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手稿,不確定有沒有存檔過

 

動彈不得,究竟是怎麼抵達這裡的?

 

絕望之地,我會失去一切嗎?

 

把他從雪地裡鏟起來,卻不移除他身上半融的積雪。

 

那可憎的顏色正在吸收他最後的體溫,

 

留下來的,僅是冰冷。

 

靜寂,連幸災樂禍的烏鴉也不見蹤影。

 

「是啊、你維護了你的武士道呢!」

 

然後被不屬於其中的子彈取走性命,你滿足地如你曾宣誓過的豪語,死在你所選擇的大將身邊。

 

我的身體叫囂著不能忘記的,到底是什麼?

 

就這麼任憑雪花落在頭上、肩上,

 

應該是要哭,但我已忘卻流淚的滋味。

 

 

『放下,你還有路要走。』

 

拍揮肩頭上雪堆的人如此說。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