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正文是沒時間寫了,先來寫點序。




愛可深可廣。
愛可以包容可以狹隘、可以廣博可以唯一。

足球,是很容易愛得狹隘的。
因為支持因為愛因為、足球裡面有唯一而絕對的鐵律:贏球,這畢竟還是比賽。
所以愛轉為絕對、轉為執著、轉為唯一。

而這個現象轉為看同人、寫同人時,一律適用。
在拜估狗大神找尋同人文時,發現自己神經越來越細、越來越無法接受不屬於
自己腦袋裡已經存在的IMAGE的文章,連一丁點都難受。
所以變成"非XX不可"、有時追加"逆不可"。

狹隘至此,有時堪稱是劃地自限、自討苦吃。

可這是愛,無庸置疑的純粹的,像是咒一樣地再三對自己催眠,彷彿愛得這麼"唯一"是一種對角色、或者我該說,是對該人的、尊敬、忠誠。

但是我想、不管怎說,愛得再深都不可反客為主。
想像歸想像,真實歸真實,想像可以很美,不管傷悲或歡樂,真實亦同,次數少些罷了。

標題叫「我眼中的N與T」,這是從我眼中看出去的兩人,是想像也有真實,
有事實有八卦有誤解有根據,在因為語言因為傳遞過程因為I wasn't there
而導致我轉述的故事有了的誤差時,歡迎知道"真相"的人來補充、指正。

但是請放輕腳步,您踩在一個曾經細心以"真"與"假"的故事編織的夢上。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