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情人節賀文,居然還真給我趕上了(抖)

以下放前言等等的東西www

前篇是這個

【挑战书·文类】Life



後頭暴走發言中提及的後續。


活动我已经选好三题了也都开帖了其中有一题是无插入H我向来就是没插入怎麼能算H派所以跳过去选别题但是昨天写完Life之后有人留言说
想看后面於是我家阿银刚刚就从善如流地演了一整段可以写文的无插入H片段给我看喔喔喔呜呜呜呜难得想做的副长喘气好可口啊啊啊啊啊
但是我没那个美国时间写别的文了啦自己的土子就已经严重落后进度两个月了参加活动已经超勉强了还搞活动中的突发咧何况喵叔开的条件
是要五文x五图才有特别奖赏我拼不出来另外的文跟五图啦这篇到底该怎麼办啊弃坑吗


啊就(两周后)因为副长伤还没好阿银帮忙擦澡擦出火花(?)来了可是副长不方便所以仅答应不插入H於是阿银就拉著副长一起撸(?)
撸完了副长明显还不过瘾(想来是过往被贪心的阿银调教到习惯至少两次以上)所以阿银就微笑继续了w←大概停在这里
脸红的副长好可口(口水↑结果还是写了啊啊啊啊啊

不觉得做的时候阿银吻走副长的眼泪神萌什麼的吗?(艸)
明明会痛还是要做的副长也好惹人怜爱什麼的(口水)
做两次之后努力忍住放副长休息的阿银好棒不是吗?
最后我想补一下阿银可能穿护士装的画面(不

 

同時是吧內活動的選文,

【红包拿来·白组】躺在病床上就得当好孩子!

題目選「言不由衷」,反正副長很容易這樣(哪樣)
可能有H(還在燉),總之先搶這個日期,何時寫完不知道(喂)

 

 


「啊啊老闆你來得正好!
  幫我擋一下副長!」

例行至戀人病床探病慰問(順道做醫生不會做的檢查)兼存貨管理(念做消耗訪客贈禮)的美好行程還沒有開始就被緊急打斷,
搔著似乎因不滿而更捲了的自然捲,銀時擺上不耐煩MAX的臉孔面對顯然苦著臉手足無措在病房門外徘徊很久的真選組監察。


承諾會事後奉上T國天人著名的澈冷山谷鳳梨酥禮盒,已經一點都不覺得遇到有關自家上司的問題就拉萬事屋這種外人來解決有什麼不對的山崎簡單地講述了眼前的難題。


「強迫醫生辦理退院?難道因為這裡小姐服務不夠好嗎?」
即便知道戀人向來討厭醫院環境,明明上週還在性命垂危的傷勢,怎麼可能這週就認為可以出院?

「老闆也知道副長不願意說明原因還拿公事出來當理由就一定有問題,但我們問不出原因啊~」
在山崎的多年經驗裡,能問出答案的還有近藤老大,但他的直覺告訴他,這次恐怕連局長之威都問不出真正答案。
「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屯所也還一團亂真不適合迎接副長回去,所以就拜託老闆幫忙安撫一下他吧!」

「真是!被亂丟了個爛攤子啊~」
不過肥水是不落外人田的,這個擔子阿銀我扛定了。
調整心態的銀時向值班護士詢問了幾番資訊,在心裡大致有底之後,吩咐護士守住土方病房周圍15公尺的寧靜,三小時。
「先做點準備吧!」


 

 




「土方先生午安,今天也要乖乖地讓我擦澡換藥唷~」


『什...!不、不用了!
  山崎那個笨蛋辦出院搞這麼久是辦去哪裡了!』


映入眼簾的,果不其然是一聽到擦澡換藥關鍵字就羞得滿臉通紅的戀人臉蛋。
銀時竊喜先前的猜想正中紅心,一邊裝著嗓音對還沒抬頭看清來者何人的土方再次細聲勸導,
「這怎麼行!土方先生的身體可不只是您一個人的呢!
  不做好身體管理的話,您的戀人可會多擔心~」


『我沒戀...總之不用麻煩,我馬上就出...』



又來了例行的言不由衷+否認,雖然知道是土方對"外人"的一貫保密手段,總還是會對那句『沒有戀人』底下的真心成分存著疙瘩。
哼哼這樣的壞孩子等等可是要懲罰的!



