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偵測晶片讓我能迅速掌握進入視區所有動態,於是逮住獵物只是時間早晚的事情 - 這次當然是早。


『你早就知道他們有兩人嗎?』
把交差用的兩人綁好扔貨艙,也回收在他們小艇上的公款後,我不由得問出,當時銀時說的"果然"讓我很在意。
雖然仔細想想,指令上沒有特別講明該人是否有同夥,以致我也以為只需要注意一人的動向。

「運氣好矇對的~」
已經取下鏡片的銀時彎腰在登陸艇上的電腦調閱之前記錄的影片,語氣聽來像是敷衍。
心生不滿的我走過去,發現他正在調閱另一個通緝犯的資料來比對螢幕上的影像。

『這是...你在賭場看到這人?』
「啊嗯、有點眼熟所以多看了兩眼,現在回去說不定他還在。」

『銀時,那不是我們的任務。
  我們能做的只有通知當地警方,頂多在我們回報總部後看能不能順道移送他...』

「在那之前他就逃之夭夭了。」
一臉"不逮住他很可惜"的表情,銀時已經擺明了要再度出動:卻是把武器和所有通訊器材留在桌上。
「沒關係,給我一點時間、在這裡等我一下就好。
  現在開始的行動跟我進賭場的事情都請你不要寫進報告。」

『啊?等等!你要去抓人?』
而且連賭場的部分都不寫?
至此驚覺銀時不知何時按下了資料消除鈕:把留存在鏡片、通訊器和小艇內主機的資訊完全抹除。
先不管他怎麼可能繞過系統自動存檔而直接消除檔案本體,這麼一來他真的就只是來"監督"的!


「要是被其他人知道我打牌會耍老千、他們以後就不會跟我玩啦!」
說完吐了舌頭,調皮地對我笑了下,然後揮揮手,
「半小時後見!」


什麼跟什麼!!!又被他轉移話題跑掉了可惡!
心有不甘的我接下來絞盡腦汁想找出回復被刪除檔案的方法 - 徒勞 - ,抬頭計算時間時,偵察晶片讓我注意到的周圍動向:不遠的街角外的銀色身影。

走到窗邊,從停車場可見的範圍看出去,對面街角是銀時帶著五花大綁的通緝犯在等人的樣子,來的卻不是警察或任何相近職業的人。
一個梳包包頭拿紙傘的少女和一個長相普通的眼鏡少年蹦蹦跳跳地奔向他,少女狀似親暱地撲上銀時,像極了對兄長撒嬌的模樣;
銀時露出少見的疼惜表情摸摸少女的頭、和眼鏡少年寒暄,然後指導兩人該如何處置通緝犯。

以我對剛才資料的印象,那個通緝犯是有賞金的,所以那兩個孩子是賞金獵人?
是家人嗎?論長相並不像,但氣氛是類似的。
不知怎的,覺得很不是滋味。



「抱歉久等了~走吧!交差交差。」
關上艙門安穩坐回副駕駛座,一派輕鬆的模樣完全不像是剛剛追緝了重大通緝犯。


銀時見我沒反應,還很好心地問是不是我太累,要自告奮勇駕駛回去。


『沒事。』
我機械性地開啟開關、檢查儀表,打算等衝過大氣層出境後,看著星空把腦袋清一清,決定報告怎麼寫。


「他們是、之前收留過我的...恩人,嗯、可以這麼說。」
一陣,像是瞭解我在想什麼的銀自然捲開口解釋,
「剛好他們也在附近,所以想做點好事、給他們點驚喜。」


『我沒有在意那個。』
又一次,不由自主地說著像是違心之論但覺得自己的確沒說錯的話。


「嗯、我知道......我只是想講出來而已。」
眼角瞥見的銀時嘴邊有一抹帶著悲涼意味的笑,消逝得很快,令我無從確定起。
「那麼報告麻煩了!好久沒用到腦袋了好累,我睡一下......」


沒兩下即聽見鼾聲,抽空瞄一眼實在不像是裝睡,我設定好航道,把駕駛模式改為自動,走到小會議桌拿起外套隨便蓋上銀時。
銀時提到用腦的事情讓我想了一會兒,出發前銀時的確沒裝上任何晶片,所以在賭場的時候、和後來的追捕,他是全憑原本的能力上陣?


這個男人在成為軍人之前,是怎樣的人?
瞭解得越多,就越不瞭解。
好怪。


☆    ☆    ☆    ☆    ☆    ☆    ☆    ☆    ☆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