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M.JPG

 

以下是個人看完感受,些微法米力黑特有,請慎入。

 

 

生長環境的關係,I live in LIES.

上面總是說著謊言、欺騙小孩也欺騙他們自己。

好事、壞事都有,說著「你記得那麼多幹嘛?我們都不記得何時說過那種話!」然後粉飾太平。

I'm tired of listening to their lies.

 

 

我不喜歡說謊,真的。

對我來說「掩蓋部分真相」不是謊言,我說的仍是實話,只是那不是「真相」的全部。

選擇性的真相,聽的人可以任意曲解為他要的「實話」,用得好的話,可以很方便。

 

看到有些觀眾說從此以後看世界的觀感都改變了,覺得好多人都在欺騙自己什麼的,

我大概是天資駑頓,我並沒有覺得世界改變多少。

因為我不是專家,我並不會很輕易地抓到些徵兆就能判定,我再怎樣都是業餘的、沒受過訓練的,我至少要保持這樣的客觀。

 

在劇中有些機會可以練習看表情,但是往往六成以上我會猜錯。

我後來想出來是為什麼,因為我長年習慣不看人的臉,走路時、跟人說話也會看耳朵或頭髮,

I tried not to make eye contact.

我已經忘記了為什麼我習慣這樣,大概是知道、在課堂上,不想被叫到就只有不看老師/教授的眼睛,眼神對上之後被叫到的機率是100%。

於是我並不見得是遲鈍,我只是資料庫中累積的表情數量不夠多,只要我看多了應該會有所改善。

所以現在我學習走路時、通勤時去看路過人的臉、眼睛、看表情,推測他們可能的心情,雖然沒有辦法證明自己想的是正確的,至少是個「改變」的開始。

 

建築工程意外那一集,Gillian秀給第一個建築工人的那些表情我都猜中了,特別是最後一個我的反應時間很短。

從解說中我也稍微瞭解,為什麼我會對那個disgust的表情如此熟悉。

 

因為我以前日夜跟這樣對我的人生活著啊!
那就是我周遭的大人看待我的表情。

 

上面鄙視我喜歡的東西,一切,只有他們喜歡的東西才是好東西,而且認為我應該要喜歡、沒有喜歡/沒電波就判定我有多麼不孝之類的。

還在語氣中要我去感激今天是因為他們如此地寬宏大量,我才能夠花我自己賺的錢去買我喜歡的、讓我快樂的東西,是因為他們如此地寬容我才能夠去「追尋他們不認可的快樂」。

我曾經為此FIGHT過,我說「你們要多少錢說個數目我會設法存錢給你們、就是除此之外的錢你們就不要管我拿去做什麼行不行?!」,我上面為此莫名其妙大為光火,後續只有黑特、就不提了。

 

不很久以前、幾年前,在一個像是這樣的春日下午、我父上曾經用非常輕蔑的語氣問「你以為你有資格追求快樂嗎?」。
而我也才想起來,為什麼我會一直記得那日的天氣、房間內的光線、我記得聲音、語氣、空氣中的氣味,卻不記得表情。
cuz' i wasn't looking at their faces.

 

 

五月底回台灣,我希望能把自己訓練到可以對上面的表情更清晰、更正確解讀的程度。

That's all I ask of myself.

 

 

So come, LIE TO ME.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