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Homage改寫計畫,因為工程太浩大所以目前預定排非常後面。

 

先來貼主從配索登凡亞和克爾佛司
(脫胎換骨自Homage的索格亞姆和克魯亞格)

 

 

標題: [DA9] 草稿 05
時間: Wed May 19 01:05:23 2004

 『你從鄉下來的,大概不知道領城內的居民有:
  若男子在25歲時還未有能論及婚嫁的對象就要領養一位孤兒的規定吧?』



 「..............這是殿下您剛剛制訂出來的規定吧?」


 『嘿嘿~』

 

 


 

 

標題: [DA9] 草稿02
時間: Sun May  9 14:41:47 2004

 『這樹長得真好....真讓人底下有沒有埋東西^^;;』

 「......(若有所思)」

 『是啊~就是領城的花園、你埋過好幾次不是嗎?^^;;
    雖然我應該是養什麼都很成功~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好幾隻狗養不活,第一隻的時候....八歲吧?
   我難過得說要親自挖洞埋起來,結果最後還是你接手^^;;;』


 「恩...大概前後有四隻....
  ...不知道這樣安慰你恰不恰當?
  每一次我要挖的坑都會越來越大、算好事?」

 『是想稱讚我每次有進展可以養更久才掛點嗎?^^;;;;;
  也只有你會這樣說哪~』

 「.....抱歉。」

 『不、我很高興^.^
  而且啊~我養得最久的~現在還活蹦亂跳呢~~(心)』

 「..?
  可是您現在沒.......(領悟了什麼、表情似乎有點生氣、和不好意思)」

 『呵呵~^^』

----
 忘記被什麼觸發了...好像是看到路上茂盛的桑椹樹開始的懷疑吧~

 

 


 

標題: [DA9] 草稿 12
時間: Sun Jun  6 13:47:02 2004

 東方領王 - 每晚與士兵的約會。
 開場為研究與找東西,冠冕堂皇的理由。


 『這就叫個別特訓!
  這樣每個成員都具有保護領王的資格,而就算受魔物攻擊或受傷,

我也可以
  立刻用古語還擊或作緊急治療~

  啊其實在克爾佛司的清掃下厲害的魔物也不會剩下多少給你們啦~
  所以三來可以磨練你們、再者你們隊長知情後明白阻止不了我,
  於是更會在你們的平日操練中用心地督促你們~

  如此的演練下來,我們領內的士兵就會更強~~
  怎麼想都是一舉數得的措施啊XDDD』

 喔喔實在是太得意了~
 連克爾佛司那傢伙也不能不佩服我了吧?XD

 畢竟只要說服他,大致上就不會有太多問題。
 而他向來是以理行事的,用"理"就能說服他。

----
 這樣的索登....好賴皮啊XD
 可是我完全無法反駁啊~~XDDDD

 

 


 

標題: [DA9] 草稿 06
時間: Wed May 19 16:11:49 2004

看來改寫版得分普通版跟有料版了(大謎)


『你花了多久的時間才適應我吻你?』
「....一段時間,殿..唔...」

『然後你真要我去數要花多少個吻才能軟化你?』
「唔..不..」

『那就回應我。』
即問,而我要即答。

「呼唔...嗯...」

嘿嘿~這傢伙還是有進步空間的~

----
就是這樣、(害羞跑走)

 

 


 

 

標題: [DA9] 草稿 07
時間: Thu May 27 18:49:26 2004

 我進門的時候,他放在書桌上的手猛然震了一下,表情是略微修飾後的驚慌。


 沒必要吧?
 我知道他很累,看地圖看到一半睡著很正常。
 不應該,對我這麼防備的。

 『就是後天了,早點睡吧?』
 「恩..殿下也是。」

 眼光還在地圖上逡尋,他看過很多次了,難道還怕會迷路?

 走近,伸手將他的頭靠向自己。
 『你在害怕什麼?』

 「在您身邊我別無所懼,殿下。」

 手撫上的脈動證實沒有勉強,不知為何有點不甘心。

 也罷!
 當有一天我不需要再追問他"實話"時,我該會、很高興吧?

