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澱了幾天才寫。

 

 

回想起來,影響我(聽音樂等)的最重要的兩個音樂人,名字都有Michael(笑)

現在的感覺有點像是一直支撐我的柱子之一倒了。

 

 

據說我小時候第一首會唱的英文歌,是四歲時,跟著電視唱We are the world。
那時父母很驚訝我會唱英文XD (他們開始加強我的英文是我六歲的事情)

 

變得做任何事情都需要音樂是國中以後的事情,我記得很清楚我91年才開始聽ICRT。
那之前大概接觸的反而是古典音樂和五零年代的英文老流行歌。(父母愛聽的關係)

 

我兩次在ICRT能贏得他相關的獎品都是靠著對他的執念啊!
我有他危險演唱會正式宣傳T-SHIRT跟CAP,是我13歲那年在屏東用長途電話打敗其他北縣市的人跟DJ玩遊戲Song scramble贏來的。
那時我連他的一張專輯都沒有(笑)(去聽別人說的答案集結而成的、而且其實還有一兩首歌歌名說錯、但音接近所以過關XD)

過了三年PEPSI舉辦了某個contest(註:PEPSI一直是MJ演唱會的贊助商)我也贏了2000大洋回來
我記得我有小M某次的紀念杯子(紙杯)
拿去臨摹他的簽名要怎麼簽,心想哪一天也許能拿到。

記得也是高三,在高雄演唱會那次,隔日報紙「北門的觀眾由於太熱情撞壞鐵門所以主辦單位後半場開門放人進去」,我雖然不是撞壞的第一層前線(我約第六層)可是我正是"北門熱情的觀眾"、那次我一路跑到接近搖滾特區、又唱又跳的。(當然那晚一直被騷擾,排隊時、後頭衝進去後)


當時有兩位大哥在後面狀似冷靜地說著「這次啊、真的是"歷史"了呢」「是啊、我們下次不會看到他了吧」
那兩位的話當時讓我警惕了一下,但是那時還很年輕的我想著「應該還會的」所以沒想太多。

沒想到、一切,真的是、歷史了。

 

來米國後,幾次大膽地跟老師(505行銷老師Michael Kamin,耶?也是Michael XD)討論,有一次也是因為老師放了當年(94?95?)全球放送的OPRAH專訪的錄影帶。
我當年準時收看了,也一直記得內容。老師說他覺得MJ對於謠言的處理方式是錯誤的(那時在上課大公司應對不實謠言的方法),MJ絕對不能正面回應來駁斥所有的謠言,這反而會加強(大部分時間不想瞭解真相也記不得的)人們對謠言的不良印象。所以他當年曾經致信給MJ,說明他願意擔當形象顧問,索價一小時600米金這樣(當然沒回音,老師做好玩的XDDD)

我當時反駁說,「也許因為我是FAN,看到他能出面澄清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I believed him.」
也許我該寫信給老師了,告訴他,「I still do.」

 

挑一首MJ的歌紀念MJ,我想我會挑這首

 

 

 

Man in the Mirror

He changed me, once. The man in the mirror.


我國中高中時會還有夢想,也是因為這首
I believed in this song, in him, in the world.


歌詞很棒、以前的我可以輕易相信歌詞裡說的事情「看著鏡中的人,make that change」
現在的我要很努力的「想要相信」,也難怪我剛剛在廁所清唱(喂)時會流淚了。

 

如果不是因為他,我想我中二病發作的期間(笑)不會曾經有過那麼遠大的夢想。
人生總有一段時期認為自己可以改變世界的,在那個藍圖之中,是Michael 他對這世界的貢獻,替我構築起來的。

 

今天聽咱公關小姐Janice講的也覺得很有道理,
「像是MJ這樣的人,跟貓王一樣,活到這個歲數成為傳奇也許是命運吧」

 

They were not meant to live long, they lived to become a legend.

 

所以、我相信,M探員只是回去他的星球了。
相信他最後當上了Agent M, Back to his own Planet, A Peaceful Planet.

 

Rest In Peace.

 

 


 

 

回想到一件事、92年寒假去了一趟日本,那時去了最後一次迪斯奈樂園,剛好碰到Capitan EO的3D秀(那個年代3D還蠻稀少的?)
我記得我為了看那段只屬於那個秀的歌舞拖著家人進去三次(毆)

We Are Here To Change The World....我想我還會唱(笑)


   
(主要歌舞片段)

 

 

(另一小段)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