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一份草寫的契約公文出現在辦公桌上,銀時才能真正確定兩天前的事情真的不是有什麼人用了「一元如果電話亭」的效果。

封條雖沒有真正的封鎖效用,能夠乾淨潛入到沒讓自己察覺也是真選組監察山崎的看家本領。
而也因為是山崎,銀時很不甘願地發現沙發下的妖刀物歸原主了。

慰勞品是看起來路上隨便超市大減價中買的抹茶豆沙大福16粒裝(15秒內不配茶解決了,上屆團子王的實力可不是蓋的);工資則比照真選組組員和隊長級*2的日薪補發,第三個信封裡除了看來略微過量的補償金還有張便籤,說多出來的部分是給中國女孩買醋昆布的零食費及給眼鏡助手補修眼鏡的費用。

怎麼多串君連送禮都是這種風格啊!
銀時嘴邊的笑意收不起來,心情特愉快地把窗戶打開,甚至對樓下的花店鄰居微笑了千分之一秒,哼唱廣告曲中接回電話線通知新八把神樂帶回來,萬事屋可以開張了。




「唷~老闆真厲害啊!竟然從正門走進來了呢?」
看起來比往常忙碌一些的總悟放下肩膀上的火箭筒,附近則七零八落散著顯然(沒)做錯事(只是剛好被S颱風尾掃到)的一番隊隊員屍體(活)。
「用了什麼方法馴服的啊?教教我如何?」


早先在土方草擬外包公文時路過,在戳戳自家副長薄到不行的臉皮之餘,其實也對一個下午所產生的變化感到好奇。

「等你也被妖刀附身然後變成御宅族再來吧~
 你們副長的房間是那邊吧?」
銀時藉口找廁所離開工作現場來熟悉一下環境,不料還沒開啟土方雷達就先被更大範圍的S領域擴及到的他不由得想嗆一嗆眼前這位少數知情者。


「看來老闆是嫌修補圍牆和屋頂的工作範圍太小了?」
眼前的人得意表情明顯挑釁著自己的S神經,不回敬不好意思。
「似乎需要我去東宿監督一下進度,那邊應該比這些廢物來得好玩些.....」


「等等等等等等等————」
想起自家那位打起來不管東南西北的女兒就頭痛,只好把想要找戀人安定工作心情的意圖延後了。
S王子果然出手兇狠,既然自己來這邊是想幫忙,可不能越幫越忙才是。


畢竟,要做得好才有後頭的細水長流,不是嗎?



託福(?),銀時等人的修繕工作在「有人經過時再認真工作總之今天的首要目標是連晚餐一起賺到!」的綱領下平穩進展。
讓一群自走型麻煩人物平和的代價就是真選組監察山崎抵達中午的食堂時看到的景象。


「吃!儘量吃!人民的稅金要徹底利用!!」
「再來一鍋!我要連定春和定春28號的份一起!!」
「神樂ちゃん,腳不要踩在桌上,我不好帶菜回去......」


山崎無言地看著與日常大不相同的風景,一邊暗自慶幸已經先一步通知食堂輪番的人要多準備十人份以上的菜飯。
不過目前的陣仗看來,是他太小看萬事屋三人組的無底洞了。

唉啊反正,這餐飯也是副長親自同意的,他沒立場說什麼。
從養傷完回來後,聽聞著自己不在的期間副長的行事風聲,除了變得所謂"宅"了一些仍是自己所熟悉的副長,就算是疑惑,也不方便開口問。


是堆積如山的案件、眾多公文終於把副長累壞、腦筋短路了嗎?
這樣的話該要申請心理諮詢師的費用、而且要找人來分擔工作量才對。
可是跟土方提起時,他只是長嘆、搖頭,隨後說沒事、工作總會做完的。

接獲銀時的電話時其實鬆了一口氣,雖覺不該依賴外人,但山崎莫名認為如果副長要跟任何人求救,那個人就是老闆沒錯。
而短暫"失蹤"回來的長官看來仍是一貫疲倦,惟氣勢略微不同,提起萬事屋不再像是以往"順帶一提",而是專程提到。
一邊聽著土方「等預算到了讓真下把這份金額提領出來」的命令,一邊偷瞄他草寫的便簽,發現是給萬事屋三人的薪資後在內心大大地「哇!」了一聲。

好一陣子都沒看到老闆,想說是真的重傷養病還沒時間前去慰問,如今一來就獅子大開口?
可是副長竟然沒生氣呢!一點都沒。
滿腹疑惑中的山崎走出門瞧見似是隨意"路過"的一番隊隊長,一臉興致盎然(S)地喃喃自語「用什麼手段馴服的?嘛~好玩的玩具是多多益善。」,便搶在風暴來臨之前躲開。

比對當時的險境,眼前的亂象是小菜一碟,山崎以「他們現在是副長的客人」一句壓下同僚的抗議,再拜託銀時他們身為客人不要太過招搖。

正嚼著三隻炸蝦的銀時勉強從牙縫中迸出「吃慢一點,明天才能再來賺早餐」,聽得山崎是直搖頭。
這群人是幾天沒東西吃了?財務吃緊成這樣難怪副長會吩咐把欠著的薪資和慰問金送去。

午餐採輪番進食制,陸續與些熟面孔打招呼的銀時大致推算出順序卻遲遲沒等到土方。

「副長的話,今天不會來喔。」
雖然說對銀時不需要太面面俱到,山崎還是免不了為自己的細心驕傲一下。

「在自己房間吃了,還是等你送過去?」
不開口問是先把食物送進、體力養足了才好辦事,內心盤算著若山崎回答後者就要代勞。

「剛剛吩咐說要休息,兩小時後再叫他。」

「又沒吃東西了?」
不自覺地皺緊眉間,
「局中法度該新增一條"讓長官挨餓者切腹八次"啊!」

「切一次就不得了啦老闆!對副長來說睡覺比吃飯優先啊!
 雖然他吃不吃又是一回事,我打算到時替他準備好飯食,所以請老闆你們手下留情點哪!」
有點啼笑皆非的山崎,腦中飄過"還好老闆不是副長"的想法,說不定下起命令來會比"鬼之副長"更可怕。

理想人生是吃飽睡好,以土方的生活為例的確是後者缺乏。
低頭把碗中的飯菜全掃進嘴裡,再乾了旁邊自備的草莓牛奶。
「神樂、新八,儘管吃,等等休息夠了就上工等晚餐。」

「老闆?!」「阿銀?」
怎麼才剛拜託/被拜託就變本加厲了?

銀時推開餐盤,摸著肚子吐出滿意的飽嗝。
「讓委託人吃冷掉的剩菜不好意思,你們把晚飯煮豐盛一點等著,阿銀我會處理其他的事情。」

「啊....嗯。」
原想阻止銀時,但他的提案也是關心著副長的自己的心聲,既然有人自告奮勇要去安撫屆時會暴怒的長官他就不想多管。
可眼見銀時爽快站起,絕對不像是要回工作崗位的模樣,心中警鈴仍大響。
「老闆?你該不會...」

「放心,我可是世上最懂得怎麼哄睡你們副長的人~」
對其他人來說可能是難如登天的事情,銀時講起來確是自信滿滿,
「現在先告訴我一些事情......」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