打實的力求殲滅敵人,所以他看到猛獸類或是使骸他知道他必須打過去,放著只會有後患。
也許他已經考慮到要扛人可能不能戰鬥的問題了。所以他才花了更久的時間到祭壇。

 


格拉迪歐,你現在能原諒自己了嗎?

 

...........嗯,我也知道不能。
但我也盡力了。

 

 


【 最終幻想15 】- PS4(Pro)中文劇情電影 - 第八集 - Final Fantasy XV ...
影片看出演講的時候眾人的影子很斜,推判下午兩點以後
NOCT實際在打的時候是沒有時間的

格爸被市民叫隊長( 笑)
有威嚴的戰鬥員嘛!
很好,繼續說,我聽著呢

豆知識
鱸魚對傷口恢復有作用
難怪醫院底下餐廳都有鱸魚湯
那就是這個了(我要格爸讓伊媽吃這個,刺就都挑開了)
我只是要查他是淡水海水魚(這會決定歐爾提謝的水到底是怎樣),結果他都可以活

 


https://kknews.cc/...
海水能用來沖洗傷口嗎?在傷口上撒鹽這句話科學嗎?

https://kknews.cc/...
傷口撒鹽能殺菌消毒?你真把自己當成一塊醃肉了嗎

危機四伏海洋弧菌-科技大觀園
所以格爸和伊媽真的都.....需要消毒一下(O)

 


簡單說一下過程,開頭是道歉那部分,直接挑三天後黃昏,在開回城區(光亮區)的途中船上睡著的格爸被人用「隊長、隊長!」叫起來了(人太累就連在移動途中都能睡)格爸抱怨著說他不是隊長,他沒有在歐爾提謝支領薪水或頭銜,那個小兵道歉之後繼續叫(笑)小兵表示快要到城區了,這邊還沒有被清掃,格爸稍微活動了筋骨,測試武器收放的速度和反應,「好!還能打下去。」看著亮光區,心想著光不再是安心的象徵這種有點諷刺的事情。


接著簡單描述他從那天之後做了多少事,穿插著戰鬥、短暫休息(重整態勢),還有打給小普的電話,問伊格尼斯的狀況,說會看看今天是不是能早點回去輪班看護,他也知道小普很辛苦(沒有固定時間睡眠)。
小普表示要格爸自己小心就好,他並不辛苦。

結果還是清掃到了半夜兩點,格爸跟人問了時間,覺得很無奈,喘口氣的時候,韋斯卡姆帶著食物過來給格拉迪歐。
「這時間超過老人家活動的時間了吧?」
「不、正因為是老人家所以才是活躍的時刻」


韋斯卡姆說要不是膝蓋和背部受傷之後一直沒辦法作什麼大活動不然應該能多幫一點忙,格爸說現在這樣(帶食物)就已經是很感激了(畢竟沒什麼機會吃到像樣的)。
兩人邊吃邊聊起來,韋斯卡姆突然問格爸,「克雷拉斯後來還是討厭蔬菜濃湯嗎?」
格爸想了想,自家親爹並沒有特別喜歡蔬菜濃湯,偶爾喝到的時候,的確曾經說過「那傢伙做的好吃多了」之類意義不明的話。
告訴韋斯卡姆之後,他笑得很開心,說如果格爸也不討厭的話下次會做給他吃。


「克雷拉斯一直待在雷吉斯陛下身邊呢~」
韋斯卡姆用的是一種混著羨慕和悔恨的口氣,
「真辛苦他了,那時的雷吉斯陛下還沒有後來的穩重,我還記得他常會跟希德因為雷格里亞吵架,或是對我或是克雷拉斯惡作劇。
必須留在這裡的時候,我常回味那段日子。」
格爸想起在開始旅行之前,親爹的確提過這位留在水都擔任聯絡和情報中樞的重要朋友,也提到他的廚藝,「不知道30年了有沒有進步啊~」的笑著的親爹,也是一臉懷念。

韋斯卡姆想起來有一次雷吉斯把他跟克雷拉斯的慣用筆記本對調(是同系週邊)搞得他們倆寫了一半才發現(被雷吉斯笑他們太遲鈍,不過他們在書寫東西的習慣上的確很接近,所以沒發現)後來不得不讓韋斯卡姆留在水都養傷的時候,克雷拉斯把自己的那本筆記本送給韋斯卡姆(自己另外謄了一本新的)說裡面的資訊就當作一份祝福。
「"身為軍職,拿筆的時間卻比拿劍多",是我最初調侃他的話。
他就把那句話寫在筆記本的最後一頁,追註了一句,
"但我兩把劍都會很鋒利。"
所以後來聽到他擔任路希斯宰相的職位,也兼管王都警衛隊,我覺得不愧是克雷拉斯,真的說到做到。」

格拉迪歐聽著不知道的自己親爹的小故事覺得很暖心,韋斯卡姆收走餐具,表示不該打攪年輕人的休息時間,然後希望格拉迪歐不要太自責,格爸有點意外他要說的是這個。
韋斯卡姆說他跟克雷拉斯親爹很像,因為伙伴受傷因為王受傷,把所有人的安危扛在肩上而深感自己失職的這一點,他要格拉迪歐瞭解不管是當年的他們也好,現在的伙伴也好,大家都是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的成熟人,所以他們本身所遭受到的打擊不管是身體或心靈,多少也是有所覺悟才背負起來的。
伊格尼斯的傷勢不是格拉迪歐的責任,那是他的選擇造成的。
他能做的事情很多,但自責不是其中之一。


沒想過會被前輩開導,格拉迪歐的確是一直沉浸在「如果當初能快一點趕到他身邊的話就不會這樣子了」的糟糕心情裡,這一點心情是不能也不會跟任何人說的,特別是又遇到夸爾的時候。
格爸表示感激開導,告別韋斯卡姆,在回歸的船上想起了那天留紙條的心情。(回顧落水、被電到快往生,還有一直被阻撓的憤怒)


今天1500字寫了親爹真偉大XDDD(完全沒料到)
感謝韋斯卡姆來開導格爸,原本是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切入,格拉迪歐通常很聽話,但是現在能讓他聽話的人都不在,他現在真的為所欲為沒錯,沒想到韋斯卡姆的作用這麼大,我好開心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