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版背景

自家銀土補完專用。

 

以下兒童不宜,大人也不宜(笑)

 



『不准太過火,我最晚下午兩點要銷假。』
「沒問題♥ ♥ ♥
  阿銀我這個月的十四份還算充足,應該不會讓十四太累的~」



那是、在一切惡化之前,最後一次與戀人的約會。

儘管不知道會是最後一次,還是紮實地先在床上來了兩回,再趁著戀人清洗的時候追補一次。




『混....んうっ!不是、說、
  只幫...洗頭、ぁああ!』

「十四不用擔心,底下的毛髮等等阿銀我也會細心照料的~♥」
調低重心,讓因站著被進入而一時腿軟的十四有所依靠。
嘴上說是不需要,可也很快就納入小阿銀、吸得可緊了。


戀人剛沖完泡沫的髮梢透著喜歡的草莓哈密瓜的香氣,總是讓自己著迷不已......




「......ふっ—」

一下子埋入太深的過往,完全忘記正在沖澡的事實。
儘管不用擔心瓦斯水費什麼的,從逃亡開始就幾乎沒有時間或機會想起戀人,更遑論能在放鬆狀態下進入思念全開模式。

於是、相對於以前每月都能好好貫徹的"健康"生活,現在只要稍一刺激,就能讓身體起反應。


電台的歌曲只是開端,要說元兇還該是屋主留下的洗髮精,跟自己愛用款同口味。
自從某次用這品牌替戀人洗頭後,這氣味就變為對自己限定的催情要素之一,招呼著身體順應本能,將平日累積的情慾盡情抒發。

左手撐在牆面,順著水流往下,看著不知不覺已充血的分身,在苦笑中握住了。
「小兄弟,冷落你這麼久。
  不過今天只有回憶陪你、對不起哪~」


閉上眼,努力從一片空白中開始描繪戀人背頸的曲線,想像他微微聳肩時,肌理襯著淋浴時的細小水珠的模樣。
每回面對此種挑逗,都會忍不住吻上、順著滑上頸項啃咬。

一旦靠近耳邊呼氣就會敏感到像貓兒般亂甩頭,那形狀良好且紅得莫名的耳垂,一如熟透的水果引人更想來回舔舐含吮。
如果挑到比較高檔的旅館,就定會把戀人帶到浴室的整面鏡前來做。
只要伸手拂去霧氣,害羞的戀人亟欲遮掩的動情跡象就能一覽無遺。

十四若此時仍倔強地寧願攀附住牆壁,而不肯把重心撥往自己身上,空出的手便會移陣至他那精實的軀幹,沿著誘人的腰線按揉到顫動不停的雙丘,再蠶食入戀人竭力保守住的禁地。
被戀人裡面緊緊包覆所感受到的熱度令自己有一種被深刻需索的滿足感,而這癮頭很難戒除,只會越來越耽溺其中。
小心經營著推進的頻率、力道,根據戀人的姿勢來改換角度;
而在他的雙腿漸酸軟無力、喘息加劇、頭也靠上前臂之後,另一階段就能開始。

被棄守的下半身,萬分迷戀般地貼緊著自己的,幾度使勁地頂入迎來難得的歸順感。
此時更該把握為所欲為的機會,讓戀人體會什麼是雙手萬能。


左手可改攻略十四的胸口,情色飽滿的乳首往往被搓揉一陣便能堅挺元氣;若繼續逗弄,引發的反應將不亞於被小銀推入到最深之時。
右手視情況看是要照料在前方孤軍奮戰的小十四,或助紂為虐地在後背的性感帶摩挲;
時而輕柔、時而暴烈的施力,令戀人的感受中斷、混亂,如此小穴收縮的強度也會有所變化。
這時再撐一會兒、把握焦慮PLAY的精髓,便能待到主客異位,改由耐不住的十四主動扭動渴求自己更加深入。


『ひっはぁ、別、弄了、はあぁ...』


最後,是聲音。
十四雖慣於壓抑住喘息,但語調裡完全透出被翻弄到近乎失神的音色,讓他每回開口都是聽覺享受。

如果此時小阿銀沒熱過頭,還能玩上一趟捉迷藏或猜謎遊戲。

「不弄哪裡?嗯?
  這?或者、這裡?」

『うぅん!!不、ぅあ、
  不要那裡!ぁんっああ——』

試探幾次之後戀人的言語轉為斷續的哭音,這就是全面進攻的訊號。


「遵命,再來會專攻十四最喜歡的地方~」
如同最後一塊拼圖落定,獲得完整資訊後終能施展自己的"長處",逐步將戀人秘藏的一面都揭開,令他在無力掩飾的歡愉呼喊中徹底釋放。


『ひいぃぃ・・・やぁー、はっぁ、あぁん!』
又一次高潮之後,戀人似僅剩呼吸的氣力般癱軟入懷,卻仍被打在身上的水流激得不停打顫、彰示快感的呻吟不絕於耳。
這種時刻連挑剔的戀人都還無法做出反應,跪地安定後放心地將小阿銀留在裡面休憩,這才來檢視戰績。

