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那些來自動漫畫的、電影的、現實中的(例如艾夏)、自創角色的,有幾個夢裡的男人我很在意。


                                                                               
最先想到的是那個我當女傭最後卻嫁給王子而且是法俄政略婚姻下的產品的夢。
王子很帥是真的,打比方我會說他像是年輕時的阿部寬(笑)
而他也具備了我曾經列過的擇偶條件:風趣、陽光般的微笑。
他的名字Anpathio,也是唯一一個我從夢中帶回來名字的人。
                                                                               
再來就是跟比較不好的記憶連結的,
大一時做的夢(應該死在沙灘上、不然也死在靜夜裡,手稿不知去向)
非得要進入第三層詛咒才能見到的那個男人。
為了見那個男人我願意忍受、熬過前兩層詛咒,但是那個男人卻不願意見我、執意要將我送走,逼我走開。
                                                                               
他也出現在前一陣子出現的夢,那個在大賣場中用嚴厲的精神攻擊逼迫我一定要將密碼說出來好完結整個"遊戲"的男人,我只能前一次、抱著他哭泣,這一次縮在地上摀住耳朵努力抵抗,因為我想見他、想留在他身邊。

會覺得特別想提出來講是因為除了對薰以外,我並不會對其他的任何人有著這麼強烈的感情,而這個人到底是誰、或代表著誰,我很想知道。
                                                                               
然後今天夢見的那對兄弟,那個哥哥。
他有著上兩者所沒有的感覺。


我沒有青梅竹馬,這些年來我也沒有學會(對男性)撒嬌、因為沒有對象也沒必要。
                                                                               
那時在他身邊我覺得很放心,是個可以信賴的人。
現實中我沒有這樣的男性朋友,也許他會再度出現在我夢中。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