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版背景

自家銀土補完專用。

 


終於鑽開漫無邊際的黑暗,迎來的是瀕臨忍耐界線的頭痛。
蹣跚幾步之後注意到身體仍在靠著牆壁前進,又被病毒擅自挪用去哪裡了?

右手握住了像是欄杆一樣的物體便執意不前進,用意志力慢慢把主控權搶奪過來。
不斷眨眼來恢復視界、紙屑般的垃圾隨風滾過腳邊,而腳下踩住的深綠色掛簾,上面的店家紋樣看來有些熟悉......




「凱薩琳,去門外看看小玉灑水灑完了沒?
  她去太久了。」



猛然聽見這句,比一桶冰水淋上身都還更快清醒,連忙朝所見範圍內微開的鐵門閃了進去。
店內一片雜亂,顯然店主已經逃亡又或被捲入白詛的一員、任其架上商品毀壞、破落。
我害怕剛才的舉動被人注意,又攀上已腐朽斷裂開來的木製階梯,爬上二樓。

二樓面對大街的房間裡堆滿了雜物和垃圾,卻不似是人的居所,而更像是過客留下之物,盡是些附近超商買的食物包裝,例如紅豆麵包。

「對了......」
這裡曾經是吉米君的駐紮地,結果意外衍生成小玉相親事件,於是當初對戀人曾經派人監視過自己的舉動,也只是笑笑帶過。

從窗的破洞看下去就是登勢婆婆的店,還有那個晃頭晃腦的貓耳娘。
一時疏忽竟然就被病毒帶來這個過去幾年盡全力避開的核心地帶,坂田銀時、你還真的是不像話哪!!


一邊埋怨著,眼睛還是不住地打量著街上的狀況,與過往切斷聯繫的思念此刻全部都倒沖回來。

想知道與自己相關的人是否安好、
想確認他們的生活是否有所改變、

想、瞭解,自己對他們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但映入眼簾的是,已被取下<萬事屋銀ちゃん>招牌而顯得空盪的走廊,從前門那破損的程度應該人去樓空已久。
登勢的店面基本上大致完好,看得出來婆婆非常盡心維持;
常用討厭語氣說話的貓耳娘則正在和一名黑衣男子對談,話說那身衣服到底是在cosplay誰啊充滿中二氣息!


「那麼我去見委託人了。
  如果有另一個萬事屋的消息,請通知我。」


「中二眼鏡你說歸說,還是挺在意那個中國娘的嘛!」


「誰是中....哼、有了競爭對手當然要關注,
  嘛!那個人的後繼者是我,我絕對不會放棄!」
又動手推了一下眼鏡,黑衣男子這才轉身朝大街另一端走去,動作一絲不苟宛如真正的武士。

在他轉身時看清楚男子的長相,過往只會出現在觀賞寺門通演唱會Blu-ray的專注面容,此時完全投注到日常生活的一舉一動。



「不會吧.....」
那個溫吞的道場少年,才短短幾年就已經朝著不認識原作的方向筆直前進了?
說是後繼者什麼的、是阿銀我的繼任者嗎?
而且之前輾轉聽聞小神樂被星海坊主接到其他星球避難還鬆一口氣,怎麼又偷跑回來,還開了另一個萬事屋?

都是同一個屋簷下的孩子爭什麼爭?
怎不想想阿銀我是怎麼養你們的!


雖然沒有預期眾人的生活仍會維持原樣,可也從來沒想過萬事屋會分裂。
好想走出去,告訴他們阿銀我還活著、大家都好好坐下來不要吵架......



『別犯傻!現在出去就前功盡棄了。』


被這句驚得抓住窗格,手似是用力過度,將原已脆弱的木頭結構破壞,扎進手裡的木刺讓頭腦稍微清醒點。


他默默站在旁邊注視著街道,半身隱入窗子的陰影,彷彿正在執行監視任務,
『病毒會偵測你的情緒流向,進而嘗試控制你。
  如果不想辦法抑制,你還是會回到這裡,只是以病毒的身份。』


會察覺心情的病毒?還真聰明。
「呵呵、都到了這個無法挽回的境地了、順應心情聽起來是不錯的主意啊!」



想起在源外庵所見所聞,萬念俱灰的悲傷又讓胸口抽痛起來。
會在失去意識後走到這裡,是因為病毒察覺自己想"回家"的心願吧?



他偏過頭,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我,嘴邊的弧度似笑非笑,似想等我自己想通,但我總是解讀不出他這種表情。

他示意我再度看向街道,
『......事情,還沒糟到那種地步。』



我的潛意識,到底想告訴我什麼呢?



「唉呀又噴出醬油了?
  晚點再叫源外來一趟好了。」

雖然比印象中多了幾縷白髮,那副慵懶地抽煙斗的模樣仍是自己認識的登勢婆婆,她正在檢視小玉拿著、源源不絕漏出醬油的清潔用掃把。
話說雖然知道小玉是機器人但是改造成坦克型態也未免太過份了吧?
誰做的?這可不是一句「男人的浪漫」就能搪塞得過去的啊!

等、等等!!
婆婆說、叫誰來修?


「報告婆婆,我已經暫時停止醬油的輸出了。
  出外採集的源外大人預定於明日下午四時回到<地球防衛基地>,到時會請他做二度檢修。」


「上回他做實驗把自己住所炸了,叫我得幫他找另一處充滿破銅爛鐵的地方,哪那麼好找?
  還好十德的女兒願意收留他,他卻嫌對方太囉唆,真是麻煩的老頭~」




「嗚——」
直到看著三人又進了店,類似如釋重負的心情把眼淚又一次逼了出來。
被強制更新的訊息才在腦中重整成一個自己能理解的原貌:源外老爹還活著、還在繼續實驗,周圍的人仍在幫忙他。


這個世界讓我聽見的、終於不只有逐漸崩壞的聲音。



『你的計畫、你的努力還沒有白費。
  那些人雖然幫你在山上立了墓,都仍以他們的任性在心中讓你活下去了,所以別辜負他們。』

也許是反映了自己的心情,他總結的話聽來頗有暖意,
氣息也相當溫和,有點、不像他。

『這邊距離能讓你躲藏的地區還遠得很,趁現在街上沒人快走吧!』



有那麼一瞬我以為他向我伸手,要拉我起來,但他只是轉身擦過,往樓梯方向直直走出去。

而我、在想通了的下一瞬,把用來伸手向他的力道緊緊地捏進掌心、獨自站起。

 


 

用來止跌的溫馨片段的TBC
總是需要一段來交代眾人,想來想去只有這個吉米小屋(X)適用了。
倒是源外老爹的下一個居所是<地球防衛基地>讓我邊寫邊意外,而且很合適(笑)
我還蠻喜歡這個地方的設定(以前的文章就出現過)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