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阿銀稱名是因為想保持兩格(打不出土反)XD
這篇是摸索篇,非正式,因為我家阿銀的心情太難拿捏了。
我可以肯定我的副長會比較像是原作,但是唯獨阿銀偏差值大到連我自己都會停下來檢視:有沒有過火。


                                                                               
原作中的阿銀富有人情味、成熟、能在關鍵時做出不違背自己原則的決定,但是除了甜食跟JUMP以外沒有人知道他對「喜歡的人」會有怎樣的作為,所以大家的阿銀才會這麼多變化/流派。
                                                                               
我從原作中阿銀對JUMP的執著(什麼謊都可以扯出來)和對甜食的執著(就算會死都要吃!)把這兩樣要素抽出來,放在對副長的態度上,其實會成為另一對妙近(對戰)模式的配法,只是阿銀的實力(各方面)遠超過副長所以可以"得逞"。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格言,也許我家阿銀是想實驗這句的真實度。

他隱約知道兩人很像,有多像?
一開始也許像是玩弄弟弟那樣,拿一些事情戳他、設法讓那些武裝(副長一開始把阿銀視為威脅應該是因為身為真選組的立場的關係)一一卸除,還有也許,原本副長因為立場而煩惱的事情(幕府的勾當、到底該為人民付出多少之類的),阿銀希望能夠把土方帶離開這些煩擾、讓土方"長大"(學會某種程度的達觀,跟他一樣)。
                                                                               
土方也許隱約知道阿銀想把他的思考帶到什麼地方,還是會抗拒,在抗拒之中築起了更多牆(AT力場?XD),不過阿銀還是沒有放棄,循循善誘(?)中,設法在未來(可預見?)的傷害到來之前,把土方準備好。
                                                                               
換句話說,如果土方最終能接受阿銀這個"禍害"的話,他就補完啦XDD

-------


比起山崎是顯而易見的小叮噹地位(工具箱或許也是萬事通?)
我家阿銀的定位其實很遊戲人間、更不像人一點。

因為經歷太多所以看開了,因為看開了、「在乎」與「不在乎」的界線趨於模糊,我想這也是讓土方在相處時很不習慣和難過的地方。
(比起來、土方更直率坦白,也更容易解讀,他習慣這種直來直往, 所以我家阿銀這種個性讓他捉摸不定,很生氣很焦慮很在意但是又傲嬌不能問XD)
                                                                               
說起來我家阿銀還真的是很壞哪~*戳頭(笑)
                                                                               
不過我也當然可以反過來說,等哪一天土方可以自己摸透阿銀的時候,他就可以摸透周邊所有人了~(等級UP?)
                                                                               
從白夜叉到萬事屋,中間差異不可謂不大。住在龍蛇混雜的地方也許只是想要把自己隱藏起來,直到萬事屋的招牌得以大辣辣地掛在二樓外面。
對我家阿銀來說收留新八跟神樂,是他終於得以正面面對自己內心想要伙伴(或者是家人、對神樂尤其)的心情而做的轉變。
                                                                               
身為大叔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放開的,那叫做心死。
我個人覺得的成熟,是能夠去察覺自己的改變,思考後去接納那樣的改變,甚至給一個理由,然後將它化為習慣或執著的一部份。
而、在這麼做的同時,也能夠給予周遭的人一個「可以改變」的空間,能夠體諒、理解他人各自的執著和習慣。
                                                                               
說到這裡可能就有人要抗議那麼我家阿銀對阿土看來很不厚道的問題(笑)
                                                                               
我家阿銀是處於性經驗有(住歌舞伎町不是住假的啊)、戀愛經驗掛2的狀態(有過、但是沒怎能持續,應該是說沒有其他人能當他對手吧)
一開始也許覺得土方真的很嫩,戳戳他很好玩,或者是、察覺兩人越來越像(共通點越來越多)之後,想要更進一步地去發掘「哪裡不一樣?」的好奇,或者是「因為很像、我不希望你會經歷跟我一樣的路」的更深層的憐憫。
                                                                               
不管前者後者也許是兩者三者就是導致我家阿銀死皮賴臉地纏著(阿銀:我沒有纏、那不叫纏、就說叫你去看「開朗的男男交往」這本書了!)土方的原因吧。
                                                                               
用另一種方式來詮釋他對土方的死纏爛打......

其實以土方的身份跟魅力也應該是要多少女人有多少,只是從栗子遊樂園事件可以隱約看出他對女人是一種敬而遠之的態度(and vice versa,這也跟三葉給他的影響有關),就算去酒店也是冷冷對待其他過來大獻殷勤的女人
(這當然也跟電視能表現的尺度有關)。
只是綜合說來、當心態已經拒絕、土方又是整個真選組最忙的人的時候,(他連休假日都不得安寧XD)他其實是沒有什麼機會過一過正常生活的(說得這麼隱誨做什麼啊我....)。
                                                                               
以上是阿銀的觀察心得,所以、基於個人私心跟衡量個人能力後,他決定去實行那個現在我會稱為「POCKY計畫」的東西(啥)。
                                                                               
因為知道對方接受速度慢所以會搞笑,事實上也是我家土方的抵抗一直被阿銀巧妙地擋下,到最後不是不抵抗,而是變得不會(懂)怎麼抵抗(笑)土方不是沒有接受過別人的溫柔,而他自己也不習慣接受(近藤可是對他算很溫柔的唷~三葉也是),對我家土方來說他會害怕接受了之後對方會受到傷害。
但是阿銀不一樣(笑)這傢伙似乎還很耐得住各方面的傷害,所以在阿銀主導的打鬧之中,慢慢去接受阿銀這種變相的「溫柔」,只是我家土方還不夠成熟能去正面面對自己這種改變,於是變得更傲嬌了(笑)
                                                                               
對阿銀來說他的目的算是逐步達成,而手段......他也在逐步修正喔。
我寫的第一篇銀土文是那個現在未完的漫畫小劇場,那邊的兩人關係是更近似於相知甚深的伙伴,這也是我最初認為兩人最理想的狀態,而非現在被我的其他下品小劇場裡衍生出來的床伴關係XD
                                                                               
為什麼明明要寫阿銀定位的卻扯了一堆銀土呢?(思)
也許在我心中,阿銀雖然已經很完美了(只是無恥了點),他依舊需要像是土方這樣的人、這樣一個像是「過去的他」的人,來補完吧。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