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就是那樣,內容收入在CWT30-33左右發布的無料本,最後一版有62頁XD

總之就是為了因應DMMD動畫消息,把兩年前(!)寫的紅雀補完計畫(?)內容公開一下

啊對、現在還是只有大綱(懺悔)

我看看這個暑假之前可不可以把它變成真實(對不起!)

DMMD INTRO  

 

紅雀線Good End前情提要

 

原作兩人到白金監獄→紅雀去蒐集情報(當晚)→隔天早上出門,蒼葉跟蹤,被跟到舞廳,第一次碰到龍峰→舞廳事件

被紅雀背回家,追問原因,第一次被警告不能接近龍峰→刺青揭露→與紅雀吵架,紅雀不願意說明原因,離去。

 

晚上蒼葉夢到小時候的事情,但是起床後發現紅雀又不告而別,出門找去→被龍峰找到,龍峰提醒蒼葉小心被吃掉(但龍峰應沒有發現一開始紅雀跟蒼葉是一夥的)→下雨回家,紅雀發怒→壓倒事件,蒼葉動用能力打醒紅雀,紅雀沒有(辦法)解釋,離去→蒼葉出門亂逛,被龍峰帶走下藥準備紋身→ 蓮找了紅雀求救,解圍時撞見龍峰,追擊開始。

 

紅雀線到追擊龍峰進塔為止,兩人分離(紅雀去追擊龍峰,蒼葉跟著手機的指示找東江...其實應該是セイ),紅雀追擊龍峰未果(龍峰逃掉)。

蒼葉被偽雙子帶走、封鎖消息(進入偽雙子結局)。

同時的其他人雖然也入塔會合進行破壞,但被各個擊破,只好分別逃出塔。

 

之後大魔王東江的計畫繼續實行,先控制白金監獄的人,然後是舊市區,整個碧島變成他的王國。同時除了蒼葉以外的四人都被東江通緝。

 

 

 

第一部.蒼葉救援

六個月後,終於取得正確情報的紅雀組織了還沒有被控制的紅時雨部下,進行蒼葉救援行動。但是在準備途中不幸走漏風聲,得知偽雙子準備陷阱等紅雀。於是紅雀改變計畫,改兵分三路:

1.ベニ和紅時雨的人去解救蒼葉;

2.蓮帶著電腦病毒和紅時雨的人去入侵機房;

3.紅雀一人直接踏入陷阱(將計就計,因為要引開雙子的注意);

紅雀因此要以一打四(艸)相信ALLMATE再真實也不會讓ウイルス的蛇真的帶毒,但是トリップ的黑獅子就真的沒辦法了。

場景類似FF7CC中,ZACKMISSION時有一個固定「工廠、倉庫」的材質,紅雀進入的是一個兩層樓高的倉庫,但面對的空間之上是在玻璃間後的ウイルス。
剛想到會很像HOUSE中兩層樓手術房的配置,ウイルス會居高臨下觀戰,トリップ和黑獅子則在底下直接迎戰紅雀。

暫訂偽雙子的挑釁會讓紅雀氣到啟用紋章的能力,而他事後會不記得。

 

在確認ベニ組救出蒼葉之後,蓮那邊會在機房植入病毒去搗亂整棟大樓的保全系統,並且在不同地放置炸彈好製造慌亂,原本的計畫是三方人馬在外面才集合。

 

至於紅雀的脫身,他原本是想要炸出一條通道,但是黑獅子太厲害了、嗯、被肉球踏著呢!這邊的安排是因為要讓雙子看到他背上和臉上的刺青。

平常紅雀把刺青藏得很好,所以就連蒼葉都不知道。

 

蒼葉知道紅雀直接踏入陷阱後執意要過去救,也還好他去了,不然紅雀真無法脫身(笑)
蒼葉當場對偽雙子動用
<>能力,那是這半年來第一次對偽雙子產生效用,命令的內容應該是<你們都退下!不准傷害紅雀!>

 

