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時和土方的一大相同點,就是對於人際關係的笨拙,女性尤其。
然而成因兩人卻大相逕庭。
                                                         
                      
土方或因職務需要於巡邏時、工作上接觸更多女人(EX:陪侍上司時的酒店小姐,松平大叔還蠻會喝的)所以在好些時候,例如栗子遊樂園事件、阿妙搶婚(誤)事件上,都是他對女性的心理做出了正確的預估。
但儘管接觸面次數較多、層面也許因為逢場作戲而更為廣泛,土方很明顯地記取了與三葉的相處模式而對所有女性保持了類似的距離。
                                                                               
在個人設定裡,土方跟三葉彼此瞭解、也彼此相愛,但是正因為這份瞭解加上兩人的笨拙使得他們隔得更遠。
我家土方會成為MAYORA是因為三葉。
三葉因為要刺激胃口而習慣使用大量佐料(唐辛子),而土方笨拙地以模仿三葉的食用習慣來表達他對三葉的傾慕之意。

「一起當怪人」這樣的歸屬感把兩人維繫在一起。
                                                                               
總悟說他也知道自己姊姊不會看錯人,她不會真的愛上那麼"無情"的男人。
三葉就是因為太瞭解土方,所以才會保持著距離。
她當然也曾在自己的願望和土方的願望間掙扎過,可是就是這份對土方「自認自己無法給予心愛的女人幸福所以只能遠離她」的瞭解,三葉才能在土方笨拙地說「你的事、與我無關」時,繼續無怨無悔地愛著土方。
土方與三葉的悲戀是因為兩人都太瞭解、太為對方設想所導致的,說起來仍不免欷噓。

阿銀的笨拙則從海坊主-神樂事件可以窺知一二。
那時銀時很意外地不通情理,對於神樂那麼直接地表態要留下,阿銀卻自詡為將小獅子踹下山谷的獅爸爸地把她踹回去,如此笨拙手法在阿銀的為人處事記錄簿(?)上誠屬少見。(阿銀的萌點之一就是那種磨自大風大浪之後的成熟)
                                                                               
然後回頭看小紗事件的將錯就錯(小紗登場,阿銀接受新郎修練),雖然阿銀對各種小紗荒腔走板的解說都選擇接受、將錯就錯地城為笑點(以阿銀的智商他不可能不知道眼前情況不合常理←雖然只要他在,事情就很容易朝不合理處發展)這也其實可視為阿銀不擅長處理女性關係(特別是如此激進)的例證。
                                                                               
在認識神樂、阿妙甚至芙蓉之前,阿銀生活圈裡其實沒幾位女性。
幾松、登勢婆婆,可能再來些在空知預定的角色,但交往上都是頂單純的關係。
雖然阿銀嘴上說「如果真有可愛的女孩我還想先介紹給我自己咧」,我始終懷疑阿銀對女性其實是敬而遠之的,甚至、某部分的可以斷言,阿銀將自己定位為「女性的照顧者」,所以多是父女式的關懷(對神樂、芙蓉甚至鐵子),或者為「還是快逃吧」,例如阿妙或小紗以及登勢婆婆。
                                                                               
然而回頭看,阿銀在許多案件當中(譬如184-186訓的黑幫故事)都充分表現了他對男人心理與行為的預測正確性。當然阿銀在攘夷戰爭中一直跟男人鬼混自然懂得很多,可是相較之下他對女性的心理解讀能力明顯不如土方。
                                                                               
也因此我可以大膽地提出「其實土方懂的是女人,阿銀懂的是男人」的論點。
運用在銀土上,可是更有一番巧妙之處喔(笑)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