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還是炸了05出來了(泣)

 

「把真相給我老實說來吧!
  阿銀我可是能一邊騎車一邊換衣服的人,要弄開瓶蓋可輕而易舉!」
收音機掛上把手,塞上一邊耳機的銀時在逐漸降臨的暮色中緩緩加速。
「在你說要暫住我家時,是不是也有什麼神住到另一個人家裡了?」

躺在銀時懷裡的淨化神在衣服裡翻個身,
『那傢伙什麼都不懂...』
「哪個傢伙?」

『又不是不知道俺工作量大、工時長,只懂顧著自己滿足,完全不體諒俺......』
一想起那晚發生的事情便覺滿腹委屈。
『反正俺不想再忍耐那傢伙就解約離家出走了!』

「家?是前宿主嗎?然後你們...交換?」
等等啊!這種職業婦女式的哀怨語調和內容是怎麼回事?!
「神祇能這樣隨便說解約就解約的嗎?」

『剛好是他的契約到期所以...』
「到期?!」

彷彿被勾起什麼深層回憶的銀時努力想抓住那稍縱即逝的印象。
「說詳細點、我的原。守護神是什麼型態?」

『啊就、你常喝的那粉紅玩意兒。』一句,嚇得銀時踩上了變速器,然後趕在真正闖禍前緊急煞車。
心頭砰跳不是因為剛才生死一瞬,而是銀時終於想起,最初聽到"守護神"的故事,是從誰的口中。

那是第一年暑假,松陽老師幫村人完成某個委託,對方送來兩箱草莓牛奶作為謝禮。那時自己不知為何處在討厭草莓的週期而不管老師好說歹說總不肯幫忙消耗。
後來老師雖然送掉大半,仍剩下21盒,食用期限迫在眉睫。所以前一晚,松陽老師把自己叫到學堂,在面前鄭重地放著21盒草莓牛奶,說了一段草莓牛奶守護神的

故事。
「守護神會保護宿主免於傷害,但要締結契約可需要一次喝很多草莓牛奶才行喔!」

記得當時真的被老師所描述的守護神打動,於是問了,
「21罐可以維持多久呢?」
「21年吧呵呵~剩下的就看銀時囉!
  老師我可是在第一次見到銀時的那天,就覺得銀時很適合草莓牛奶當守護神呢!」

儘管聽起來像是胡謅的,老師的笑容一點虛假成分都沒有。

「世界上有沒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如果眼前有枕頭,銀時真想一頭埋進去。
在內心扳著指頭算出今年真的是第21年、然後在一切怪事發生前也剛好喝了大量的草莓牛奶,到底是喝太多了還是不夠多所以契約續約不成功嗎?或...

啊不等等等等巧合絕對是巧合啊銀時不要上當!!
當年老師在急診室跟醫生說「銀時真的是太可愛了~竟然喝到拉肚子!」的笑聲,我可是記得非常清楚啊!!!

「絕對沒有!!!」
乍看平和的大江戶中,一個還沒有向宇宙真理(?)屈服的大叔(!)吶喊著向血色夕陽奔去。



☆      ★      ☆      ★      ☆      ★


掩埋場,一度人類或天人的科技及不科技結晶最後都會集中至此,塵埃落定。
近期經由天人的科技協助而將垃圾分類後燃燒,成為城市運轉的能量,使得曾經棘手的垃圾問題不再令人頭痛,掩埋場免去了過往的繁忙和被填滿的命運成為乏人問津的場所。也因此,只要不在乎氣味和能抵抗病菌,可以成為絕佳的藏匿和反擊場所。

『這些傢伙品味怎麼不好一點?』
即便感冒已經讓鼻子部分失靈,還是必須以袖子遮去些氣味。
土方皺眉想這晚恐怕會格外漫長。

不幸中的萬幸是已經在趕來的路程上逮捕了全部鬧事的攘夷份子,不幸中的不幸是他們藏在掩埋場的生化武器七個中只找到三個,剩下四個還散佈在廣大的垃圾山中連他們自己都忘記在何處。眼見接近夜晚對搜查不利,土方一度考慮要等天亮再來進行,無奈接到上級指示:颱風將近,屆時掩埋場會被自然的力量改變,有可能讓本來就已經不穩定的VX生化武器從保護裝置中滲透出來污染環境,必須速戰速決。

