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圍牆上方等著的銀時,心情愉悅地數著放學鈴聲響完。

是城市內某間小學的放學時間,學生如沙丁魚群般自教室湧出校門,

一時熱鬧無比。

 

對銀時來說,要在龐大的人群中找特定人並不困難:他認的是靈魂。

 

「今天也穿了淺綠色短褲,到底有多愛那顏色啊!」

 

望著仍在校園走廊某處和同伴打鬧的小男孩,看他在談笑間突然拍打

四、五個同學的頭再迅速逃逸。

 

「這點也沒改變......

回想起自己和同身為新手死神的桂和辰馬實習時,常被老師這樣打頭,

銀時不禁笑得很開心,也很感慨。

 

因為那孩子是自己的老師松陽轉生後的模樣。

 

當死神到了能轉職為天使組的時候,另一個選擇就是轉生為人,重新開始。

本來轉生後的資訊是機密,但在當時銀時、桂和辰馬"鍥而不捨"追查後,終於獲知下落。

而在追查時,他們才逐漸明白,自己老師究竟有多特別。

 

松陽原本是守護天使,而且是直接由人類升為天使的特例之一。

素行良好的他卻在某一回擔任守護職責時"怠忽職守"且嚴重違規,

受到上層的懲處並貶為死神,專職帶新手業務。

 

第一批,也是最後一批的學生就是銀時他們。

 

對於過去松陽未著墨太多,"說好不提"成為師生間的默契。

而在少數幾次的相關談話,松陽僅是以堅定的語氣說了「我只是嘗試以

被保護的對象心理去想、去做了他真正希望的事情而已」的話語。

 

銀時感覺得出來,老師並不後悔。

 

所以當松陽決定轉生為人比死神更下一階的存在時,

他是最不驚訝的。

 

「桂、辰馬,還有銀,老師相信你們未來都能成為天使。

如果你們選擇了守護組,要時時刻刻想清楚"守護的真意"。」

 

行前,松陽把銀時他們都喚來。

在恭喜他們即將可以獨當一面之時,為他們留下了一席耐死神尋味的話。

 

「我們的職責範圍僅限於被選定的保護對象一人,

一切須以這個人的"存在"做考量。

但當一個人幸運地躲過所有的災難,卻只能看著他所愛的家人、一切

消失於眼前,你們想,以那個人的角度來說,他會覺得"幸運"嗎?

如果那就是他的終生遺憾,我們身為守護天使所為他們做的抉擇,

真的是對他們""的?」

 

又一次彷彿要把字句拍進靈魂內地拍打著學生們的頭,松陽笑笑,

簡短道別後消失在他們面前。

 

 

「辰馬、假髮,守護組就交給你們了,我不參加。」

 

「為什麼?」

 

「不為什麼。」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