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份

我都不記得我寫過這段wwww

 

背景是SCH死後,CLO(未亡人)的靜思(喂)

現在看起來超OOC的(炸)

 時間 Tue Aug  1 02:40:48 2000 

 

  「不要懷疑你所看到的,這是事實。」
  Ellurek把重量壓在我的肩上,我,儘管不想,還是陷入茫然。
                                                                                
  「你自己整理好心情再過來吧!我會在門口。」
  一揮手,走了。
  說的也是,他不是會留戀的人。
  或者,他已經來過太多次?所以,感覺也淡了。
                                                                                
  記得好像是心裡學的一門派,叫做行為學派還是什麼,說要
  訓練有懼高症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由淺入深,由低而高讓他慢慢適應
  ,到最後,該患者不再對同樣的高度感到恐懼,把感覺,一層層加上去。
                                                                                
  是習慣,人會對熟悉的東西有好感也是心理學家根據統計數字作出來的
  一項結果。
  所以,我也應該是這樣,我一直都是這樣。
                                                                                
  好靜。
  太靜了。
  盤膝坐下來,緊握的雙手撐住頭,眼前,就是了。
  這幾個星期以來,曾經的懷疑,曾經的希望,現在,埋在這裡,
  六尺深的真實狠狠的把我跟你隔開。
                                                                                
  墓石上顯而易見的日期、姓氏都只是表徵,我必須,把跟你有關的一切都
  拿去殉葬,是不?
  這麼的不給後路,還可真是,你會用的手法........
                                                                                
  死是什麼?
  若不是時間給了它這麼強力的武器,它不會成為人類千古的議題之一。
  依著輪迴說,死者不過是提早去過他的下輩子了。
  所以,你也,找尋下個目標去了,放掉原有建立一切。
                                                                                
  我有什麼不滿嗎?
  現在的我,坐在這裡,呼吸。
  有很多人作不到這點啊!
  大難不死也不帶什麼後遺症,我該笑了,不是嗎?
                                                                                
  我該笑.............
  這樣奇蹟的再生還不知感恩實在是會讓人大喊浪費,Ellurek,
  算是這一切始源的他,一定也是這樣想的吧?
                                                                                
  我活了.......
  而且,我又要回去,那個我逃離的世界。
  是該面對一切,把我當年所扔下的,彌補過來。
  當年為什麼我會走?那樣的毅然?

  沒有你,我還會走嗎?
  如果不是米蘭的夜晚遇到你,我或許會及時回來看著母親斷氣,然後?
  不....若是我在,母親或許不至於去世。
  而我會,繼續作個"普通人"吧?
                                                                                
  那麼,Justin不會是現在這樣,父親也不會。
  『哼!這是.....命嗎?』
  自嘲著想到,一開始,都只是一點小想法,然後配合行動,一次次地
  將行為影響重疊,這些事件構成人的一生。
                                                                                
  這就是人生,好像,很簡單。
  對你來說,有時候事情可以簡單到有趣、無趣的差別。
  如果事情是這麼簡單的話,我現在坐在這裡東想西想就是,無趣的事情。
                                                                                
  無趣...............
  我不想在乎它了。
  只是很想,什麼都不動,維持原姿勢,讓時間流過去,看看天會不會暗下來。
  但是這種酸澀的感覺是什麼?
  緊緊扣住胸口的感覺,這麼難過嗎?我?
                                                                                
  我不是一開始就知道了嗎?
  在醫院醒來的時我就知道了啊!
  我知道的..........
                                                                                
  Schuldip,死了。
                                                                                
  所以?
  你不過就是,朋友、家人不是嗎?
  母親去世時我怎都沒這種感覺?
  是因為有他人在場?
  難道這是原因?這麼可笑?
                                                                                
  拜託......................
  我早已從愧疚脫離了不是嗎?
  對於造成這樣的結果,我的責任。
                                                                                
  責任?
  那是活人要負擔的,所以,是我的責任。
  為什麼我要負擔?是我們一起決定的,不是嗎?
  我.........
                                                                                
  到底,少了你生活就是這麼不對嗎?
  我的適應力這麼差?
  我就這麼點自信心也要打擊?
  你究竟是........為什麼?
                                                                                
  我知道你很特殊,不管對誰都是。
  但是為什麼對於失去你的感覺會超過對朋友、家人的感覺?
  你只是........
                                                                                
  不對的!這是不對的!
  我一定是有什麼地方搞錯了!
  喜歡你,但不是愛,因為我無法對你要求什麼,而我也知道,
  我永遠不會從你身上得到什麼。
                                                                                
  喜歡你,是出於欣賞。
  一個跟我完全不一樣的人,有著從初次就以他絢麗笑容深深吸引我的人。
  我喜歡的是他的什麼?
  他的個性、感覺、習慣、小動作.........
                                                                                
  這樣,是一切?
  然後呢?
  時間還不夠久讓我得知嗎?
  是這樣的?
                                                                                
  三年!!!
  我作了什麼?
  是工作,大部分都是。
  我認識你了嗎?
  在你死後我才知道不是這麼回事。
  我作了什麼?
                                                                                
  你不是,我原先以為認識的人。
  Ellurek已經證實了這點,或許我也該說,他的看法會出錯?
  我沒有認識你,沒有好好地跟你說過多少話。
  沒有正視過,你那些針對我的牢騷。
                                                                                
  現在,我又再次在墓園。
  而有著同樣罪過的人也正在重演歷史,我成了,自己曾經責備、深深厭惡
  過的對象。
                                                                                
  這樣的罪人,是獲得不到最後一面的恩賜的。
  所以兩次,分別降臨。
                                                                                
  Just another day without you.....
                                                                                
  我討厭聽流行音樂的原因,那些濫情的歌詞總是很容易流過耳邊記住,
  交響曲就沒有這種煩惱,我是不聽流行音樂的,但是你會,還要我聽。
  你留給我的是什麼?
                                                                                
  為什麼我想的起來的就只有那麼多?
  應該,應該還有的啊!
  你是特殊的人,我不應該會對你有任何........
                                                                                
  不會再有了。
  那些話語回憶笑容,會令我得胃潰瘍的掛心和每次幾乎是存心用來氣我的
  淘氣作為都不會再有了..........
                                                                                
  就是這樣。
  死亡是對該人的一個終結階段,一次總清理,讓他人檢視還剩下什麼的場合。
  只是這樣。
  你走了,我還留在這裡。
                                                                                
  我還在這裡.............
                                                                                
                                                                                
  「Clofford。」
                                                                                
  身後有個叫聲,判斷該是剛來不久,能夠這樣無聲的接近,是他吧?
  『請先回去,Nagi,我馬上就來。』
  聲音,該要比這樣更平靜才是。
                                                                                
  還不行.........
  我在這裡坐了多久?
  在徒增傷感嗎?我?為什麼?
  我只是去,拜訪一個朋友而已.....朋友...........
                                                                                
  那麼,再見,朋友......
  再見,Schuldip。
                                                                                
                                                                                
------
  總算....掰完了....:P
  BGM為Jon Secada的精選集,還真有效:P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