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主要收錄抽屜篇(原作動亂篇設定)、春天篇、白兔篇、DNA篇(白血球王篇相關)及成分篇(DNA篇的銀時SIDE)。

 

P1020576.JPG  




【重發】抽屉里的潘朵拉也会休假!

被吞得亂七八糟於是重發。

(原串:http://tieba.baidu.com/f?kz=611645589)



【银土】抽屉里的巧克力逾期还是一样美味


 

[银土] 缘分如能平均分配那就没有孽缘这回事了(动画112衍生)



【重發】春天不是季节,是男人的精神指标

(原串已消失)



【虎牛情人节指名套餐】跟著白兔跳树洞可不见得都能全身而退


被吞的27樓(下一段是35樓)重新補在52樓



【银土】有时遗传不需经由DNA





在白子結尾文(無三不成禮)中,最後一段,

「十四的心不在阿銀我以為的地方哪~又要從頭開始了…不過我不會放棄的,絕對。」
俯身下去,額頭輕輕相碰,感受兩人同調的溫暖。
然後,銀時發現自己是幾乎以祈願的形式說著。
「所以、不要隨便消失喔~不管發生什麼。」



用這句接黑子的開頭抽屜篇,是作者特意安排的樂趣,因為抽屜/動亂篇講的就是「土方十四郎的消失」。

 


如果就性質來看,白子的主題是和解(第一次),那麼黑子要處理的議題就是銀土之間一次又一次的裂痕。

面對宅土,阿銀內心的痛苦不亞於當事人土方。
承諾會一直愛著的人被「另一個人」所壓榨、相處的時間和精力被瓜分到所剩無幾,這個事件裡只有受害人,他和土方都是,而這份怒氣加上土方原本自有的情感切割時,足以把阿銀炸到氣翻。

所幸土方儘管在戀情中鈍感無比,他的良心和"公平"仍在運作,在白子中幾乎被動回應銀時的土方首次為兩人的交往主動給予補償和努力。這些類似的努力在之後篇章都會慢慢累積起來,直到DNA篇中,土方終於夠強大(精神上)能給予銀時那個回應。

相對於其他篇章,動畫112衍生的緣分篇是個輕薄短小的腦洞,春天篇則是未依據動畫篇章的原創故事,但是兩篇都帶到了另一個議題:出軌。

作者私設定的阿銀是花街出身,之後才被松陽撿去當養子,自詡對女人很有一套(炫耀幼時長得可愛能騙零食,也是揉著海咪咪長大),與土方的交往是現在式,但面對著往日的誘惑時,阿銀的反應會是什麼?


在緣分篇裡,阿銀以這段話作為承諾。

「我希望至少你能分辨得清楚,我身為"大家的阿銀"的時刻,以及身為"十四的阿銀"的時刻。
不管是小玉、神樂也好、定春也行,阿銀我對他們向來一律都是以父兄自居不會亂來的!以前如此,以後也如此。因為阿銀我、只需要對十四負責。」

然而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兩人關係,在春天篇再度面臨大考驗。

被銀時狀似"出軌"的跡象氣到再度進行情感切割的土方,於總悟的推波助瀾(?)下受傷住院,雖然只是耳朵和內耳平衡受損,卻伴隨著"只忘記銀時相關的事"的症狀。

被捲入另外的大事件,得知戀人竟然氣到把自己忘記了的銀時,費盡心力找回贖罪/解釋行為的方案,並且確立了兩人共享的訊息管道:為兩人辦的私人手機。
這兩隻手機的私設定之後貫串所有作者的文:阿銀的馬O歐手機及土方的香菇手機。

在幾度確認雙方都不會出軌之後,危機就過完了嗎?

並沒有。


一直以來兩人的交往都是土方佔上風,他如果不高興就不給甜頭,阿銀除了哀嚎打滾耍賴以外也沒啥有效辦法(連丈母娘也是不甩他的:)

然而土方是真心對銀時特別壞嗎?
如果今天出現一個長相與銀時類似,但在各方面都比銀時優秀的人,土方會更愛這個人嗎?

到底坂田銀時這個人在土方心中是怎樣的存在?

作者安排的下一個裂痕:白血球王登場,就是來探討這些議題。

故事與原作的白血球王篇無關,僅是一個簡單的開端:為了讓白血球王學習"守護的真意",安排他以實體大小到歌舞伎町的真選組屯所實習。
相對於對銀時本尊的百般挑剔,在各方面都無懈可擊的白血球王果然三兩下就讓(媽媽)土方龍心大悅。

對此種結果阿銀的醋意也升到了歷年最高,卻束手無策。




累積起的各種不滿,加上土方在眾人面前慣有的對銀時的冷漠,一次又一次在瑣碎的日常裡把銀時炸得體無完膚,引導出對應篇章「成分篇」裡種種失常的作為,最終逼得銀時為了自保、為了維繫住兩人交往的一切,只能逃跑、逃到認為不會被找到的角落,冀望也許、時間能進行自我修復。

這段日子裡,銀時儘管不在跟前,身邊有個類似形體的人,以同樣的聲音將自己的期望達成,甚至超越,獲得組內一致好評、獲得將軍的特別青睞、獲得一般市民的各種信任,簡直是完美到無法挑剔,土方卻開始困惑自己隱約"不開心"的成因為何。

經過一番捫心自問和反省,土方終於比較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明瞭到生活究竟什麼是不可或缺的。

於是他接下萬事屋孩子們的委託,開始在歌舞伎町大街小巷中尋找,而依著相似性他也真找回了在資源回收堆躲著的重病銀時,帶他回萬事屋,接下親自照顧他的責任。

在書中最後,重新確認土方一直是以他特有的方式默默愛著自己的銀時,問了最關鍵的問題。

*    *    *    *    *    *    *  

「如果我真的跟那傢伙對調了,你覺得怎樣?」


其他人怎麼說都不重要。我想聽的答案,只來自你一人。


『那樣太完美了...一點都不適合,那並不是這世界的原貌。』


那是,不對的。我不會喜歡那樣的世界。



「謝謝。這份大禮,我收了。」

*    *    *    *    *    *    *  

 

至此作者大致上已經排除了兩人關係中不互信的要素,也是為了讓他們在下一本主線(土子)中得面對的磨難做準備。

旁提上面沒有特別講述的「白兔篇」。
原本只是為了滿足吧內的參賽文抽籤要素,卻因為加入了阿銀藉機透露了自己的過去,還有土方對於又一次"軟弱"、想著老師哭出來的銀時的對應作為,而升格為主線文。

這邊作者再度祭出私設定:關於松陽老師對銀時的特別稱呼,阿銀對"畢業證書"的執著,為的是在前面補完土方之餘,也該讓土方發揮這段關係中應有的作用:在心靈上補償銀時。


在這些篇章中,土方都沒有停止學習,關於如何處理跟銀時的關係,如何兼顧真選組和萬事屋來的責任,重點是他已經認為這是他自己應當擔負的責任,心態上已經是一大躍進。
而銀時也從開頭的盲信執著、中途的痛心不確定、退讓、倉皇、到再度抓緊幸福絕不退縮。

對於從白子一路看到黑子的人,應該或多或少都能感覺到兩人的成長。

聽說重要的事情要放PS.成分篇沒有放在吧內,因為是六篇高達四萬字的小黃文w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