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區分好了,這邊出現的都是草稿中的草稿,跟鮮網的分篇章不一樣。

所以這邊的草稿與幾年前落下的正式篇章有點落差,但總之暌違五年(?),我終於又開始寫了。

以下直接接鮮網那邊的最後篇章片段。

 

 

女主人緩緩轉身的同時關上門,動作非常俐落地點了入口、桌上和樓梯口的燈讓室內重回明亮。
露雅幫母親脫下外套收進階梯下的櫥櫃,碧安卡則在特拉克和瑪麗被請入座時則單刀直入。

「詹姆斯神父的眼光應無偏差,看來我可以放心。」
儘管是微笑著的,打量兩人的眼神卻沒有放過任何細節。
「在月底的祭典結束前,露雅日常起居的安全就交給你們了。」

碧安卡指示剛把魯艾利帶上樓休息的露雅準備早飯,一邊簡單說明自家每日的行程。
「你們負責的是露雅離家到各家教教室的安全和一切事務打理,
  月底的舞會是重頭戲,我不希望有任何意外。」

最近城內由於幾大盛會進行,就算自治隊以及聖騎士團等加強巡邏,治安仍較以往紛亂不少。
特拉克要走了城內地圖承諾會好好研究,他心裡更在意的是另一疊厚重的醫者名單與資料。

「那麼今天你們先好好休息吧!
  下午如果有空露雅會陪你們進市區走走。」
至今才略顯疲態的碧安卡,起身時拍了拍主動幫忙收拾餐具的瑪麗,再吩咐女兒幾句後便入房進行久違的安眠。

「路埃里的食慾也不大好哪?不多吃的話,病情會拖延的。」
露雅看著從病人房拿出的餐盤,輕輕嘆了口氣。
儘管路埃里說自己什麼都吃得下去,末了還是僅攝取了以男生食量而言嫌小的份量。

「以今天的狀況,他已經算吃很多了。」
由衷稱讚了露雅的手藝,特拉克為魯艾利打圓場說若考量馬車顛簸的因素,也許是尚未回復胃口。
露雅回應的笑容裡有種如釋重負的意味,擦乾了手後帶領兩人上樓。

樓上的空間大致上分為三人的房間與客房。
魯艾利被安置在路西亞同間,瑪麗睡露雅的房間,特拉克則享有單獨客房。

「其實路埃里或瑪麗可以跟我同一間?在野外露營時都這樣,我也能就近照顧。」
對於這番"禮遇"有些受寵若驚,特拉克補加說明自己不在乎睡地板 - 客房僅有一張床。

「我安排住房時考慮到作息時間不同:白天我們都要外出,而讓病人們能相互照應是最好的。
  這樣路西亞不會寂寞,瑪麗和特拉克先生也能充分的休息。」
露雅點到為止的言語,提醒了特拉克,自己從魯艾利臥病以來一直沒能好好睡上一覺的事實。
他莞爾一笑,把資料搬入客房。



「特拉克、我們要出發囉?先下樓等你。」
在門外的瑪麗聲音不若平日有氣力,從床上驚起的特拉克則無心在意 — 看資料不小心睡著的他忙著把弄亂的紙堆疊好,穿上長袍走下樓。

「抱歉,久等了...耶?」
一開始沒有在樓梯口看到熟悉的馬尾著實愣了一下,特拉克停下腳步才在露雅旁邊看到一個彷彿因不好意思而躲著的人影。
瑪麗換下平日輕便的騎兵弓手制服,而是穿著白色與粉色系的布料交織成的連衣裙,胸前的天藍絲帶是吸引目光的存在。同粉色系的皮帶扣長靴讓她顯得;平日紮高的馬尾也放任長髮自然垂下,以雙蝴蝶結在左右綴飾。

「機會難得就替她打扮了一下,瑪麗很適合這種公主風的裝扮吧?」
露雅露出了對精心傑作滿意的微笑,解釋起瑪麗剛好能穿上她的舊衣服就順手進行改造工程。
一旁的瑪麗低著頭說這樣不適合背弓箭時,連特拉克都忍不住幫腔今日的護衛工作自己會全程擔負,要她放鬆心情逛街。

「唉呀、路埃里也說了同樣的話呢!
  你們果然是好伙伴。」
露雅由衷地讚歎。
稍早在推著瑪麗進門給路埃里看看時還擔心會吵醒病人,卻見坐在弟弟床邊地板上認真講冒險故事的路埃里,和明顯聽得入迷的弟弟。原先害怕弟弟的彆扭脾氣會讓客人不好受的憂慮一下子煙消雲散。
「趁著日光充裕,出去走走吧!」

 

 


 

其實寫作過程開始感受到這幾年到底長進了沒。

還是有一點點的,稍微,欣慰。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