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塵埃落定中

 

時間  2008/11/04 Tue 00:15:20

超過一天沒有好好吃東西,現在是溫暖的12度,我假裝手機沒電關機了。
也許我應該要多作一點準備才來,不過該作的事情還是很多。
                                                                               
我自己隨手按了蝶,然後我等待薰的回應,是跡部景吾的Dig Deep。
一開始看歌詞會以為「薰跳TONE了」,不過其實他精挑細選過,
                                                                               
雪が舞い降りたら 空見上げてみるよ
寂しさ積もるあなたのSign
あなたは窓辺から 同じ空眺める
白銀の景色 果てなく白いSign
                                                                               
雪を見届けたら 新しいSeason
雲間から覗いたのは 太陽
So春水となり あなたを連れ出そう
白銀の世界 果てなく白いSign
                                                                               
我問的也許是孩子的事情,我只記得我說了「I'm LOST」,
該做的事情早就決定好了,其實這份認知與之前並沒有差異,只是有沒有覺悟接受罷了。
                                                                               
                                                                               
在寫完之前的一堆絕望之後,
我不斷地想到00年那個冬天的事情,那時我在迷大搜。
因為00年資料遺失並不可考(死在靜夜), 所以我僅能憑著一些片段的記憶去回想,我當時的心境跟現在,有什麼地方不同。
我認為「不同」的地方應該要是成長,或者至少是「改變」,我有從中吸取教訓的意思。
                                                                               
如果仔細分析,迷大搜的我和現在將近十年後,迷銀魂的我,很多路途是相近的。
我都因為他們太熱門而一開始拒絕接觸,接觸同人文時連原作都沒看過卻因為喜歡那種氣氛所以繼續挖掘,被傳教之後生活只剩下該主題,一開始聲稱自己不會寫文,也抗拒了一段日子,到最後真的寫下,然後是卡瓶頸中痛苦掙扎。
                                                                               
還真的同樣的模式(笑)
我不想自我欺騙,告訴自己、催眠自己「我有所成長」,我也不想狡辯,用很容易找到的常見藉口來為自己的行為開脫。

我隱約記得那年我最後作了什麼決定,那時的心境。
在感謝前輩的指教(求來的)之後,我嘗試封筆,那時的心情比現在還絕望還天真一點
在封了將近一個月之後,壓抑不了重開,我忘記那時寫了什麼,總之哭著重開了,那時學到的是,要違逆「心」真的是很困難的事情。
遺憾的是、可能也僅此而已。

也許從那之後,我只是繼續逃避了。
                                                                               
逃避去真正承認我失敗的事實,我並沒有想出其他路徑,我依舊選擇拿起筆敲起鍵盤,而那時的我開始學起html跟CG,也許因此轉移了注意力,而問題依舊存在。
                                                                               
我記得我當年是怎麼放棄畫圖的,因為我認知到自己的退化和無力。
那時我知道我更多時候是畫面上的文字多於線條本身,所以我放棄了。
數年後也許帶著滿腔對上面誤我的怨恨,把帳結清。
不過這次的失敗,的確是我的、紮實的失敗。
                                                                               
小五到高三,八年。
00年到08年,也是八年。
前一個八年我就算能夠怪罪上面、是因為他們百般阻撓而且灌輸我錯誤概念而失敗的話
這後一個八年,的確我很確定在作出那個決定是「我自己的決定」,中途經歷過很多來自上面的打壓、現實的打壓,我掙扎翻滾、找著藉口來搪塞到了現在,我想我不用繼續狡辯了。
                                                                               
因為我沒有藉口了。




前幾篇之後,我進度停頓了很久,倒不見得是什麼打擊,而是我一直在等待答覆。
如果運氣好,也許不只一個。
而、也感謝願意給予答覆的朋友,真的不只一個。
                                                                               
結論是沒有改變的,我作得出來、寫得下去那些文字,但是距離我要真正把那些文字化為實體命令、覺悟去執行、接受它,還是需要時間、需要心理調適。

我回想到那堂CB課,當我自信到可以寫出地球與月球的距離公里數,但那個RANGE卻只有一邊打到了範圍時,心中的挫敗。
比起寫大了RANGE而把真正RANGE含括,我真的比較在意跟實際的RANGE距離為何。
現在心情也跟那時候蠻像的。
                                                                               
過去在自創與衍生坑當中,我選擇衍生填坑是因為愛真的比較多。
從原作來的、從與同好共鳴來的,從自己生出來的衝動等等都是。
於是寫作上會面臨相當嚴重的問題,就是同步率問題。
讓我沒有更早面對這嚴重的問題原因之一,也是我想是最重要的原因、過去的我一直在冷門系裡遊走,一直在小池塘裡游水。
                                                                               
理智上我知道這樣下去不行,而我運氣好真的等到了,一對我也真的很熱愛的熱門CP。
於是這次我會絕望也是應該要可以預期的,所有的缺點都可以被展開檢視,那些過去因為閉門造車而忽略的缺點。

