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土 #光子
突然想到最終戰裡面阿銀到底拿什麼武器的問題。


因為洞爺湖木刀=阿銀的標誌,所以他扮演小白時的配刀就是真刀,洞爺湖應該是收在屯所小白二代的地下室。
到那天中午要出門時,雖然換上便服了,可是如果特別回去拿木刀出去也很奇怪,應該會拿土方房間的備用刀。
會這麼想是因為阿銀最後墜入深淵時身上啥都沒,如果當時帶著洞爺湖就有可能掉落,還不如留著給回來的土方睹物思人www


好、拿土方的備用刀,出門啦!
終於寫到最終戰這天了~~


rainyfish     
睹物思人

意外發現昨天PO上的稿子.....的同一段長得很不一樣的草稿(炸
昨天PO出的那段完全無中生有,我根本忘記草稿另外寫過
現在正在想怎辦....還是把草稿留下看日後會不會用到.....這是阿銀睡前的胡思亂想啊阿銀接下來不會睡前想東西啦!!!

初稿
「銀時吃著索然無味的遲來晚餐,瀏覽小白二代上的即時報告,還有負責轉送作業的沖田在路途送上的例行報告直到眼睛疲倦,手一揮關掉所有的螢幕。」
修正
「遲來的晚餐配上負責轉送作業的沖田在路途的即時報告根本索然無味,不消多久便覺被疲勞轟炸,銀時手一揮關掉所有的螢幕。」

我覺得修稿這過程應該還是有意義的(思)

我家土方揍小白的時候把傷口扯裂了www



東京湾 - Wikipedia
なお、近世の東京湾を指すとされる「江戸湾」という語は近年になって造られた語(造語)であり、明治時代以前にあった言葉ではない

差點寫下去了,還好察了

江戸時代には江戸前や江戸前海などの呼び名があり、江戸前とは漁場を示す言葉であり佃沖の漁場のことであるが、江戸前海とは房総沖などと並ぶある範囲をもった海域のことで品川沖から葛西沖あたりまでを包括していた

江戸前 - Wikipedia
但是後來被指稱為漁產就有點苦惱

古代以前の東京湾のことを「古東京湾」や「奥東京湾」、中世から近世までの湾を「江戸湾」「江戸内海」などと呼称することが多い

大江戶內海?
唔、空知老師很少讓人物去海邊呢



算了還是大江戶港吧

然後再次看了時間線,土方僅僅躺了三天呢....我本來希望久一點的,三天根本傷不會好啊難怪傷口會被扯裂ww 做媽的還是讓他多躺一天好了?

「媽別忘記我還在深淵裡啊~~」

好吧,躺12小時,反正他晚上醒來也沒辦法做什麼,隔天早上醒來,白天出去剛好可以去看打撈現場,有點好奇他第一要聯絡的人是誰....給山崎嗎?總覺得他無法做大事啊(不

回到一個可能的問題點。
阿銀身上帶著防風眼鏡,既然可以連線小白去調查倉庫的事情,那麼在船上的時候為什麼沒有繼續連線(思)如果是打鬥時不方便讓眼鏡上的資訊干擾可以說得過去,所以打鬥時是摘下的...........問題是阿銀並不是在船上打進船長室的。

新八是在動力室搞怪時被抓(外加近藤聯絡阿銀,但阿銀的土方手機在新八身上),神樂+定春能潛伏同樣久的時間根本神奇ww 我其實很猶豫要不要讓神樂出來,但是也安排了不錯的台詞和場景。

只能說神樂+定春在船上的運氣真的不錯。

阿銀同樣潛伏了20分鐘但是沒有做到另外兩艘的破壞程度(幹掉了武器跟砲),應該是在確認生意人不在這艘船之後判定不可以失去動力,不然無法追上?

他應該要去問船長是誰,確認不是生意人....所以阿銀原本的算盤應該是劫持整艘船(?)開去監獄島?