清醒過來的紅雀趁亂抓著蒼葉一起逃走,預計分好幾輛車離開。
在紅雀這箱型車是兩人躺在貨物中間被布幕蓋住假裝成貨物的一部份,由紅時雨伙伴開車逃離。
紅雀確認弟兄們都安然脫險後,微笑安慰驚魂未定的蒼葉,摸摸臉說覺得蒼葉瘦了不過他不擔心,等下車會請醫師做好吃的。

然後就讓紅雀暫時倒下去吧(艸)

喵的紅雀線沒看到他昏倒的畫面真的是超級不滿的!!(喂)

 

他們在到目的地前就下車(紅雀自己醒來),紅雀他們走下水道(車子繼續開到別地方去放免得真的被追蹤),走一陣子之後才爬出來,在陰暗狹長、只有零星曬下來的刺眼陽光的小巷子裡的醫療倉庫間。


醫療所,其實就是倉庫小房間,勉強用文字描述就是長方形,門在中間偏左,進門後右邊是櫃子,最右邊有個凸出去的小空間是床(還是榻榻米或席子)可以躺兩人(高度約1M。牆壁是白色偏藍灰,有些膠帶貼紙條又被撕下來的痕跡,灰塵不多。

 

進門右邊是幾個灰藍色的雙層鐵櫃(鐵櫃左邊的牆也有,但是是米色,大部分的牆都被鐵櫃環繞),玻璃門,裡面放的都不是醫療用的東西,說穿了這裡就是倉庫只是暫時當醫療間的地方但是醫師的工作間在外面的前面一點的地方。房間正中有一張小圓桌,大約四張木凳子,進門左邊有小洗手台和小鏡子。進門面對的牆的櫃子都是米色的而且只有一層還凌亂地放置很多紙片、鐵架等雜物,這區灰塵最多。房間的總燈源在小桌區的正上日光燈,兩管。地板是一格一格有裂痕的白色磁磚(?)但縫隙不大。

就說我對這房間的配置異常清晰(抹臉)

 

紅雀一到就被醫療組抓走去別的房間(手術室)(笑)

蒼葉被引到小房間安置,醫生是平凡老闆那樣歲數的人,自家醫師設定通常都是有趣的人,目前還沒有名字先以醫生來稱呼。
醫生先丟下紅雀
(交給助手先去料理傷口)幫蒼葉做初步診斷,一邊把紅雀先前交代他的話說完。

「這些話當然他會希望親自跟你說,不過我就先幫他省點力氣。」

 

醫生報告的是這六個月以來的外界變化。

在眾人從白金監獄逃回之後,要和本來在舊市區就被通緝的婆婆等人合流就更困難,不過紅雀和クリア依然設法回到婆婆那邊,決議讓這群大人們先逃離碧島,紅雀則留下來,向婆婆承諾會找到蒼葉才過去。

 

在協助他們第一批逃亡的途中當然有岔子,結果クリア的歌聲派上用場:用歌聲洗淨人心(實質上的)。在原作遊戲クリア的歌聲我理解為抵銷東江的洗腦作用,這邊我想當「暫時清空記憶體」的作用,造成被洗腦的敵人暫時停滯(放空),然後剩下本來沒事的人趁機逃逸。

為了確保婆婆他們的安全,紅雀決定讓クリア保護他們一路過去,但是請クリア留下歌聲的高音質MP3檔作為他們留下來的人的實驗用。

所以後來六個月,算是クリア的歌聲在保護願意待在碧島的紅雀一行人(主為紅時雨成員),及收留的反抗軍。預計每天聽幾遍洗滌心靈(避免被洗腦到)這樣、因為如果一直放置PLAY(譬如在房間內)會被搜查到。

醫生向蒼葉報告讓他安心家人都很安全,讓他安心目前的地方也很安全,然後要他乖乖睡覺。本來蒼葉還不大願意,不過醫生也已經不動聲色地在水裡加了安眠藥之類的了(微笑)到這邊為止是第一天。

 

第二天蒼葉醒來,四周很平靜,所以他要求要去探望紅雀(很擔心)。

門口是紅時雨的伙伴守著,要他放心紅雀的傷醫生說沒大礙、肋骨裂傷和失血要靜養幾天,不過蒼葉還是堅持。正在僵持的時候,穿病人服(像是阿銀的白色外褂)的紅雀慢慢走過來,微笑。

 

我覺得紅時雨的伙伴一回頭看到紅雀被嚇到的樣子很棒,

「紅雀樣,您不該...

