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一篇就知道我看動畫不寫感想的(毆)
這次為了動亂篇特地寫了~看吧我就說我很愛土方咩!!!


 時間  2008/04/12 Sat 12:32:14
                                                                               
現在七分三十一秒。
我很少把銀魂停下來的。
                                                                               
作畫品質很高很高有夠高,劇情卻是心痛得讓人看不下去。
而且,叫著「我不想看下去!!」的,是我家阿銀。
                                                                               
「那不是我的十四!!!」這樣叫著。
叫我把檔案關掉的,阿銀氣急敗壞的聲音。
                                                                               
我可以知道阿銀在氣什麼。
當初漫畫連載要是我來得及追上的話,大概也會叫很久,
可是我很幸運,一次就看完了。
                                                                               
這是種煎熬。




伊東開始說話之後就準備進行檢測:這個聲音是不是伊東。
                                                                               
我現在還不知道是誰,不過、
低音非常有魅力,這樣的伊東,真正的他的樣子。
                                                                               
然而宴會上又是另一種聲音,太年輕又太做作,
不過這正是伊東的特質(臥底),所以我還蠻訝異這位聲優在這方面(其實一般人不會想到的方面)做的努力。
                                                                               
我對這聲音非常之不熟吧(思)
                                                                               
退一步來說如果是松本的話,低音那邊沒問題,
算我被史卡的聲線束縛住了,我會覺得他不管配啥都會變痞子XD

----

答案揭曉,真的是真殿光昭XD
我對這個聲音的認識只有煉金術士艾莉的....魯溫?XD


說到同步率(耶第三篇?看咩我就知道我真的很愛土方的)
                                                                               
阿銀跟土方是一種相像一種默契的話,
土方跟伊東又是另一種相像另一種默契。
當初空知的確挺刻意地將他們對比了,而且架構在這樣的對比的衝突相當地合理而精彩。

                                                                               
伊東曾說他認為土方是相當瞭解他的人,基於A=B,B=C的原理,我們這次卻無法證明A=C。

                                                                               
伊東的很多特質,土方沒有、阿銀也沒有,
身為第二個跟土方相像的人,伊東這角色的確創造得很成功。



近藤和土方的那一番話異常之沈重。
也是、以銀魂本身來說,最不像土方跟近藤的部分。

                                                                               
在這邊的近藤,腦袋清晰,頗識大體,而且貫徹原則(針對對伊東的稱呼,以及認定伊東是真選組的必要,外加說自己不把其他同伴當成家臣使喚這些點)是一個非常讓人敬佩的好漢子。

                                                                               
在這邊的土方,小心謹慎,思慮周詳,對話題點到為止是為明哲保身,很冷靜而殘酷地想要提醒近藤不該忘記人性,處處為真選組,或者是為近藤本身而著想,真的是盡責的副手。

                                                                               
然而,近藤的回言,那句「我們不是為了保護副長的位置」很殘酷,基本上如果我是土方我會被激怒,這句話是從近藤的口中說出來,比任何人說的殺傷力都大。但是他是土方,他前面能夠把話說到那樣已經是極限了,剩下的話,他不會也不知道怎麼說。

                                                                               
還好這部作品叫做「銀魂」,不然、有些傷害,會永遠地這樣下去。





因為是宅土方所以大家都沒有疑問嗎?
                                                                               
                                                                               
「耶耶耶耶耶----副長說了自己有喜歡的人?!」
                                                                               
如果我家阿銀知道這種事情鐵定會把這傢伙綁回去bi---再bi----
把土方說過的答案叫他吐出來(噗)

                                                                               
那個高嶺之花鬼之副長竟然輕易地說了有喜歡的人了這種事情!!
早就應該比壹光碟更爆炸性的八卦了吧XD






咖啡廳的土方,很詭異。
不是因為他喝咖啡加了很多牛奶,也不是「他居然會喝酒以外的東西」。

                                                                               
我看到了一個非常善良的土方。
不是說他過去不善良,而是他過去從來沒有這麼大方地表現出他的善良。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選擇對總悟全盤托出,也許是因為知道近藤更不會相信,或是他還被近藤的那句話刺傷來的尷尬。
對部下沒有必要說出自己的煩惱,在這時,總悟的確是唯一的人選了。

                                                                               
遺憾的是,總悟不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
若無其事地聽他訴苦,看著眼前的土方用熟悉的聲音做著以往的他絕對不會做的事情,疑惑著「為什麼沒有把美乃滋也加入咖啡」(不是吧),然後,聽見那個過去讓多少攘夷志士聞之喪膽的人,說出「你繼續跟我在一起的話也會被伊東盯上喔」的這種溫柔的話。

                                                                               
土方不是不溫柔,他的溫柔通常會透過彆扭的作法來展現,也許是在他說出那句溫柔得不像是土方的話之後,總悟真正確定眼前的人,不再是那個土方十四郎。

                                                                               
所以他決定出手,把眼前這個不是土方十四郎的男人,從懸崖邊親手推下去。



再回到咖啡廳。
                                                                               
                                                                               
這邊的總悟其實也很小心。
他用了幾次言語上的測試,眼前的這個看起來像是「土方十四郎」的人。

                                                                                
                                                                               
第一次是直接說出「土方先生的無能不能完全怪罪於那把刀吧?」「土方先生本來就很無能吧?」
土方的回答竟然很大方地承認了這點,「說得也是,我本來就這麼無能。」這種坦承,跟坦承的內容絕對不是那個土方十四郎會說、會做出來的。
                                                                               
所以為了確保土方沒有在跟他玩遊戲,他很良心地建議土方「把刀扔掉不就好了?」(這邊我的確覺得總悟異常地善良)土方也完全不彆扭地說出來自己在這一方面的失敗。
                                                                               
無聊得在自己飲料中吹出泡泡的總悟是真的在做打算了,不過他的下一句,「這種時候土方先生再不小心的話,會被伊東奪走副長的寶座喔!」蠻讓我驚訝的,因為他說了伊東,而不是自己。
                                                                               
以我過去對總悟的瞭解我無法去想說這句話的總悟到底心理因素是什麼,(是真的這麼想的良心建議,或者是因為不想讓土方先對自己有所警戒所以刻意不提醒他以往想要副長寶座的人是他,不是伊東),但如果連那句話都當成是總悟試探土方的最後一句考驗,後面推下懸崖的動機就可以更清楚地刻畫出來了。
                                                                                

「如果我眼前這個長得像是土方十四郎的人竟然連"真正想要副長寶座的人是誰"  這種事情都不記得,這樣的土方十四郎真選組不需要!」
                                                                                

總悟所認識的土方十四郎是那個被壓抑就越能反擊的、不屈不撓的戰士,如果這麼一推他能夠不落到谷底,甚至反彈從谷底爬回,就當作做好事一般,要土方欠他一個人情。
而如果他沒有回來,自己在副長之路上就少掉一個障礙,何樂不為。
                                                                                


這是我推測總悟在情感上、策略上之所以對土方這麼殘忍的原因。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