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土吧上的活動文XD

 

 

「十四,你會懷念揉大咪咪的日子嗎?」

突如其來的好奇.....

應該是吃太飽了(身體和心靈),腦袋閑閑的來問這個應該會被打的問題。

 

 

『大咪…?什、什麼跟什麼!…//

笨自然卷今天是吃太飽了嗎?問什麼蠢問題。

 

 

「阿銀我啊在花街長大的,所以很習慣揉大姊姊們的海咪咪。

但好人家出身的十四應該沒有多少機會吧?還是武州時期很受歡迎?」

是到了被松陽老師收養、進私塾與其他同齡小鬼們比較之後,才瞭解自己的出身有多麼與衆不同(=看著同儕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很高人一等的滿足)。

 

 

 

『那種機會才不需要啦!…住進道場之後也就忙著修練…』

的確隱約記得自然卷出身花街,在交往初期還曾得意在女人堆算吃得開,

結果還是萬年廢柴一隻、真一整個說謊不打草稿的實例。

 

 

 

「那十四平常都是怎解決的?在沒有阿銀之前?」

也是,情竇初開的十四那時忙著在心上人面前建立拘謹好形象應該也不懂招蜂引蝶。

之後更是守身如玉,看來要感謝三葉小姐的地方又多了一點!

 

 

 

『哪、哪有什麼解決不解決的?//

平常公事就忙到不行了,更別提隨時得提防刺客,能睡是福!』

刺客還分內外,一想到組內永久在職的那位就頭痛,雖然最近收斂很多。

 

 

「那十四性欲上來時怎辦?

例如看到中意的漂亮小姐的時候?」

唉?意外誠實?那別怪我繼續喔~~

 

『唔、嗯、咳...就說很忙沒在想那些!

反正也不是什麼非得處理的問題......

說什麼漂亮小姐......哪能遇得到!

在巡邏時會撲過來的九成九是攘夷志士(後期則是自然卷)沒有全神警備

怎麼行!

 

 

 

「嘻嘻、那麼阿銀我的出現算是解決了鬼之副長的燃毛之急?」

明明就是敏感得不得了的工口身體差點就被埋沒了啊!

還好有阿銀我在!

重點是完全都是阿銀我開

 

 

『是燃眉之急啦笨蛋!!而且一點也不急!!(╬▼皿▼)(打)』

果然得意得跟只在穀倉偷吃的松鼠一樣!看著就火大!

 

 

 

「唉、痛、痛痛...唔嗯、不過,比起中大獎般的第一次,

更讓阿銀我感動得痛哭流涕的,是後來的第二、第三次呢~」

第一次最後以道歉收場,說自己不該戳得如此之深。

承諾會給予土方空間、時間再來追求,忍耐再忍耐、慢慢把排斥感降低、讓戀人漸漸接受自己的存在。

 

然而一口氣拉近距離、纏著直到土方放棄抵抗,吻上再做

已是兩個半月後的事情。

醉酒是心照不宣的默契,也是戀人用來合理化行爲的藉口。

只是從那次以後,土方不曾在過程中主動環抱過自己。

 

 

「如果十四那時非常嚴正拒絕的話,阿銀我大概不會繼續下去吧...

啊、大概還是會吃點豆腐、摸個兩把什麼的。/(o)/~

兩把好像不夠......十四就是這麼讓人欲罷不能啊~~

 

 

 

『最好是只有這樣子!(-_-)b

用非常可憐的語氣說著,但手指可一點都沒安分地到處遊走!

現在印象雖已模糊,銀時的出現的確某種程度是自己渴望過的"改變"

有出氣筒、有不同於乏味日常的轉變,有著現在看來可稱爲"期待"

心情,但這是初期的自己絕對不會承認的。

 

在過往都是衆人皆醉我獨醒的狀態,但也許當時身體已經自然接受、

能信任銀時的事實,而會接下「再喝兩杯」的挑釁。

第二次、第三次是這樣發生的,食髓知味,說的也是自己吧!

 

 

 

「如果再來一次、十四會怎麼做呢?」

 

『你腦袋太閑了是不是?快睡!』

 

 

人生已經有太多事情想重來一次,

 

然也許,不包括這一件。

 

 

 

---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