「沒關係!那邊的床我睡不習慣,反正我任性得很,請蒼葉多多包涵啦!」

 

(艸)我覺得撇開紅雀在逞強很萌這點不說,單單明明是蒼葉再耍任性,紅雀卻願意包容這點,而且還說成是「自己的任性」這點,我就覺得我家(!)紅雀是個很棒很棒的男人了>////<

 

所以紅雀睡到蒼葉那間的床,躺好之後他顯得很疲倦不過還是一直微笑(畢竟剛剛是勉強起來的),握住蒼葉的手要他在旁邊一起休息(紅雀睡外側,他直覺性地覺得要守住外圍),然後,「有問題就問吧!我會回答。」開始替蒼葉補充資料。

 

醫生說過的話,蒼葉想聽紅雀怎麼說、再說一次。

紅雀講到累了,在蒼葉想事情時不自覺睡了(不支倒地的紅雀萌死我了、艸)

過沒幾下醫生走進來,手裡拿著針筒,「唉呀已經乖乖睡了嗎?本來想給這不乖的傢伙一針的^_^/←我很喜歡鬼畜醫生啊!

聽到此話的蒼葉反而要求醫生把那針打下去,覺得對紅雀很愧疚^^bb

還好繞路去別處的蓮和ベニ也都歸來,暫時讓蒼葉有事可做,以上第二天。

題外一下前天是ベニ和蓮分別在巷口、巷內守夜的(人則輪班)ALL MATE不關機也可以(覺得遊戲裡平日蒼葉太常開關蓮了XDDD)

ベニ守最外面是因為體積小,小鳥兒可以藏屋簷陰影中,要是有動靜,他會直接PASS訊息給巷子中間的蓮,他會跑去警告其他人,再來應該是四散跑地下道啥的。另,如果有人要問廁所在哪裡的話,在蒼葉他們呆的小房間出門左手邊小巷子走過去(我腦中真的有設定XDDD)

 

第三天白天,紅雀需要起來處理、吩咐事情,是為了知道外界現在的搜捕動態,還有安排蒼葉的逃脫。嗯、只有蒼葉的逃脫。不過他都低調地處理,所以這時蒼葉還沒有察覺異樣。紅雀只跟蒼葉提到這樣的躲藏日子會很快結束,要他忍一下。紅雀把話說得很小心,同時提到屆時逃跑前可能得先讓蒼葉變裝,有必要的話幫他剪頭髮之類的。

 

「很快就能跟タエ婆婆見面了,再忍耐一下!

說不定可以跟以前一樣生活,這樣想就好了!」

紅雀微笑著替蒼葉打氣,蒼葉替紅雀(的傷勢)擔憂之際,也對於「回到以前的生活」這樣在內心產生淡淡疑慮。

 

當晚兩人還是一起睡(心)

是說很奇怪,從一開始兩人(在我腦中)睡的方向就不怎麼一樣(汗)

以方向來說,紅雀一直是睡頭朝門的同側方向,蒼葉卻睡相反,不過一般而言是不會這樣一起睡的吧(汗)

先不管這個小問題,繼續說明房間狀況。

 

這邊加入我家對蒼葉的裡設定:蒼葉自從被偽雙子抓走後變得怕黑,因為被監禁初期都被蒙眼然後....所以預計房間(病房)他要求總是得留一盞燈。

這盞燈很重要ww 因此決定蒼葉襲擊紅雀是晚上(耶咿)而且燈要在桌上好照出逃掉的紅雀手上的東西ww

 

啟發關鍵是蒼葉當晚夢到偽雙子+體內的破壞人格(下稱小暴露)w

偽雙子當然是輪番上陣問蒼葉對那樣的生活是否還能「滿足?」

畢竟在偽雙子的呵護下的確是不管世事、沒有煩惱(?)、身體很快樂(?)(如果姑且不管哪一天偽雙子玩膩了的話),很輕鬆的生活。被誘惑到了(如果有畫面大概是偽H吧......)的蒼葉驚醒,先是被眼前一片黑驚嚇到,往左看到桌上的燈才比較安心。

 

不過安心沒兩秒鐘頭又開始痛了(嘿嘿)是小暴露想說話www

在ミンク線中,當蒼葉受光麻藥的影響,加上破壞人格的啟動反應居然是發情(這條線獨有的特徵OTL),所以就從善如流地用吧(紅雀對不起!)