 

 


 

標題: [DA9] 草稿 09
時間: Sat May 29 02:47:55 2004

 

 

 『他走之前沒對你們說什麼嗎?
  仔細想!
  他最近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隊長..那時只說要我們好好保護王..未來路還很長的之類的....
   我那時以為這樣的想法很正常..所以..」

 就算正常又怎樣?
 他現在不見了就是不正常!!

 『還有呢?』

 我真不敢相信、他要出走的事情瞞得過這麼多人?

 我、我不是、一直、都可以、看得出他的內心的嗎?
 我怎麼可能沒注意到?
 還是我被他那句「直到最後」給矇騙了?

 「隊長真的出走了嗎?」
 「除了這裡,隊長還能去哪裡?」
 「可是那留在牆上的字...擺明了是自願。」
 去哪裡?
 對、他能去哪裡?
 難道他認為他不屬於這裡?

 「難不成還投靠魔物啊?」

 亞卻蘭笑笑著說了,全體卻突然靜默。
 連我也是。
 他注意到氣氛的不正常,「耶?我只是隨便說說~」
 ...........敵?投靠、敵方?

 在這個大勢底定的時刻?又有什麼意義?
 何況、何況、他一直都、跟我在同一陣線的....不是嗎?
 不可能....
 我看看討論的幾人,就算是跟在他手下這麼多年,卻也在那一瞬間,懷疑了。
 太危險了,我意識到,現在不是分裂的時候。

 『對外傳令:隊長因受傷而必須絕對靜養,禁止一切訪客慰問。
  找可靠的人輪守他房門,不准將消息外露。
  單單是我們幾人就可以想出好幾種猜疑的話,可想而知傳出去會分散我們的士氣。
  現在你們先去將該做的事情做好,亞卻蘭、你留下來。』
 紙能包得住火,只是時間多久。

 在一切事情都即將明朗之際,他無疑地拋給我了一個最大的疑問。

 

 


 

 

前面都是索登角度,只有這個是亞卻蘭角度。

 

 

標題: [DA9] 草稿 11
時間: Mon May 31 14:19:35 2004

 「囉唆!只要他的血還是紅的我都會救!」

 那時他對其他人大叫著。


 恩、那一瞬間我背過身去,不是因為我本來就討厭蜘蛛,還有蜘蛛被打爛之後的慘狀, 或是緊急救治的過程有多不堪(我討厭看救治過程、被佩利兒念很久嗚嗚改不了嘛!)

 、而是,那一瞬間我想的事情讓我笑出來了。

 陛下,只要是那個人,就算他現在流出來的血是七彩的你都會救吧?

 

 


 

回索登的角度。

 

 

標題: [DA9] 草稿 10
時間: Mon May 31 12:39:16 2004

 「就算他熬得過治療、就算他活得回來、你依然無法改變既定的事實。
    即使如此你依然救了他。」


 『人,就是這樣。
    當握有確實的希望時,是很難放手的。』

 我不期望她能理解為什麼我沒放棄,就連我也不曉得。

 在還沒見到他之前設想了多少種必須放棄的可能性,也做了夠多的最壞打算,
 卻在真正見到他時捨棄,不是因為他的外表沒改變、或是他那時對我說了什麼。

 只是因為是他,只要他還是我所知的那個人,我就不會放棄。

 「萬一他不再是了呢?
  對你而言你只賭上你的性命,對我們而言,你是賭上我們全體的勝算。」

 她毫不保留地說著,是、斥責著我。

 我該賭上哪個"萬一"?
 他的生命和我的生命在眾人的眼裡價值不相同,因而我似乎被賦予取他性命的權力。
 人命的價值,是如此計算的?

 『正如同您相信<干涉者>的價值,我也相信,他身為"人"的價值。』

 或許到最後,只會剩下我還相信,這個連他自己都放棄的價值。
 因為我知道,除了我以外,不會再有其他人相信。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