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3


#銀魂528#
雖然大家一片歡騰.......可是這樣真的好嗎?


這麼早就把戰線拉開,就算把阿銀趁亂救走了,還在牢裡的猩猩和松叔很危險啊~~
因為等喜喜那邊重振,一定會把他們當成餌的

如果說假髮的出現是因為消失的總悟搭上線的,而就在假髮去找喜喜時,(身邊跟著不放心的神樂和定春)總悟也同時去營救在牢裡的猩猩和松叔因而再次遇上信女,這好像也有看頭....

是說我很想看看牢裡的狀況啊~~
近藤身邊堆滿香蕉皮準備等隔壁松叔的動靜,松叔已經自製了大砲準備自己走出去的盛況(O)


Leila ☆     
現在已經不想看圖透就去想太多了,等整篇發佈了之後再說 Orz

我喜歡那種想像力發散的時刻啊www
說不定會有好腦洞爆發出來


Leila ☆     
你快點爆發 XDDDD (顯示為只想等著看文)


最近都餓得沒力爆發了 (三次元


微博 文章 - [528小感] 諸君!!我們可能正看著"五年後"啊!!
小感打好了


zoradark說    
結野家還是在體制內吧,躲那邊情況會很複雜
反過來說把源外老爹捲進來我會覺得是個不錯的主意wwwww這樣就會出現很多異想天開的武器wwwww

 

 


 

[528小感] 諸君!!我們可能正看著"五年後"啊!!

繼上一回糖份放送之後,這回不愧是眾望所歸的官方發糖不要錢(笑)

未命名 


小小一格就讓佐佐木曬了他跟信女的友誼啊(O)wwwww
而短短一句「為了無聊的人」也足以讓人覺得佐佐木你真睜眼說瞎話,畢竟佐佐木你可是現場唯一一位親眼見證過這對薔薇流氓的能耐啊XDDD
這個大名鼎鼎的白夜叉可是不管你的委託摔了你的手機無視你的短信但就是豁出生命地陪伴他旁邊那位現在是補快的多串君呢wwwwww

聽到阿銀自比是忠臣,我要是土方的話會一瞬覺得很感慨啊!
畢竟、曾經,土方可能會以為哪一天會因為(身為)將軍(的護衛)的立場而與前攘夷份子的阿銀敵對,但是因緣際會下,阿銀自己也跟小將站成了同一陣線。

 


然後畫面跳到了沖神組,又是一次驚喜。


我一直以為總悟的消沈是因為無法保護近藤,但是當面對神樂時,他竟然也對沒有保護好小將一事而自責O_O
而用「公主也在恨我吧」這一種其實完全無濟於事也完全不是實情的話語說出來,我覺得這是總悟在用他跟神樂的共同語言說出來的O//O

 

未命名2

而神樂竟然也搬出跟公主的交流訊息,委婉地向總悟道謝「你保護了兩個女孩」O///O
這對孩子真有種修成正果的感覺啊!!!



未命名3

 

右上那格的神樂甚至伸手拍了總悟的背呢!!!!
看得媽(?)好生欣慰!!
雖然接下來說的話還是一樣幼稚wwwwww

 

鏡頭一轉回SMILE。


未命名4

 

經過上一回這麼鬧,大家也都知道土方因為身份根本什麼也不能做,而這麼乖地被佐佐木套上枷鎖的阿銀尤其是以身體在告誡土方「不能輕舉妄動」
你的身體不是你一個人的啊~~~←這句我從上一回就超級想吼的!!XD)

 

未命名9



看到土方咬牙忍得全身發抖真的是.......內心的某種指標(?)真的是"噹—"地破表了呢!
超級期待哉桑把這段配音配得像是眼中含淚啊!!(喂喂)肯定是好素材的!!(哪種?)

