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下品有,女性向有,請斟酌心臟強度XDDD


11/29 - 補完系統吃掉的後半




時間  2007/11/02 Fri 00:44:00 



總是這麼亂七八糟的開始
鬼之副長土方十四郎為了躲閃來自不明火箭砲的襲擊不小心把刀掉進旁邊的湖裡了
(某?:去、失手了)


說時遲那時快、
從湖心捲起一陣漩渦把原本只是掉在淺處的刀捲到湖心中央,
鬼之副長撈了空還差點掉下去。
(某??:嘖、可惜了)

「搞什麼..」
才剛要把嘴裡的煙吐進湖裡抗議的副長不由得為眼前的景象驚訝。



湖心裡、漩渦中央緩緩地出現一位銀髮自然捲卻全身散發出柔和光輝的男子。



『請問你掉的是左邊這位』
右手指著一位也是銀髮自然捲穿著實驗室白衣還叼著煙的無神眼鏡男
 

『還是右邊這位呢?』
黑色西裝配桃紅色襯衫有著閃金一耳耳環隔很遠都可聞到古龍水的金髮自然捲微笑男
 

「我掉的是我的刀才不是這些自然捲!
 何況你連左右都沒分清楚!」

『用左手指右邊是常識好嗎多串君~
  你要知道自然捲不管在哪一個世界都很珍貴的呢~』


「我兩個都不要!!
 快把刀還我我要砍了你這個自然捲!!\ /####」




湖心之神嘆氣。
可是那嘆息竟然讓人覺得他很高興。




『唉唉穿越時空現在可是很麻煩的~我懷念以前跳河就可以的時光啊~
 沒辦法囉、他不要你們兩個、回去吧~』



眼鏡男搔搔後腦掏出嘴裡看起來是煙但其實是棒棒糖的棒棒糖沈入水裡,
金髮微笑男很有禮貌地(?)對土方拋了媚眼給了飛吻之後沈入水中。
 


『OK、如多串君所願他們回去囉~』
「死自然捲你還沒把東西還我!\ /###」





湖心之神


一邊碎碎唸著之前時光機的費用還欠著那個銅鑼燒天人。
一邊非常沒誠意地用腳撥動水,做出了「找」的動作。
  




『可是阿銀我啊~
 真的非常高興呢~~
 說出"我兩個都不要"還說只要砍我的多串君果然是我的多串君啊~~
 所以還算得上是不賠本了吧~』



說著說著、竟然還有一絲得意~





「.........#######」
抄起旁邊的石頭對準自然捲得意的臉扔過去。





『啊嘎--好痛!!』



明明很漂亮地閃過了石頭,卻是摀著自己胸口喊痛的湖心之神,阿銀誇張地捧心蹲下。
 


『多串君好粗暴!
 不懂人心就是要溫柔對待嗎?
 難怪沒有女人緣、之前還被內褲小偷發給沒女人緣的內褲...』



被勾起了不好的回憶,土方拿起了大概有銅鑼燒天人那麼大的石頭,表情險惡。
「你再說一次看看...\  /」
 



湖心之神表露出明顯驚嚇。
『多多多多多串君-----把把把那個砸下來你的刀會被砸壞的喔嘿哈哈---』
「那就把刀還來!」




『還就還嘛....明明是多串君自己掉進來的..』
後半句很小聲。
蹲下去摸啊捲的。



正預備放下銅鑼燒天人石(!)的土方突然感到身後一陣熱,身體本能讓他丟下石頭往最可能避開的安全之地跳去。





「土方先生危險-----
 啊、嘖嘖、下次吧。」
這句馬後砲倒放得很響亮。
 


扛著火箭砲的少年若無其事地收起,
「老闆~~這回你欠我的喔~~」
                                                                               
離去。





「咳咳咳----」
不小心自己跳入湖水的土方努力一邊游一邊把水咳出來。
「可惡!總悟那傢伙...」
                                                                               
                                                                               
然後,開始覺得有什麼不對。
水流的方向改變了。
 




『啊啊沒想到多串君這麼心急自己跳進來了vvVV
 本來還想說要用什麼手段呢~』




「我、你--」




如果是漩渦就算了如果是波濤就算了、可是、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這水流、流向、壓力點真的很奇怪、到底---
 



不一會兒、土方突然漲紅了臉、
「無恥的自然捲!!」
 







『耶?多串君也開始有感覺了嘛?
 其實阿銀我也是耶~~真剛好~~*



「誰跟你真剛好!!##
 明明是你...嗚--」
 



『太激動的話會更快唷~*』
用水流把土方捲得更接近自己一點。
  




湖心之神滿心愉悅。
  








     「阿銀你要被鬼壓床多久?
 

    不起床就沒有演出費喔!!!



    客人都上門了說~~」







                耶?---------------------
                我、我不是阿銀、我是湖心之神啊~~



                客人?這麼早有客人??
                關門關門啦小神樂!!
                現在眼前的事情更重要啊!!

                搞什麼鬼啊!!!
                哪有斷在這裡的?
 


                哪個沒良心的鬼竟然給我把夢斷在這裡?!
 


                拜託會讓我做這種夢的鬼也一定很想看後面吧?
                快點承認啊!讓我回去啊!!!
 




                                                                                
                ...沒人也沒鬼理我、啊不鬼還是不要理我比較好。

                等等......我醒著、可是為什麼還是不能動?
                啊不、那地方那樣不能算是動好嗎?


                這種狀況下不管誰進來都會認為我是變態啊!
                雖然這是正常男人每天早上會碰到的事情...




                誰....誰來讓我動啊...








紙門被拉開---










「喂、你這無恥的自然捲要睡到什---」
  







『.............(最惡)』






- 謎之完(?)  


-------

*不乖的野兔*剩兩個小時說:
時間啊!停止吧Q口Q

我說:
這種時候不管喊阿銀還是阿金(?)都沒用喔

*不乖的野兔*剩兩個小時說:
那就湖神吧q_q

我說:
他會給你一隻只會寫作文的吉米喔(喂)

---

感謝靈感來源XD

也感謝一直陪我產出被我騷擾的草莓姐樣(羞)
我敲你的時候還寫不到1/3咧XD
這篇、會長未遂+(可能的)副長反擊唷呼*
是說這樣有沒有平息那些想掐死我家阿銀的各位好友們的怒意?XD


推dahlia:看完了,好可愛=///=這次可以把阿銀掐到1/2死就好~~*剔牙*
話說回來那個奇怪的水流我還以為是不是要玩畜手系了...XD

推Nighttide:小D果然比我還邪惡XD 壓力水流比較有情趣啦>//<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