『聽好!找到VX晶體就立刻回報總部!是晶瑩綠色的,不要看錯!
  如果發現滲透要馬上發射信號彈通報,還有注意不要站在下風處!』
土方拿著擴音器向正在戴上防毒面具的隊員說明,內心想著要怎樣才能儘快解決問題。

『小傢伙、幫點忙吧!』
偷偷向肩上的福神暗示,
『哪個方向?』

「不管哪個方向都不好!」
原本探頭出來朝天空嗅了幾下,又像是為了躲避而拉著土方的頭髮縮著身子。
「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好不好?這裡病菌太多,遠超過我的能力範圍啊!」

『你...我有公務在身,早點完成大家都省事!』
雖然明白福神的好意,土方難得拿出耐性來,就差威脅利誘的條件要開口,他卻隱約察覺目前不管說什麼福神都不會同意協助。
也罷!運氣什麼的,自己從來就不仰賴。
『算了、就當作你不在、我也能解決!』

伸手將福神從肩上拉下,隨手放置車頂上,土方拿了防毒面具,招呼幾個隊員隨他往剛剛劃分的區域之一走去。

「啊、等等!唔、這樣下去很快會被發現的啊!」
眼見制止不能,左右張望警戒了會兒、深呼吸幾下,藉此拿出勇氣來的福神從頭上的開口掏出一塊小布巾,助跑後藉著逐漸加強的晚風漂浮起來,
「還是要保護好宿主才行,不然沒辦法跟那傢伙交代......」


即使福神沒站在肩頭,運氣還算是在真選組這方的:不久便已尋獲兩枚尚在保護裝置內的VX武器,迅速交由專家處理。
危機解除了一半,土方透過無線電要部下加把勁,自己則往另一方向進行搜查。

『呼、好難受...』
帶著防毒面具是悶熱、呼吸困難不說,因為感冒打噴嚏而讓情況更糟糕。
推測拿掉幾分鐘應該沒關係,土方取下面具喘上幾口才覺舒暢一些。
一轉頭在某個小山丘上瞥見些微螢光綠色的物體便朝著走去,沒想到幾步路後,在漸濃的夜色中相當顯眼的顏色竟一晃消失了。

『......』
眼花了,是眼花了吧?絕對是。
為了說服自己,以手臂揉了會眼睛,平心靜氣下來環顧四周。
這回螢光綠色出現在左方,從色澤和反光來說應能確認為目標物,卻也同樣在自己走近後消失無蹤。

『別開玩笑了!』
將無線電的聲音開著來多少驅除迅速滋長的恐懼,土方努力鎮定呼吸,在心頭掃過一遍記憶裡沒有任何跟垃圾場有關的鬼故事,告訴自己一定沒事。
轉念一想,剛剛福神很明顯在害怕什麼,現在一定也只是受到影響而已,沒事的!

然而從全無聯想到草木皆兵還是難以言喻的神速,除風聲外近乎寂靜的環境一旦有了聲響即能動搖人心,即便那是人稱鬼之副長的心。
無聲地拋下面具,土方一手握在刀柄上呈備戰狀態,預備一有動靜便先給一刀。
只是接下來的動靜完全不是刀能夠解決的。

彷彿從空氣中凝聚了無數靜電而形成的黑色圓形空間,從土方所站不遠處的上方突然浮現。內部深邃不見底,勁風圍繞著其中吹向四方,令土方考慮退後。

「這邊、這邊!」
不知自何處飄來的福神收起布巾,招呼土方躲至最近的屏障。
土方跑向祂時伸手接下來,
『那到底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但...有種熟悉感。」
也許該建議逃跑,但一份異樣的感覺讓他沒說出口。福神抓緊了土方的肩膀,
「沒關係,我會保護你的!這是、跟那傢伙的約定!」




『什麼跟什麼----唔!』
還沒抱怨完,陣陣閃光與類似爆炸的巨響交雜暫時隔絕了土方與外界訊息,震波不大也沒有爆裂物的飛屑,習慣與爆破事件為伍的土方很快進入狀況,而眼前的景象不知該說是太平常還是太不尋常。

自半空中落下的是看來相當狼狽的某銀白自然捲,身上多處火藥炸過的痕跡,但完全沒有受傷的跡象,彷彿他只是剛好穿過拍電影用的煙火而沾染上的。
最奇怪而最該擔心的,是他一絲不掛還正在冒煙,手撐著地上狂嘔吐的狀態。


『你不准把好不容易吃下去的養分吐出來!給俺吞回去!』
「囉唆!咳、阿銀我可像是剛又回到娘胎去重生了一遍啊那種感覺啊!」

雖然接連跑過幾個大相逕庭的世界,銀時應該要能適應每回的時空跳躍,可要穿過剛才那個時光機條件是全裸也未免太嚴苛了吧?
萬一到了一個沒衣服穿的世界或沒機會穿的情境怎辦?

