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狀似平淡,不過在大人SIDE那邊可是讓阿銀心境波濤洶湧的(笑)

與十四們見面後情勢急轉直下,對兩個自然捲都是。
小虎銀被銀髮男子強行拎了回家,理由是"他的十四"現在身邊的自然捲濃度太高,再增加會有危險/反效果。

跟屯所比起來,萬事屋顯得髒亂、狹小且危險:打從進門,虎銀身為貓科動物的神經就對著角落趴臥著,看似和平的白色巨犬繃緊起來。
唯一的慰藉是房內充滿了小牛十四的氣息,令他安定不少。



「現在有兩隻阿銀了阿魯。」
「小神樂你把我算進"隻"是什麼意思?#」
「啊嘛神樂就把牠當作跟之前寄住的土...小牛一樣的寵物看待吧!」


「本大爺是野生的虎!可不是你們人類養得起的!」
被壓抑多日的野性傲氣終究冒了出來,不甘示弱地回吼。
從氣味推測小牛消失的期間便該是留宿於此,搞懂來龍去脈後他便更待不住。

「你口口聲聲"我的十四",那麼他為什麼一開始會逃跑、在超市又不肯跟你走呢?」
銀髮男子捧著戰利品草莓牛奶,狀似挑釁地把虎銀問得不知所措。

「只、只是因為...你們不讓我跟十四講話!」
「那你就去看看吧!小牛沒有你在身邊時是什麼表情。」
銀髮男子叫開守門的巨犬,讓小虎銀憑本事去找屯所。


「如果到時你想知道怎樣讓小牛真正變成"你的",再回來吧!」




在不服氣與不甘心中跑了出去,正是晚餐時間的大江戶街道對虎銀來說是個不小的分心考驗。
不過他仍靠著記憶、本能尋著空氣中小牛的氣味追到了屯所門口,但不得進入。
根據守門的隊員說是黑髮男子的命令,不死心的虎銀在嘗試正面突破無效後,又繞道至能感受到十四的氣息的圍牆。
算好距離翻上後,竟不明原因地動彈不得,彷如誤入蜘蛛之網,而眼前是從未想見過的景象。

黑髮男子的房門朝庭院一側拉開,透出柔和的光線。
他仍在反芻(?)紙張,剛送上茶的小牛乖巧地在他身邊坐下、磨蹭,是少見、甚至未見過的撒嬌動作。
而黑髮男子的回應,是輕柔地撫著小牛,哄其入睡。

虎銀百感交集。
別說另一個十四的柔和態度是對自己或他人時從來沒有的,小牛在黑髮男子身邊的依順態度和甜美笑容,是以往在牧場時從未見到的。


「唉呀!小老闆在這裡掛得太久了吧?被副長發現可是不好的喔!」
羽毛球拍先生又不知從何處冒了出來,提醒虎銀已經可以移動、催促他回去。


「吉米,十四們都不喜歡自然捲嗎?」
「沒這回事......只是小老闆還沒抓到訣竅吧!」

小虎銀對這樣的答案悵然若失,待晃回萬事屋時已是滿空星子的時候。
銀髮主人正氣定神閒地坐定等著。



「大天然捲、教我吧!」








「首先,要改掉口頭上的直覺反應。」
銀髮男子煞有其事地穿上白袍戴上眼鏡、叼起棒棒糖,
「先認清小牛是小牛自己,不是你的。」

「可是小牛從出生就在我家牧場,
  所以是我...嗚唔唔唔唔——!」

在銀髮男子的一聲"定春"命令下,小虎銀即被旁邊的白色巨犬張口連頭含住,空留脖子以下在外掙扎。
好一會兒才被放開,
「咳咳咳——你想害死本大爺啊!?」



說著要再來N次類似特訓的銀髮男子一臉正經,
「不用身體記得怎會有效?
  你得在定春真的餓了之前完成這階段的訓練,不然牠會真的吞下去喔!」
「嗚哇啊啊啊啊啊———」





「OK、第二階段,要改掉面對誘惑時身體的反射動作。」
「那、那氣味是小牛做的布丁?」
原本趴地的小虎銀倏然抬頭,一躍跳起衝向銀髮男子。


「你必須改掉是小牛相關物就要佔為己有的習...怎麼這麼不聽話!定春。」
單手輕鬆擋掉撲上來的虎銀,銀髮男子又下了簡單的指令。

「汪!(啪咕)」
「咳咳!好、卑鄙!」

渴望已久的美食就近在眼前卻無法入手,還被一人一犬戲弄,令虎銀忍無可忍。


「你顯然不知道自己怎麼被討厭的哪!」
銀髮男子語氣狀似誠懇,表情卻是頗欠揍,
「我可是聽過小牛抱怨總是有個搗蛋鬼把他辛苦做好的餐點吃光,害他還要偷偷重做交差的事情呢~」

此語一出令小虎銀噤了聲,腦中浮現小牛十四氣鼓鼓的紅咚臉頰,的確是心虛了。
而看到虎銀的確開始約束自己的行為後,銀髮男子笑笑,彈了下手指,
「小神樂!」

「(啪咕)再來一盤!」
「嗚啊啊啊啊啊啊~~~~(ΩДΩ)*゚。+。」


當晚,除去夏日惱人的蟬鳴,還有小虎銀不絕於耳的慘叫。

 

「哪~多少吃一點吧!」
在數不清次數的挫敗後,累趴的小虎銀面前冒出了三盤草莓大福。
「訓練還沒結束,到目前為止,你都做得很好。」


虎銀懶洋洋地抬了眼皮,被催促了"不是陷阱"後才用爪子戳起一個緩慢咬下。


「大天然捲......把十四變成自己的,真的那麼困難嗎?」
他記得在一兩次偷跑中瞥見大天然捲跟另一個十四談話,帶有火藥味的互動是自己熟悉的,但的確有所不同。

「當然!當年的我可沒你的優勢呢~」
銀髮男子的語氣充滿懷念過往的氣氛,講起了兩人在認識初期的衝突、中途的妥協等種種趣事。


「對了!你們的世界,有"老師"這樣的角色存在嗎?」
「......有一位住在松樹下的九尾狐狸老師,他知道好多外界、人類的事情。
  雖然有些好像是老師自己亂講的,不過我們有疑問時都會跑去問他。」

在確認狐狸老師仍活蹦亂跳地誤人(?)子弟後,銀髮男子大笑,拎起虎銀,
「現在帶你去喝點我的老師當年介紹的好物吧!」

露出神秘的笑容,
「草莓牛奶大神可是自然捲的守護神。」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