所以以船上有炸彈要求去艦橋見船長,結果發現不是生意人...
等等、所以是要什麼時候知道有第四艘船?

啊、所以應該一開始就要知道,所以只能讓船繼續航行才能接上那個第四艘。
所以阿銀給孩子們的指令應該是破壞船砲(?),動力備用。
神樂+定春破壞到一半,新八則是途中被抓,阿銀破壞完畢。
阿銀的威脅點是什麼?如果不現身的話,這三艘都會沈下?

要脅去見該船船長要求與第四艘生意人的船通話,不過要怎麼阻止呢?
應該要同時連線小白.........但是當時已經開打了,小白離開電腦了。
嗯、等等,離開崗位的小白要怎樣跟銀時通話?

好,小白應該有手機(?)他應該只是暫時無法接聽(?)

小白應該要有藍芽配備才對....

阿銀應該會唬人,例如如果不怎樣的話,這三艘船都會沈下去。
但是如果不想好阿銀的算盤,生意人就沒法打亂他的算盤。

重新確認一下,阿銀的希望。
把生意人活捉到,確認他的身份,然後給他家孩子最後一點見父親的機會。
所以他應該是要利用這三艘船,阻止生意人的第四艘去監獄島(應該猜到劫獄了)所以說出的話是「只要你束手就擒,我就不炸沈這三艘」(?好一個恐怖份子的發言啊阿銀)

生意人要不要透露第五艘的存在...還是透露吧,反正他認為阿銀他們活不過互炸,所以阿銀知道一定要趕去巖獄島了

我家生意人想嗆他那句恐怖份子發言wwww

好、就先這樣

重新梳理流程。

在船邊倉庫時就算看到他們運送武器,商船本來就需要武力免得被海賊搶劫所以構不成懷疑理由(看看快援隊明明是商隊也是配置大砲的就知道),所以阿銀是以非常薄弱的理由+強烈的直覺決定要上船。
本來不希望帶孩子們上去,但是一方面發現竟然有三艘船,一方面孩子們也躍躍欲試。

所以最初的指令應該是「偷偷潛入、躲好」「被問就說是找失蹤人口上來的(裝無辜)」
這樣的前提有個問題,阿銀的手機為什麼要交給新八?

上了船理論上阿銀就無法跟新八他們聯繫了,所以要說是下指令也必須在上船之前就下。

所以必須再給阿銀一個懷疑的理由,才能讓孩子上船幫忙搞破壞

或、讓他們得知要找的前夫就在其中一艘船上,所以指令是「偷偷上船設法確認」(但這難度真大),因為尚未確定前夫=生意人,但有那麼一份萬一(怎麼確認?!)的狀況下,阿銀把手機給新八(但為什麼不是給神樂?)讓他能第一時間撥給近藤。

好,我要加入沖神的因子了www
神樂有沖田新手機的號碼

那麼這樣就可以讓阿銀放心了.....他留防風眼鏡跟小白聯繫。

所以給新八手機是為了防身的最後底線

從船員的談話知道前夫在其中一艘船上,但是沒料到其實是第四艘船

阿銀應該不怕器物毀損的問題(也許是在船上的貨物找到問題/從船員的準備發現問題←PASS),所以他破壞了船上的砲台和大型武器,自首是為了直接見艦長,但可惜並不是生意人(或前夫)
本來期望會是在新八或神樂的船上,但是這邊的船長知道是阿銀所以主動聯絡了在第四艘的生意人
同一時間新八也已經因為手機暴露行蹤被逮,神樂那邊則正在大鬧中。

發現生意人在第四艘船上只好臨機應變,轉用恐怖份子的恐嚇言語(笑)
但這時生意人表示已經明白萬事屋的介入,下令三艘進入自毀。

我個人覺得下令自毀的生意人好帥(喂喂)

反正兩艘是道場的勢力,一艘是其他合作攘夷勢力。

阿銀上的道場勢力的船(所以被識破)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