 

在被唆使(?)的情況下,蒼葉就對旁邊的紅雀下手了w

說得簡單還是來點最初的草稿:蒼葉驚醒後仍無法克制渴望,明白紅雀(如果醒著)絕對不會同意(而且對他來說更是心情上的殘忍),所以小暴露提議強上。
很扭曲地來說,「
如果全部都是蒼葉的錯,紅雀會輕鬆一點」,大概是這樣的心態(其實我會點頭,但是也同時知道紅雀不會這樣想w)

 

是說在這之前我還真沒想過蒼葉穿什麼(毆飛)

因為在偽雙子END中他都沒有衣服(無誤),救出的時候我腦中的印象其實是穿睡袍關籠子的IMAGE(炸)
現在我根本無法判定他會怎麼穿,我猜紅雀會為他準備的應該是跟以前接近但是輕便的衣服吧?
所以是T-shirt+牛仔褲(沒有以前那個真的很礙事的皮帶←)

因為要跨坐很麻煩我請蒼葉你直接脫了下半身吧

 

紅雀的衣著相對容易我並不是只是單純想看紅雀換衣服而已,外褂底下就只是內褲跟繃帶吧加上對蒼葉並不設防所以紅雀真的是很好攻略的存在啊,反正興致來了(?)就解開吧

 

紅雀最晚在蒼葉為他口交的中途就已經覺得「不妙」而醒來了,

啊不過醒來也沒差,現在的他打不過蒼葉,身體跟心靈上的

紅雀的反應當然是很驚恐,儘管潛意識裡他應該多少知道偽雙子把蒼葉變成玩具的事情,但是紋章的能力消失後記憶也跟著模糊,他無從確定起。

紅雀的反抗加劇後,就該小暴露的心靈壓制了

「你一直想要我,不是嗎?」

「別再抵抗,現在伸手就能擁有這個身體。」

「你不想滿足我嗎?」

 

諸如此類的問題把紅雀塞得不知怎辦,因為答案是什麼身體可誠實得亂七八糟(笑)
是說原作遊戲那個拼字遊戲如果拼錯,就是
BE,整體的效果蠻像是現在這個問答遊戲的,還好我動用了紅雀線最後的王牌(挺)

 

反正就是正在掙扎途中,紅雀(的意志)還是欺騙不了自己的身體的,

所以當感到鼻子的衝動而且還被嗆到時,他的反應是一手從旁邊隨便抽了布也好手帕也好面紙也好掩住口鼻,一邊咳一邊推開蒼葉爬起來跳到小桌那邊去咳....危機解除(無誤)

 

對紅雀來說的尷尬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居然會被逼得流鼻血一整個超級不好意思(純情回路啟動)而且說不出來。但看在蒼葉眼裡就是「自己害紅雀反抗到咳血、傷勢加重了(因為明顯看起來很痛)」,一整個愧疚回路啟動。

 

雪上加霜的是紅雀察覺蒼葉想要過來,難為情之下他只好大叫「不准過來」(怕被察覺是鼻血XD),請蒼葉好好冷靜一下,然後拉起衣服奪門而出。

之後房間裡的蒼葉當然開啟闇黑回路,正在糾結的時候,門那邊有聲音,是蓮。蓮說是紅雀叫他(隔幾分鐘)進來,「他說你做了惡夢,大丈夫が?」←就是硬要串大天使這句!!

 

蒼葉被紅雀這麼貼心的舉動重擊到不行(嘿嘿)

懷著這樣愧疚的心情(抱著蓮)縮角落反省。

當初讓我萌到爆炸的第三天完結。

好期待正式能寫這段的時候啊QAQ!!

