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尾(毆飛)

 

 

有時真想塞奶嘴給阿銀(耶?

話說阿銀在被我勒令退場之後,就在我旁邊哭著滾動,吵得我沒辦法忍受(上班ING)
他是在吵他不要死(笑)

(以下是收戲後台的對話)




「不甘心哪真不甘心!
  一想到不能再抱我的十四就超不甘心的哪~」

『混帳!你腦袋怎麼只剩下這種...』

「因為是實情(一秒)」

『(毆打)







一陣很長的沈默。




「是說真的,十四、到時、日子到的時候再想我就好了。
  別太放不開喔~」



『誰、誰會放不開啊!



「(笑)」




-----


雖然我這麼說就=自打嘴巴了(以前我駁斥過為了「美感」而犧牲角色的「幸福」是一種不應該的舉動),啊就是覺得阿銀事後不管何時以什麼姿態哪種身份冒出來就是缺乏美感啊(炸)

畢竟這點做得好的有未婚妻的漫長等待(那片的轉折我很喜歡,兩個人重新開始的感覺好好)跟其他不勝枚舉的名作,我再怎麼寫都是狗尾續貂啊唉....








然後再來自打嘴巴一次,如果真的要安排、

就是戰爭結束後成為小鎮醫生的土方每天難掩心中的莫名失落、打起精神醫治病人,直到有一天有個報牙痛卻嘻皮笑臉的病人來報到.....






『請醫生履行約定吧









好不負責任又沒有美感的狗尾巴*硬扯下來
對不起我只想到這種的OTL





這已經不是狗尾了OTL 是...

You will LIVE 那句我腦中還有語音,因為是英文所以是腦中的一個聲音,可是我一直記得我聽過這句台詞(電影)所以一直在想是出自哪裡。

直到朋友說這句話真的很殘酷,而我腦中的聲音也很鬼畜我才想起來是出自電影Constantine(康斯坦丁,親愛的Keanu Reeves啊啊//////)中,最後撒旦爸爸用很鬼畜的聲音強制復活小康時殘酷地扔下的~* (撒旦爸爸最棒了、心)

阿銀在幕後設定提到「老師」,我想是這樣來的(思)
松陽老師救他幫他、然後老師把醫者這樣的概念傳遞下去....我家松陽好像不管什麼設定都好偉大

最後、我家阿銀來提供他怎麼活過來的.......

「會殺的只有敵人的話就變成不是敵人就好啦
幹掉敵方士兵以光速穿好對方的衣服然後混進去.......

說自己的銀髮是「戰場太可怕了所以瞬間嚇白了」.....






...........等等、有沒有這麼歡樂的解說?!!!



*猛掐阿銀*可惡啊阿銀去死吧把這篇的美感還來啊!!!!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