『你...?那是什麼裝扮!?』
被眼前景象震得忘記自己還正扯著點滴,土方停住動作,卻發現找不到吐嘈回去的言語。

用以架住護士短帽的自然捲給梳成了雙馬尾,但仍搖搖欲墜。
明顯不合身的護士服,手臂襯在粉色的布料下更顯健壯,硬裝出巨乳的上身貼緊的程度似乎隨時會撐破;
束縛結實雙腿的短裙和不如赤腳的護士鞋讓移動顯得困難而彆扭,銀時卻能端著一盤換藥用材、拎著一袋冰塊、捧著一盆熱水和架著數條毛巾步履穩健地走過來。

「這是為了讓土方先生輕鬆的裝扮啊~很好看吧?」

『才不!快點脫掉!』
該不會是進更衣室偷護士小姐的衣服來穿?
可是他拿來的物品肯定是其他護士小姐幫忙準備的,八成也都已經被人看到了。
喔不這樣下去什麼流言都會出來了這裡果然呆不得!

直覺讓他避開了對服裝本身的批評或者是那怪裡怪氣的模仿女聲,大概是銀時不止一次奇裝異服在面前出現的關係。

「土方先生好色唷~人家底下可是什~麼都沒有呢~」
一句就把戀人好不容易緩和的臉色又炸到紅,撇開目光乖乖地回到床上。
嘿嘿!在「如何調戲戀人」這項學科中阿銀我肯定是拿滿分的啦!

銀時把手裡的東西都放到旁邊的小桌和椅子上,將土方的病床升起令他呈坐姿。
看著土方明顯坐立難安、嘟嘴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樣就巴不得狠狠地疼愛一番,只是必須將礙事的傷勢先行料理。

「那麼、請土方先生好好享受喔~」


這間單人病房所帶來的便利性、現在就開始體會吧!

 

 


調整室溫以確定戀人不會在途中感冒,用溫水沾濕了小毛巾,銀時彎身想幫土方擦拭臉和額頭卻被他用僅能活動的左手擋下來。
『我、我自己來......你趕快把那裝扮換下啦!』

「土方先生真不解風情~」
對於戀人的硬脾氣,銀時是再瞭解不過的。
也不多做爭執,銀時非常爽快地把毛巾塞到他手上,扯下馬尾和帽子,棄置已經無法恢復原狀的護士服。
如先前所說底下什麼都沒有,只得在腰間圍上條毛巾,這麼一來倒真有一種按摩師的調調。
銀時並趁著土方雙手沒空,將土方的病人服解開前襟,順道也鬆了褲頭的帶子。

『唔、唔嗯!』
呼吸明顯加快,被偷襲的土方本能上警戒起來,但軀體上的悶痛提醒他的確需要幫助。
前幾次被護士擦澡時由於意識還不是很清楚,並沒有多作反應,如今清醒後只欠身體的復原讓這項必須的工作顯得尷尬。

先前的退院是被逼急了的倉促舉動,然稍微冷靜之後並不是沒有讓那一絲『倚靠那個人』想法飄過腦海。


「就別矜持了,十四」
銀時實在是忍不住恢復本音,半是在腦內叫囂著要把握機會的抖S小天使作祟,也是疼惜不肯輕易鬆弛警戒的戀人。
輕輕碰觸土方拿著毛巾的手,撥開他左耳邊的頭髮,貼近耳廓低語,
「明明就只有我能讓你安心,不是嗎?」

『別、別亂來......』
受傷勢牽動讓土方僅微聳了肩而沒力氣推開,銀時趁勢舔上耳垂給了一個濕亮的回應,再看著土方彆扭地擦掉。

「絕對會以正統方式對待副長大人的,請放心❤」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