「十四好厲害呢!
  剛剛在床上阿銀我也好好伺候了兩回,但現在還能射到磁磚上、身上,當然也不用說~」
愛憐地將十四小腹上的體液抹開,看著他努力想要從被延長了的餘韻中恢復神智,微張了唇想要說出反駁的話,這一瞬的神情真叫人迷醉。
於是玩興大發地把手指放進十四尚在喘息的嘴裡攪動,在他想起來要咬下去之前進行口內愛撫,順道用小阿銀頂兩下提醒、打斷他振作的意圖。

「十四還藏了這麼多,莫非是想留著下次約會用嗎?」

『あくぅっ、混蛋...才、沒下次!』

被報復性地咬痛了手指,這才分開,讓他慢慢倒向早已放好熱水的浴缸,在他的恐嚇下,把剛剛射進去的都清出來。


『真的、沒下次了!』
強調般的,在略微恢復之後紅通著臉、咬字極重地說著。

「是,沒有了。」
以最不接近玩笑的口吻敷衍上去,反正彼此都知道此話當真了的話才是笑話。





當時,是這樣想的。







「ふうぅぅふっ、・・くぅっ」

思緒回到現在,右手不負期望地讓自己好好解放了一番。
看著手上的量被水流帶走,內心冒出了很無謂的疑問:究竟真是太久沒做了,還是、因為知道"他"就站在背後看著、才會興奮起來呢?


抬頭從鏡像裡看得到的他就站在可以一覽無遺的浴室門口,臉上表情絲毫沒有情緒波動,宛如一張白紙,只是觀看著、不做評斷。

說來有些詭異,以致於一陣我才想起來,潛意識所反映出來的物體(?)不應該有鏡像的問題。
用沖乾淨的手抹了臉,回頭確認他真的站在鏡像能形成的地方,如果他是實體就說得通、但......


「喂喂能夠同時出現在鏡像和現實的東西阿銀我只知道那個啊那個!
  你到底是什麼!!」
轉身面對他,胸口的某種情緒突然間壓抑不住,讓聲音顫抖了。
從事件爆發以來,即便戀人與他的組織完全失去音訊,自己也從來不曾往那方面想。

不斷要求自己要相信在這世上與自己最為相近的戀人一定能夠化險為夷......


而他,不同於內心波濤洶湧的我,平靜如昔。
『你相信我是什麼,就是什麼。』




這是犯規的迴圈對話?
是潛意識所以回答不出來、對吧?對吧!


他就站在門口,不是實體也並非半透明。
他只是一個我無法看穿、也無法解讀的存在。





「我....我什麼都不相信。」





結果,我也只是個膽小鬼。

 


 

 



PS.草莓哈密瓜口味的洗髮精初次登場是在「【新人拜吧 / 银土】爱要身体力行」這篇...

因為我家阿銀說喜歡所以就一直讓他這樣洗了(喂)
其他好像還有,忘記了就算了。





偷推是這首歌
世界寿命と最後の一日

 


歌詞其實並沒有太樂觀,不過歌曲氣氛我覺得很安定所以聽著聽著寫下這些片段。






這段H能出現,是因為我家阿銀很陰沈的哭給我看(爆)
他通常都像是要糖的小孩子那樣哭,一旦換了方式哭我會很緊張←

他說他想做,積很久了
我跟他重申「你們這五年絕對不會見面」(我愛我兒子你不能碰他+不能打破「五年毫無音訊」的電影原始設定),之後,他就默默地跑去洗澡。

然後跟我提出自慰方案,我雖然同意,但是會覺得「這樣不就可有可無?你非得要把我的每一本銀土刊都變成R18嗎?!」

我家阿銀想了想....跟我提出「鏡像」的事情(這就是我說的強大提案)

我「潛意識不可能會有鏡像投影的」
阿銀「所以比對下一段不是很棒嗎?」

阿銀所說的「那個」,就是他向來最懼怕的鬼。
在他的認知只有鬼可以同時「實體」+「鏡像」存在,這是唯一能解釋為什麼他眼中的土方處於守護靈狀態(衣著維持、形體不受外界影響、無法真正用意志控制但能跟隨)。


電影中,所有的五年資訊都是由阿銀以外的、經歷過五年的其他人提供。
但也正因為他不斷地躲避眾人,他獲得的資訊是最少的、最片面的。
他隨時都活在「我又害死了誰」的恐懼和愧疚中。

我這篇文想要表達出這些事情,儘管補完這些殘酷的片段似乎是完全不符合我說我要「補完/治癒五年後阿銀」的事情,但是還是請相信身為土方親媽的我、身為鐵打的銀控的我,
不管多苦,我會把任務完成的。


是說官方沒說阿銀自己這五年怎麼過的,所以我才能腦補得這麼愉快w
希望官方版永遠都不要出來打臉wwwwwww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