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以為原先片段失去所以就著印象寫了好幾次,現在把幾個版本統合一下

 

 

 

03年版

 

---

 『這樣可以嗎?
   站起來到處走走,看遠看近一下、還會頭暈的話要說。』

 幫迪亞斯調好眼鏡的角度,他接過去,緩緩扶正它。
 唔......鏡片好像還是太大了點。

 迪亞斯戴著眼鏡在房間裡走動,比起來他似乎已經很習慣閉著眼睛行動。
 現在的他慢慢看著四周,火爐、櫥櫃、樑柱、天花板,伸手觸碰鍛冶用的工具時好像從來沒看過一般的表情浮現。

 無言,他走上階梯,面對老舊的木門時刻意順著木頭的紋路撫推下去。
 夜晚的風伴著草味吹進來,蒼白帶灰的月光將階梯上的缺隙照的一清二楚,迪亞斯想走慢一點,身體卻早一步熟練地避開凹陷,跨出走下草地。

 感覺上他深吸了口氣,仰望只有2/3的月亮,今晚沒有雲層的掩映顯得格外醒目。
 隨時轉換方向的風是這小盆地的特色,在此能生長的野草都比一般同科更強韌,而迪亞斯毫不在乎地走入及膝的野草之中。

 四面八方的風似乎匯集在他所站的定點,這裡的風沒有像聖地那裡般的囂張,它們的怒吼在此起不了作用,卻藉著滿谷地的野草成形,葉片上泛著月色,放眼望去更具效果的威嚇。

 明知是錯覺,我彷如看到千軍萬馬從附近的高處奔馳而來的場景,滿盈的點點星光如營隊的火把和士兵們武器盔甲的反光,竟看來怵目驚心。
 內心莫名地躁動,想閉上眼睛結束一切之前,一陣風將我的視線帶向前方。

 背對著我的迪亞斯在我和幻象之間,直挺而驕傲地站立。

 儘管膝蓋以下被埋藏在搖曳的黑影之中,身在斜坡上的他恰好與月同一直線,身體的輪廓散著淡淡銀灰的光芒,不論是酒紅的頭髮還是深藍的衣裝都被它所覆蓋。
 隱隱的,腦中飄過"神聖"等的字眼,驅逐淡去的幻象和恐懼的是,一種,萬夫莫敵的氣勢。

 克魯達的不敗傳說 - 「只要站立就沒有敗亡」。

 我曾認為那是給鬥士們的精神壓力,一個讓他們相信可奮戰至死的信念。
 但是當實際看到"一騎擋千"的氣勢,無以名狀的感動讓我不能不讚嘆,進而默許。

 迪亞斯曾擁有接近鬥士最高榮耀 - 修練鬥士 的資質和實力,如果沒有當初的意外,或許會是最接近克魯達的英雄"史卡菲斯"的年輕鬥士。

 那最長的兩個月,迪亞斯大概也是憑著同樣的信念支撐自己,克魯達傭兵的榮耀和,為了保護家人、朋友,那份絕對不會退卻的意志。

 只要當過一次鬥士,就是永遠的鬥士...嗎?

 退隱以來,迪亞斯一直沒有放棄他曾是鬥士的身份,他仍是當初的藍黑色裝束,跟我初次見到他的時候一樣。

 現在的迪亞斯微彎著膝蓋,把姿勢放低,原低垂的右手順勢往上一揮做出拋擲物體的動作 - 跟當年一樣,我不禁覺得想笑。

 「剛剛真該把黑翼拿出來試試看的。」
 迪亞斯微笑著回頭,眼鏡裡清楚地反映著月亮的光與影。

 「很久沒把月亮看的這麼清楚了,謝謝你。」

---

 時間 Tue Sep 30 00:09:09 2003

果然第一次寫出來的比較精確!
還好真的有保留下來QWQ

 

 


 

 

06年版(大概)

 

----

 

 

『請慢慢睜開眼睛,等習慣了才開始走。
   不舒服、看到怪東西要說。』

 一步步將鏡架調至適合他臉型的角度,只不過鏡片的範圍還是過大了些。
 數度撥開他的瀏海又回復阻撓的原狀,迪亞斯微微搖頭示意我不用理會。
 我退到一旁,看他眨著眼睛想適應新感受。

 迪亞斯手扶著桌緣,動作宛如新生兒緩慢,確定天花板與地板的距離,邁步。

 一...二..
 登上階梯時伸長手臂欲打開門,一度是習慣與視覺上相衝令他猶豫,隨後更精確地握住門把,推開。

 晚風與月光的邀請,他欣然接受。
 離開走廊後他變得無所畏懼,以重新獲得的視力勇往直前。

 月光在細草邊緣上遊走,隨風流轉卻越趨銳利,遠看如發出森森寒氣,而迪亞斯毫不以為意,將自己浸濡其中。
 及膝甚至及腰高的野草將他團團包圍,左右誇張地搖曳彷如恫嚇;這一刻我竟覺得聽見兵刃交擊之聲,風之咆哮肆意穿梭於盆底再繞回山頭如千軍萬馬盤據四周,連星子之光都被隱沒在燃起的火焰裡,令殺戮掠奪的欲望更為清晰猙獰。

 而在我眼裡的他,靜立。
 獨自一人抵抗著一切壓制的力量、來自天地的力量,立足。

 這就是聖瓦魯,一騎擋千的聖瓦魯。
 毫無關連般的認知把我眼前的異象和迪亞斯連結在一起,是感動、敬畏、甚至是、產生憐惜的感覺,他在像是我這種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地方生存、奮戰。

 迪亞斯突然平舉手臂,狀似握住了什麼武器 - 我想是他慣用的迴旋刀 - 然後投射出去,雖僅是假動作,他面前的草堆仍被股無形的力量脅迫往兩邊倒開,直到我看不見的地平線。

 一切幻象歸於平靜,迪亞斯回頭,微笑,
 「謝謝你。」

 


 

估量的一下還是兩個版本都放,合不起來XD

感覺不怎麼一樣。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