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0
說一句感嘆的話,長子Homage的誕生過程,與現在的銀土誕生過程的背景,真的是完全不同等級的苦痛在支撐(思)

 


也許就是因為我在這圈感到這麼孤單,銀土才能真的五十萬字這樣壓出來,因為我的現實境況,比起寫Homage時不知道幸福多少。
幸福,是創作的殺手。

兩個孩子份量相當,比起其他「我希望能把他們補完到這個程度」的孩子,這兩對分別是「在這樣的世界,我要看到這樣的你們」的體現,是我的理想延伸。
寄予厚望的、孩子

雖然我自認是那種不跟人討論文章不會前進的人、好吧、我開始能感謝、那些不管有意無意協助製造孤單感的那些人了

另外來個無關的,我一直以為我長年把「Homage」音念錯了,因為我會把重音(?)放前面,後來一度聽到別種念法時很驚恐www 直到這次矮人,比爾博(Ian Holmes)念的還是重音前面的啊!!!我放心了!!

找BGM時路過Homage專用BGM資料夾........必須說Homage一點都不黑啊!(自己講)裡面的歌都好正面!(被打

(為了找黑的歌在BGM資料夾裡亂翻)我始終相信我資料夾裡黑的只有鬼束,天野月的威力是大絕(絕望後的爆發?),是HP=1時爆發專用的(思)鬼束的就是無限絕望螺旋
所以鬼束不黑的時候我有點傷心啊(喂)

然後好久沒唱的千夜一夜,這也是我的自信曲(挺)
唱完都覺得鼻子不塞了(鼻水流了兩小時)

可以撐得上是自己自信曲(所謂如果去卡啦OK真的要開唱的話)的是千夜一夜、Beautiful World、鬼束的cage
V家的話還在努力練ラストラスト...二息應該也算。(意外的少?

終於下好了iku姊姊的黑歌,螺鈿の骨

 

螺鈿の骨を歌ってみた【iKu+】不管聽幾次,每次聽還是下半身抖個不停....

有人說音質不好,但就是因為有雜音才有氣氛啊ww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