最初是在騎車時被莫名的閃電擊中,原以為自己"完了",眼前飛過的是標著時速88公里,解體自機車上的儀表。
落地後滾了兩圈發現自己穿越到了某個有點眼熟的武術大會場上,面對的是前髮翹得像是觸角的妖怪。
他對於突然闖入的銀時表露了不耐,隨即掏出他稱為死出羽衣的道具說要把他送到世界盡頭,他在觀眾席上的女性後援會成員則爆出「少爺好帥vvV」「把那小子幹掉vvV」的尖叫。

『就叫你不要挑釁他了還不聽!結果你看現在又到哪裡了?』
「他的臉擺明了是中二設定,這年頭說什麼"世界盡頭"太落伍啦!不吐嘈他簡直是違反天理!」

橫豎都要離開,不如就將計就計地跳入給雙方省事。
跳入的世界不是三途之川的彼岸而是個陌生而先進的都市,四處都泛著電子綠光看得好不習慣。
本來想找人問狀況,殊不料放眼望去街上每個人都長得一樣:黑西裝高額頭的墨鏡放置架。

「嗚哇啊啊啊啊———」
當下拔腿狂奔,那些墨鏡則一哄而上,嚷著莫名其妙的話語「The Anomaly」地進行追捕。
自從被眉殭追擊後就沒跑過這麼快的銀時甚至沒時間吐嘈「這世界的MADAO髮線也太高了吧?!」。
所幸中途那些人突然集體轉移目標,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在偏遠街道上喘口氣的銀時尚在左右張望找尋轉機,街角電話亭的公用電話突然響起,而剛剛高速駛過旁邊的大貨車突然緊急煞車,轉向。

『別告訴俺你要衝去接電話!』
「這種時候只有主人公才能接到電話啦!!」

發揮了"看到香蕉皮一定要配合踩下去"的精神的銀時,果然趕在貨車無情撞毀電話亭之前拿起話筒,乍聽一句「If you are listening, You ARE the resistance!」就掉落到一個充滿鐵銹味、硝煙和機械的世界。還沒有看清楚是白天黑夜就被小隊長之類的人拖到旁邊去換上軍裝,塞上槍桿子。

「等等等等等等-----」
儘管辯稱著自己不是要來這亂七八糟的世界為人類的存亡戰鬥的,周遭英文環境是遠超過銀時能溝通的程度。
所幸淨化神因為不受語言限制能替銀時翻譯狀況,在沒有其他線索能離開的情況下跟著部隊進攻搶下一間被廢墟掩蓋的量販店,獲得重要的食物補給。

「我絕對要脫離這個沒有草莓牛奶的世界!」
擅自逃跑的沿路上為逃避多種未來機械的追擊,銀時做了連自己都沒想到可以完成的事情:狂奔中灌完了順手摸來的兩罐美乃滋。
最終神奇地引領了人類反抗軍領袖一行到達他們稱為Time Displacement Equipment的總之應該是時光機(翻譯by淨化神)的實驗室。儘管銀時自告奮勇願意第一個坐上去,領袖則面有難色地說他不是該坐上去的那個人。

「啊那個、就是你們一定需要X佩利門特嘛!」
操著生硬的英文,銀時絞盡腦汁想說服面前的約翰先生。
本來想讓淨化神幫他翻譯儀表上的說明自己操作,無奈"不受語文限制"的真正意思是『俺只能瞭解說話者的意思,你們使用的文字則一樣是天書』。

「唉、唉肯畢...喔真麻煩、你給我聽好!」
伸手抓住約翰,
「你們這個世界並不需要我,但是在我的世界,我有非得要回去改變的"過去"啊!!」

也許是銀時的誠懇打動了約翰,在遭受到下一波機械攻擊前,銀時終得以爬進機器裡進行再一次穿越。

「呸呸呸----咳、呼!」
覺得胃都翻過好幾遍的銀時一陣才有餘裕能環顧四周。
「這裡?」

『我們回來了。
  只是不知道時間。』
淨化神跳上銀時的手臂,語重心長地說。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