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只有BAR(耶?)

 

 

I shouted, I screamed, I yelled,

No one came.

 

往上的石壁是如此漫長而陡峭,
只有偶而閃過的鬼火才能彰顯,
其上的血跡有多麼怵目驚心。



那個挖著洞的孩子沒有手指了,指骨散落在周圍,
他笑著、時而尖叫著,
對石壁吐著口水,再和著血肉進行遙不可及的夢想。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