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當然是失敗了=﹃=

 

實字數5600.....

還好啦、以往都會差到三倍以上....

 

我砍了很多戲份跟描述是真的OTL

於是字數都進了花絮(毆)

 

土方老師是個擅長書寫紀錄的人。
維持紀律的班中法度、孩童成長日誌和糖果日誌及各類需要對上對下報告的資料維持得有條不紊,但在老師日曆上有個紅圈一直沒打上叉:銀時同學的家庭訪問。

是病倒了:前陣子不小心踏到鞋中的圖釘,併發感染和高燒讓他臥床了幾天。
心想讓同事代班太久不好,明天應能去上班,一腳踏下地板卻是被痛覺絆倒在地。
"躺一下好了"地說服自己地板很涼很舒服,睡意再起的土方老師覺得閉眼後不久即被搖醒。

「老師,睡地板會被小精靈吃掉的。」
迷糊地回答"才不會",睜眼,一叢銀色捲毛晃在面前。

銀時解釋是管理員讓他進來的,轉告代班的山崎老師除了日誌內疑似有卡巴迪作文以外,班上一切良好。
協助土方老師躺回床,銀時在旁邊桌上放了溫水杯後跑進廚房忙了一會兒,端了碗熱粥出來。
一邊哄土方老師吃下重甜的粥,銀時趁機在房間裡亂逛。

「老師也是外地人吧?」
指著角落處仍有數箱未開封的東西,擺設也極其簡陋,教師薪水雖不多但不應寒酸至此。
看見土方老師的表情突轉落寞、黯淡,銀時又靈巧地提到家庭訪問一事。
「老師想知道什麼,阿銀我都會誠實回答喔~」

尚未想好如何應付這時期孩童常有的好奇心,銀時卻能乖乖地不追究;再次訝於這孩子的早熟,土方老師謝謝他的粥,把壺內的水乾了才把不習慣的甜味都沖下去。
感覺力氣稍微回復,明言家庭訪問必須是家長誠實回答才行,但也對銀時「可是比起小孩子來,大人更常說謊」一語無法反駁。
於是不知覺間被銀時拉著開始了問答遊戲:一個回答交換一個問題,在漸感昏沈的土方老師腦袋裡歸納出自己和眼前的孩子的成長歷程其實很像的結論時,也是銀時看著從窗口的夕陽依依不捨的時刻。

再幫土方老師溫著粥在鍋裡,臨走前收下土方表達謝意的甜品和「今天銀時可以不控糖」的指令後,突然問了。
「如果阿銀我長大了,老師還會喜歡我嗎?」

『當然,銀時永遠是我的學生啊~』
「真心的?」

為什麼一個孩子會問這樣的問題呢?
『嗯~......唔?!』

再一次接吻,捲髮孩子仍是熟練得過份。


『銀、別...這種玩笑不好—』
土方推了兩次才把他推開,這孩子到底是跟誰學的!!不、這也不是重點!
然而被銀時的小手壓住胸口時,心跳是異常的快。

「我沒有對老師開過任何玩笑,都是認真的喔~」

『不、我...銀時不能...」
想明確說出不適宜之處,但想對一個五歲小孩釐清"不可能",又不能傷到孩子的心等難題讓還在高燒的土方一時語塞。

「就算真的是破傷風也不會傳染的唷!』
一臉"我做過功課"的得意表情,又蹭了上來做著"若為大人就是毛手毛腳"的行為。

『銀時對老師的好意很感謝、真的!
  但是、唔、住手!』
被看似兒戲的蹭弄而輕喘起來的土方老師努力把身體縮起避免"攻擊",才能把話說完。
『就跟老師有喜歡的人一樣,未來銀時長大以後也會有更喜歡的人,所以、請把這樣的心意留給那個人吧~』

終於靜了下來,背對著夕陽的銀時,紅色瞳仁看來異常懇切,
「那、到那個時候,阿銀我還是最喜歡老師的話,可以嫁給我嗎?」

怎麼進展到婚嫁了?這孩子是怎麼被養大的!?
不、他其實還沒長大...
對超展開感到暈眩的土方老師,半是放棄理論了,催促銀時趕快打包回家,在再度被詢問時含糊其詞,
『真的到那時再說吧......』