 

第三天半夜紅雀遭到襲擊後,他就睡回原先的病房了,理由就隨便掰一掰(喂)
以紅雀的角度來看,因為不清楚蒼葉的行為其實是小暴露唆使的,所以他比較有可能把蒼葉失常的原因怪到偽雙子身上去(笑)

避不見面地到第五天白天,紅雀拿著剪髮用的工具去見蒼葉。

紅雀知道蒼葉很寶貝他的頭髮(痛覺設定),他解釋假髮容易穿幫,所以要逃脫的話「換髮型+染髮」會比較不容易被人起疑心,若加上角膜變色片(加上指紋變換?)就可以用「新身份」離開碧島。

 

然後好蒼葉就在這時問了很順理成章的問題,「那紅雀呢?」

「我稍後才會...

「你說謊!」蒼葉出口的同時就已經後悔,「對不起...你只是沒把話說完。」

 

紅雀收起微笑,瞇細的眼裡是一絲悲傷,然後別開。

「我現在不能跟你一起行動,你一人逃掉機會較大。

我回頭..處理完事情,一定設法跟你會合。」

 

不能一起行動?

兩人早就是舊市區的通緝犯了,而比起能變裝的自己......

 

紅雀苦笑,撩起前髮,露出長年藏在瀏海之下的紋樣。

「這些、都不是能輕易消去的。

該怎說呢?當初選擇不刺青的蒼葉還真是有遠見啊哈哈~」

 

「就算消得掉也是手術,還那麼大的面積...

撇開東江的追捕不說,紅雀在對戰ウイルス和トリップ時也被他們瞧見了刺青的圖樣,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好認人的?

「紅雀的傷也還沒好吧?身體...

 

「那部分就不用蒼葉擔心了!」明顯想結束對話的紅雀俐落地打斷他。

「總之先把你準備好,在邊界搜查得更嚴密前你必須先離開。

ベニ會陪你,我隨後把蓮送過...

「不要!!一定有其他方法的!!」

內心的惡寒告訴蒼葉,紅雀一旦與自己分開就幾乎沒有相見的機會。

「我...也許能用我的能力...

紅雀的眉間緊了起來,抿起的唇似鎖住千言萬語,

終於開口時,只沈重地拋出兩字,「不行。」

紅雀眼中的嚴厲震懾住蒼葉,令他一時無語。

 

「我沒有瞧不起你的能力的意思,上次...被你救了,我很感謝。」

想起那時的千鈞一髮,紅雀嘗試稍微放緩語氣,

「但就算不管你會頭痛的老毛病,動用能力相當於告訴追捕者你的去向,那樣會前功盡棄。
你以一個
"普通人"的身份通關就好,剩下我來處理。」

 

現下搜捕最力的ウイルス和トリップ情報網絕對不可小覷。

過往還是朋友的時候並未多想,如今變為"敵人",他們的威脅變得極為真實。

蒼葉明白現在紅雀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也有幾分道理。

當時用""叫住ウイルストリップ,下達<不准傷害紅雀!>的命令,是這半年來能力第一次對他們生效。

 

原因?當時他們的注意力都在紅雀身上,導致分心,讓自己能趁虛而入。但那半年來未能使用這份能力成功逃脫的真正原因,不只是監禁初期被長期蒙眼,蒼葉心知肚明真正問題出在自己太軟弱。

 

「抱歉,讓你想起不好的回憶了。」

看著蒼葉的臉色黯淡下來,紅雀心裡蒙上一層愧疚。

如果可能,他當然不希望蒼葉再度遇上那對偽雙子,而自己於之前對峙時竟也被他們的挑釁氣到暴走.....

因為這身刺青惹來的災禍,紅雀對"那個人"的憤怒只增不減。

 

......紅雀打算怎麼做?」

「先找到龍峰,如果他不能消除我的刺青,就再想別的辦法。」

 

草稿結束www

這是第一次寫出來的片段,堪稱孩子成形的瞬間,特此全文紀念。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