 

「要冷靜、十四,別忘記你肩膀上的重量,別忘記你身後需要保護的人。
然後,要相信阿銀我就算進死牢也能全身而退,這樣、我也願意相信你在外面會沒事的。」

以過往的羈絆牽起的強烈信任,正是如此。


我想阿銀的冷靜眼神對安撫土方多少起了作用,他原本的打算的確是直接去牢房來個裏應外合,只是這個意圖,由另一人來完成會更顯得合理合情。

未命名5


假髮子進來SMILE待機真的是一點違和都沒有,而他也真沈得住氣(他顯然看著上一回發生的事情)畢竟如果土方那一拳打下去歷史就不一樣了,而阿銀用身體去阻止了慘劇這點也一定跟原先阿桂潛伏在這裡的用意也不一樣,不得不讚嘆,這讓我對他的評價往上升了不少。

我的眼淚是在看到小將的這格爆出來的。
小將啊!!!你真的在這裡看著啊!!!!


因為小將進酒店這回,假髮並不在場啊!!!!
現場除了一起嬉鬧的人以外,誰敢把小將在這裡被眾人欺負到只穿著內褲的事情說出去呢!!!沒有人吧!!!!!!


但是阿桂竟然知道這件事,除了是阿銀告訴他的,除了是他真的能因為想要交這個"朋友"而看見的、以他的名義送來禮物的以外,還能是什麼呢?

小將啊!這裡有一個你生前沒有機會交到的好朋友在這裡啊!!![淚]


未命名6

這一幕看在是銀土黨的我眼裡是格外有意義。

一直以來,我寫銀土文的時候,我一直希望銀土能夠獲得來自攘夷這方的祝福。
說起來很微妙,但我認為阿銀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是在攘夷這個大家庭中,他也曾經可以為這些伙伴出生入死,就跟土方願意為了真選組(的近藤)出生入死一樣。

攘夷組唯一有可能給予這等認同的就只有阿桂了,而他身為阿銀的好友,如果能夠獲得他的祝福的話,我會覺得再也沒有缺憾了。

如今這一幕,阿桂製造煙霧機會,叫阿銀快走、跟著土方帶著眾人走,是直接被我視為獲得「祝福」的程度,在此我對空知老師只有感恩再感恩了。


於是來一下私奔圖(O)

未命名7



我猜測他們應該會躲到同樣是通緝犯的源外老爹家。
畢竟體制外又不會危害到人(老爹已經是通緝犯了)還能是幫手的選擇沒幾人了(我腦中還有結野晴明,不過那邊又要牽扯更多了)

阿銀在這邊有點罕見(?)地說了「假髮、你到底想幹什麼」
一開始很令我不解,因為我以為阿銀是夠瞭解假髮想做什麼的,因為就只是換個人做阿銀自己原本的打算。
雖然假髮的立場來說好像一時難以理解,畢竟是原先的「敵人」,但我覺得這邊阿銀沒想通還蠻奇怪的。

然而他的擔心的確是必要的。
因為原本阿銀應該有一定自信佐佐木不敢在牢裡對他怎麼樣(也因為佐佐木認識他),可是換成假髮可就要被公事公辦的!(他跟佐佐木也沒私交?)假髮可是頭號通緝犯啊!!

所以當假髮被好手好腳的還剛好送到近藤對面的牢房,期待已久的牢房一景雖然換了人,卻是更符合大眾期望的人哪!

未命名8


近藤這陣子果然很消沈!
就算知道自己委託的阿銀很可靠、知道十四跟總悟應該會很乖很聽話,真選組成員應該會沒事,可是自己在牢裡等著被斬真的沒有什麼好說的。

我想阿桂也在等待近藤的反應,在聽到近藤說「我們作朋友吧!」宣言之後,他沈默了一會兒,我覺得這個沈默很重要,是一種心境轉換、是一種凝聚決心的關鍵。

比對劇場版內那個純搞笑用的入獄方式(雖然也很銀魂),現在近藤和阿桂成為牢友的安排真的是合理許多,大大地可以接受!!

阿桂是牢房的常客,在過去的篇章裡更可謂牢房裡的革命家(我也想稱為魔術師ww),他會為眾人帶來希望的,五天後的劫法場,眾人所期待的大將也終於入席。

那麼請開始逆轉吧!空知老師!!

我在場外備著酒席,等著真選組、攘夷組、萬事屋三方的大將都回歸。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