「謝謝老師囉~」
聽起來很愉快的銀時又迅速地在土方老師臉頰上香一個,然後飛快地跑出門。

『這一切都是夢吧哈哈...』
聽著腳步走遠,土方老師自暴自棄地想著。




不過當晚,土方老師的確做了夢。

夢到長大到跟現在的自己一般歲數的的銀時,穿著正裝拿著花束過來求婚。
一邊攬腰拉近一邊微笑說「老師該履行諾言囉~」地湊上來進行"若不是小孩子就是騷擾"的行為,一團混亂的自己在喘息和身體發熱中努力抗拒,然後畫面一黑。



『我到底是怎麼了?』
隔天早上發現自己得清洗衣褲的土方老師,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個不適合教職的人。





越接近畢業,土方老師的教職工作就越繁重。
所幸之前的生病有了代價,班上孩子以為老師差點被他們害死了所以都乖順得很,家長們也終於認知到孩童們的轉變而沒再找麻煩。
似是終於時來運轉,土方老師卻沒自覺地愁眉不展。

「老師討厭小銀了嗎?」
班上伶俐的孩子之一晃著包包頭問,努力掩飾被問題本身驚嚇到的土方老師綻出微笑,
『沒有喔~我對大家都一樣啊?
  神樂ちゃん為什麼這麼認為呢?』

「因為他從剛剛就一直掛在老師背後,老師沒有糾正。」
平日當土方老師處罰/糾正孩子們的行為時總說是源於關心,於是如今明顯忽視銀時便像是"不關心=討厭"。

『啊哈哈難怪覺得好重,下來吧!下次不可以喔~』
乾笑的土方老師輕晃身體想把他搖下,末了還是神樂ちゃん硬抓銀時的腳才把他拽下。
他心不在焉地訓了幾句,連正眼都沒有瞧過銀時便去處理旁邊總一郎小弟弟製造出來的事故。

自那天之後土方老師的確有意無意避開銀時,那個逾矩卻又感覺真實得過份的夢讓他自認教師失格,但也不是能隨便跟人提起的煩惱,於是開始逃避來源。
曾預期銀時會大哭大鬧卻沒有,只像是洩氣皮球般更加沈默地在班上幫著、各方面貼心地關懷他,不知覺間、土方老師也對銀時越來越愧疚。


終於到了畢業日,土方老師把整學期以來控糖的成果以非常實際的方法呈現給孩童看:秤出來。
孩童和來參觀的家長們對日積月累的變化感到驚訝不已,不少表達感激後帶著很有成就感的孩子回去。
最終,只剩下銀時。

家長還是沒有出現?這種場合下銀時會更落寞吧!
手裡捏著當初答應要給銀時的"特別禮物",土方老師露出笑臉招呼銀時過來領獎賞。
『謝謝銀時同學一直以來的幫忙,這是即將開幕的糖果王國的入場券,我委託人拿到的。
  銀時可以邀請朋友然後請家長...』

「我要老師陪我去!」
直截了當,銀時接下票券,硬塞給土方一張,
「不然搬家之後、沒有人會陪我去了!」

是搬出這個城鎮,家裡在為此忙碌。
為銀時的落寞找到另外解釋後稍微寬心的土方老師答應了請求,約好開幕當日一同遊玩最新的各類設施。

於是當日為了讓銀時有美好的回憶,土方老師很稱職:像是一起進鬼屋再一同被嚇得哇哇大叫得出來,或是包容銀時在身上磨來蹭去、看他逞強吃冰吃得滿頭大汗等。
雖只是陪同,土方不由得承認自己很久沒能玩得這麼開心。
最後只剩下最花時間的摩天輪,本來操作人員因為銀時身高不足不給進去,還是土方老師『讓快搬家的孩子看看這城鎮吧』才說服。
啟動後坐到銀時身邊打算對他解說哪邊的建築是什麼的土方老師,發現銀時根本興趣缺缺,心想也許是他知道這是結束所以鬧脾氣。


「如果以後老師永遠都看不到我,會想我嗎?」
突然發問,嘟嘴用小腳踢座位。

一邊應和,心想銀時還真的很常用假設語氣,土方老師想辦法讓小孩子的"永遠"感覺不要那麼漫長,
『等銀時搬好家了再寫信來讓老師知道,多遠都沒關係,我可以去拜訪。』

「所以老師不會在明天之後,把跟我相關的東西封進角落的箱子裡?」
『...嗯、不會。』
對於銀時竟然知道角落箱子放置的都是過往一事心頭一驚。
也許有甜蜜、但更多的是傷心回憶,放置才能繼續現在的生活,就這麼逃避過來了。