前面我說過,我寧願相信自己是個爛人所以連累到作品、所以沒人理會的心情也是真的,因為我還想要去相信「自己這次沒有搞砸」的那個微薄希望。
我知道「希望」是個什麼鬼、過去的經驗告訴我那是完全不能相信的東西,儘管如此我還是因為逃避而愚蠢地選擇相信。
                                                                               
寫銀土這對,我想我是失敗了。
原因也很簡單,誠如某位大人所說,我太容易帶入自己的想法,而不見得能夠「客觀」,因為我當時無法「客觀」地找出距離來,即便是使用第三人稱,我依舊沒能把距離拉好,而也許是因為,我從來都沒能夠好好地把原作的他們瞭解透徹。
所以也如另一位所說,不是「愛不足」的問題,而我想是我根本沒有能力去把衍生寫好。
                                                                               
這是自HIGH的問題,是動機問題(我不否認填坑的動機是因為我想要補完),是從根基上就錯得一塌糊塗的問題。
我又怎麼可以去要求這樣出來的成品去獲得在現在、因為現實中太過廢柴而幾乎是孤注一擲的我所在企求的一點、名為成就感的補償?

回到絕望的起點,那時讓整個計畫起死回生的、是因為小雲說我可以送給山田。
但是現在我找到其他東西可以送了(也感謝認識Charme、他介紹的店家)所以讓所有的計畫有重新檢討的機會。
                                                                               
也許最終,這一對孩子的破壞力,會終止在此。


> Those kids were hanging by the threads.
> It doesn't matter now.
                                                                               
蠻妙的,那時我就已經認為不只一個孩子了嗎?(笑)
                                                                               
我故意不吃東西來寫剛剛那些東西,是因為我怕我吃飽了就真的會作出什麼,像是把所有文收精華區,版面砍空,然後又跟幾個月前一樣,放置PLAY。
                                                                               
從上次砍空之後,轉眼居然有六百多篇了,也難怪,我最近都不怎麼在小薔發文。
這邊的收文系統很麻煩,所以我懶得動。
也曾以為自己可以就這樣放懶,我竟然愚蠢到以為不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動。
                                                                               
不管怎樣超過一天以上沒怎吃東西讓我覺得我在發燒(臉很燙)
可是溫度計給我標36.9(可能是因為我喝過冰水),這數字其實跟我的寫作能力一樣絕望咩哈哈哈哈----


 

失敗的原因搞清楚之後、
也可以解答我為什麼一直無法從銀土這孩子身上獲得成就感的疑惑。
因為真的不行。
                                                                               
忘記是誰曾經問過我「一定得印出來、做成本嗎?」
我那時愣了一下,說出來小雲給我的那個起死回生的原因。
                                                                               
我現在自己再加一個比較確實的原因:因為上面會問「你到底花時間寫了什麼?」
那個「什麼」最好是數字而不是文字或言語,最好是實體金錢而不是虛擬成就。
我得提出證明,「這孩子為什麼可以存在」的證明,用數字來堆砌,用金錢回報來進一步鞏固他們必須存在的價值。
                                                                               
那麼,如果現在銀土是樁失敗的投資的話,我也必須作出對應。
在被發現之前,認賠殺出。
                                                                               
我不知道我還能隱瞞多久,也許我連現在坐在電腦前哭的時間都不該花。


 

好吧、調整開始。
頭痛了等等去真的弄東西吃,然後要出門採買...(室友用衛生紙用好兇!)
                                                                               
除了鮮網以外,所有貼進度的地方都暫停,貼完喝酒告白那邊就停。
畢竟三葉篇的爭議應該最大。
鮮網因為沒有回應所以反而逃過一劫(?)
(啊不應該說是因為沒有人抗議所以繼續糟蹋XDDDD)
                                                                               
BLOG的哀嚎照常,文如果有、依舊是未修改版本。
本子的事情暫時未定,我的血糖跟血壓應該還不夠讓我客觀,我想我又得沈澱幾天。


 

只是突然想到的(思)
                                                                               
就跟我的廚藝並不會進步或者菜單不會有什麼改變一樣,我沒有動機。
因為我作菜都只給我自己吃,剛好我可以忍受吃很糟(此論口味)或者重複的食物(食材固定)所以我沒有動機去改善,沒意義。
所以我會因為沒心情作菜而不作菜改吃乾糧或不吃,作菜不見得會讓心情變好,反正作得好吃或不好吃我都要吃完。
                                                                               
我不是個會「為了自己」而去進步的人。
從以前我都是為了「別人」去追逐,我曾經有過目標所以我才有動力。
國中時繪圖時是、考試、作業、作品、等等都是。
                                                                               
寫文這種事、這回,我也才徹底瞭解到,
我這些年來沒有進步,是因為我在這領域避開了去擁有目標的事情。
                                                                               
It doesn't matter now.
我現在只是覺得,如果薰在,就算他真的沒有味覺細胞,我也會每天作菜給他吃,我會進步的,我會的。
                                                                               
說好不哭的,因為沒有衛生紙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