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以為病有起色,中午以後急轉直下,現在比前兩天嚴重了(死)
又狂咳到無法睡覺,吃完藥之後照樣半小時後燒到全身發冷躲被子,我看的真的不是庸(超嫩)醫嗎?

明天要提早上班(眼神死),還是去幾小時後請假吧...我真的不行了


以下亂寫
縮在床上發抖時一直轉的....





哪、哪~十四~睡著了嗎?
(蹭蹭)


 - 很煩喔自然捲...我想睡.....


喔喔、沒事沒事你睡....(蹭)
(蹭蹭)

 - 銀時


哪~十四,聽我說個故事好嗎?
中途睡著沒關係、聽聽就好~


 - .......快說。



我剛剛做了夢、喔、痛....


 - (剛剛我都沒睡著了!\_/#)


夢到十四喔~只有十四。
好像是幾年後的你了,制服稍微改了點,升官了吧?
頭髮長了一點點,很有韻味。

你還是很忙很忙,忙到沒自己的生活什麼的。
本來我也覺得沒什麼不對,開始在想"十四身邊的阿銀我在哪呢?"的時候發現,我就是我。

太奇怪了。


 - 有什麼好奇怪的?


我沒有跟在十四身邊啊!這難道不奇怪嗎?
而且我看得到自己耶~跟現在沒什麼兩樣。
十四都變漂亮了,阿銀我竟然沒有變帥實在是很過份哪!是我自己的夢耶!



 - ................


然後,我發現,不管我站得離十四多近、
甚至去碰、摟抱十四,十四都沒有感覺。


 - .............................因為是夢吧


是我的夢,所以問題才嚴重。

就這樣跟在十四身邊好一陣,發現,十四笑的時候變少了。
除了定點巡邏,也不去萬事屋了,生活圈子除了幕府、真選組、市民以外都沒有了。

偶爾大猩猩跟總一郎弟弟會帶你去喝酒、去賞花,你再也不會喝醉了。
這樣的十四,看得有點心疼呢。


 - ............那是夢


一晃又好像過了幾年,工作變得棘手了大概...
真選組被迫遷移,搬離屯所、甚至是大江戶,到了比較蕭條的地方,像是北國。
十四的外套也換成長風衣了,在秋風吹拂中人好像瘦了很多。
你在巡邏,手臂的繃帶從袖子裡透出來飛啊飛的,上面還有血跡。

你們住的行館起火了,火焰之外有好多黑影。
你沒有睡,也許是睡不著,所以第一個黑影闖進房來的時候你非常俐落地解決了,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

我在你身邊很焦急地一直轉,因為我怕你看不清那些黑影在哪、我知道你是他們的目標。

我也好想找其他人來幫忙,像是吉米、光頭、大猩猩或是總一郎小弟弟,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知道他們都不在了。


你最後殺光了那些黑影,掩護了好些人上車、告訴他們繼續北走,會有援助的,自己卻沒上車。


拖著刀和血慢慢走回火場,好像深怕還砍不完,
你對著火叫囂著「出來」、「現在就出來」、「你一直在的、我知道!」

我巡完了現場確定一個活人都沒剩之後,才想到,
你是在叫我。



月色下,落雪的殘破中庭
你脫了外套,完全的錯誤示範,我卻沒有辦法幫你穿回去。
也許也不重要了,你滿身血污,跟我最怕的厲鬼沒什麼兩樣。

你喘氣、沒有發抖,卻直直盯著我看,
這麼久以來的第一次。


「說、好了的....
  要、再會.....要、一起走....」


刀從你手中掉落,你跪倒下去,
我衝過去想接住你,沒想到真的接到了。

碰到的瞬間,十四把臉埋在我們的手裡,開始大哭。
這些年的回憶像是火一樣燃燒出顏色,是你的回憶。

有武州、有真選組、有大江戶,有阿銀我的回憶。

好多好多、看得阿銀我也哭了起來。
我一直抱著十四到十四終於不發抖了,就突然醒過來了。



哪~十四....說點話安慰阿銀我好嗎?(吸鼻子)


 - 明明是你的夢...就說都是夢了!這樣想不就好了嗎?



是很讓人在意的夢啊......(吸)(拿衛生紙)(回蹭)


 - 反正夢最後我們也在一起了,總滿意了吧?



不滿意(秒答)
讓我的十四哭那麼久的人就算是阿銀自己也不會原諒的喔喔喔喔---




 - (哭笑不得)那你就再做個美夢去彌補吧?


好主意!(蹭)
(磨磨)(揉揉)
(捏)



 - 等等、我叫你自己去作夢----我還想睡!





會的會的~
會連十四的份的美夢一起做再來一起睡喔~~~





# 之後,當名聞一時的魔法學校霍O華O的暢銷產品「無夢水」終於賣到大江戶時,在排隊購買的人潮裡赫然出現某武裝警察的高層長官....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