「就算是變成老師完全認不出來的模樣也一樣嗎?」
完全沒有接續自己或土方的話,又是一道假設。

又不是長大會變成怪物...
很想這麼吐嘈的土方老師卻不小心地,讓那日夢境中長大了的銀時的模樣滑過腦海。
『老師相信,銀時長大之後會變成帥哥的。』

「除了外表,老師還喜歡我什麼地方嗎?」
雖然聽起來有哪裡不對了,不過摧毀孩子的自尊心向來不是土方老師的強項,他歸納了幾個優點,再被銀時的疑問打斷。

「那如果明天阿銀就長大的話,老師願意跟我一直跟我在一起嗎?」
轉身對著土方老師,小手搭上肩膀,紅眼裡充滿了期待,很認真地說著應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底是怎樣的生長環境會讓孩子變得這麼沒安全感呢?
說著"一直在一起"時不如其他孩子那般輕巧,彷彿真正理解這幾字的沈重意義。

『不是做出承諾後就一定辦得到的啊!
  有很多、狀況,像是...』
不是不能理解小孩子想要急速長大的心態:想要擁有權力、權益,欲破除界線去嘗試事情,想要去親身體會踩在界線上的感覺,結果是在過程中滾得滿身傷,稱之為"成長"。
被過往經驗牽動,苦思要怎麼真正讓銀時瞭解的土方老師被搖了肩膀。
「閉上眼睛、只要回答問題就好。」


視線全黑之後,很多細微的跡象都有了形體:不明所以的緊張、急促起來的心跳,還有近在面前的吐息。
跟銀時一起生活會是怎樣光景?
除去那些需要管教的超齡騷擾,有個貼心小幫手、會機靈到避開傷口、有個會傾聽自己的人在身邊的話...

『應該...不錯吧,跟銀時...』

心頭浮現學期間相處的片段、那個短暫相處的下午而不自覺地微笑,這微笑馬上被銀時一句「謝謝老師」然後吻上的動作中斷。
也許因已閉上眼睛、因為不是第一次接吻、或者是想到明天以後就看不到這孩子而一時心軟沒有推開,直到這個吻長到、深到讓他不由自主地喘了起來,前額依舊被銀時的捲髮搔得發癢,這才注意到肩上承受的壓力過大了些,幾乎像是,銀時把整個重量壓上來...

睜眼,原本的夕陽被人影遮著所以一時還看不清,只是這人影大小有點....
『唔?!銀、銀時?!』

推開的是個成年男子,初看也許比土方老師年紀還大,眼前的人除了年紀、衣著不同,銀髮紅眼與小銀時如出一轍。

「啊哇哇謝謝老師真的變回來了耶!
  我多少年沒看到這麼大的手啦~」
男子驚奇地看著自己的手,雀躍一如孩童。

『等等等等、快給我解釋清楚!』
以手背抹嘴,覺得心臟快跳出來的土方終於發揮身為老師的氣魄。





久遠久遠以前,一個貪吃甜食的銀髮笨蛋不小心地偷吃了魔女的糖果,於是被魔女詛咒:以後只要他再碰糖份,吃起來都會是辣的。
解除方法當然是自古以來的那唯一一種 — 真愛 — 但是每回告白失敗他就會縮小,變得越來越年輕。


『你、你期待我相信這些?!』
被那句"真愛"戳得很難堪,但一直懸在半空的密閉空間,似乎只有銀時的話能相信了。
而故事對於銀時一直沒有監守自盜也有了解釋。
『但你每天都吃我給的棒棒糖?』

「辣還是很辣,可是阿銀我可以一邊想著是"土方老師的棒棒糖"努力吃下去>w<////」

那種說法好像不對了,自覺被一路騙過來的土方在無奈中努力調適心態,
『所以搬家什麼的都、裝成五歲小孩說的、都是...』

「跟土方老師有關的。全部都是認真的。」
銀時一斂嘻皮笑臉,強調"如果土方老師沒有相同感覺,詛咒不會解開"地直視著土方,看得他是臉紅心跳急忙別開。
「所以同居生活,請多指教了!」

下巴掉落的土方被提醒詛咒解開前答應的事,難為情的他在摩天輪著地前不斷躲開說著"今後會努力讓老師夜晚的美夢成真"的銀時,兩人在遊樂園內上演了場轟轟烈烈"你追我跑"的戲碼後,如同所有的童話故事:Hapily Ever After...





「今天阿銀我也乖乖去工作了~
  土方老師我要吃你的糖~~~」


『別、別過來!!
  我明天一早有課..啊啊——』



 

 

-- H(appy) END?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